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是温暖阳光

8

爱是温暖阳光 司另 4762 2011-11-26 21:03:19

  在宥的春节假期比预计的提前结束了。和在宥一起飞回上海的除了子睿还有文豪和他的父母。

经过子睿的帮忙,文豪的妈妈很快的住进了肿瘤医院。手术之后,是痛苦的化疗。医生的结论和之前的医院一样,最多半年。

对在宥来说,文豪妈妈比亲身的母亲更亲近。刚刚来到贵阳时,由于心理受伤,加上听不懂贵阳话,在宥有好长的时间都不说一句话。幸好邻居文豪的妈妈,象对自己女儿一样关心照顾她,甚至背着她哄她睡觉,再加上同龄的文豪每天和她玩,这样在宥才逐渐正常起来。文豪妈妈如此的病重,在宥的痛苦一点不亚于文豪。

这是一段很艰难的日子。

还好,可可的婚期临近了。象吹胀的气球一样紧张的生活才稍微放了口气。

“哇,好舒服啊!”在宥走进可可的新居只觉得眼前一亮。

这是榕树庄园一期连排别墅中的一个单位。纯地中海风格的装修正是在宥所喜欢的。

“现在看到成品当然说好。你都不知道装修有多累!真是一言难尽,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可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听可可这么说,陆明赶紧过来给可可又是捶背又是捏肩的。

“你是完美主义者,当然会累些。”在宥耸耸肩。

一旁的子睿手搭在宥的肩好奇的问:“那是你话会怎么做?”

“我什么都不做!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啰。”在宥耍赖的说。

“是吗?我想怎么做都可以吗?”子睿把在宥扳过来面对自己。看到在宥肯定的点头,子睿立即象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似的说:“好。陆明可可给我做个证明,你不可以反悔哦。”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戒指直接往在宥左手的无名指上套。

“好了,从现在开始,你,辛在宥就是我乔子睿的老婆了!”搓着手子睿得意的欢呼。

几乎同时,可可和陆明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不行,这样太便宜这小子了”,“就是,这简直就是耍无赖。在宥,你不要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调拨着。

在宥抿着嘴笑着,一言不发

子睿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可可和陆明对在宥说:“看到没有,看到没有,什么叫交友不慎,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然后又两手搭肩温柔的对在宥说:“我们不要听他们的,他们是坏人,见不得我们好。”

“唉——我今天才领教了什么叫重色轻友!为了讨好女人居然说自己的老朋友是坏人!唉——”陆明摇着头不满的又压回沙发上。

“明天我们就去见我父母,后天我们就去登记。我看我们干脆下礼拜和他们一起举行婚礼好了,真的来得及的。”子睿一个人越讲越兴奋。

“不行。”在宥低声的打断了子睿。

“为什么?所有的事我来张罗就好,你什么都不用费心。”

“不是这个意思。过几天文豪父母就要回去了,我想多陪陪他们。等可可他们结完婚再讨论我们的事,你说好不好?”在宥歉意的解释道。

子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说:“老婆大人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不好吗?反正戒指都戴上了,你跑不掉的!”

接下来的几天,在宥每天都去医院探望文豪妈妈。因为化疗,文豪妈妈吐得很厉害,几乎没什么胃口。

子睿载着在宥满街找寻合适的食物。

“还是买点砂锅粥吧,好消化。”在宥无奈的说。

“这样吧,我有个建议,你听听看行不行?”子睿小心的试探着。这几天在宥看到文豪妈妈那么辛苦,心情越来越差,随时都想发脾气的样子。“我们去买有点辣味的东西给文豪妈妈吃。她习惯吃辣,这样她或许还有点胃口。”

“吃什么辣啊?你不知道她这种病人不能吃辣吗?”在宥果然开始发脾气了。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尽量满足她。毕竟日子不多了。”

“你说什么?”尽管子睿一再小心,还是点燃了在宥集聚多日的焦躁。“什么叫日子不多了?日子不多就可以乱吃了?如果是你妈你还会这么无所谓?”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子睿也有些动气了,声音难免有些不耐烦。本来这段日子在宥和文豪相互关照又相互依赖的样子就够让子睿心凉的,但考虑到情况特殊就一直隐忍着。今天在宥居然如此态度对自己,这让子睿简直就是心寒。

“你冲我凶什么凶?”在宥恶人先告状,根本没意识到自已有多么的不讲道理。“不想去,你走好了!”

话音刚落子睿就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在汽车旁边烦躁的踱了两个来回,然后一拳砸在车门上。

在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吓醒了。她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很大的错误,不该把自己的压力用这样的方式转嫁给子睿,这对子睿是不公平的。可是,哪有人在面对自己所爱的人时能分分钟保持理智呢?相反,人通常在爱人面前是最不加掩饰,也最肆无忌惮的。

在宥心痛的看着车门外的子睿追悔莫及,她想去抱住子睿给他说对不起,给他说自己只是心情不好,去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可是,在宥不敢,她从没见过子睿如此生气。除了流泪,在宥什么也不敢做。

过了好久,子睿重新上了车。他没有看后排的在宥一言,只是疲惫的说了一句“我们把辣和不辣的各买一份,让病人自己选吧”,随后发动了汽车。

肿瘤医院的病房里,形销骨立的文豪妈妈正半躺在床上喘气,文豪爸爸在一旁帮着抚摸胸口,文豪则手拿水杯忧郁的看着。在宥来之前,文豪的妈妈刚刚去卫生间吐了回来。

看到在宥和子睿进来,文豪妈妈虚弱的笑了,招手让在宥坐床边。

在宥心里一阵发酸,脚步怎么都迈不开。好在子睿及时拍了拍她的背,并故作轻松的说:“阿姨,在宥今天可是给你出了一道选择题。喏,一份清淡的,一份辣的,阿姨想吃哪一份?”

“还用说,当然是辣的。快拿过来给阿姨尝尝。”

室内的气氛一下就缓和了。

在宥歉意的眼光望向子睿。子睿微笑的看着阿姨吃东西,没有看在宥一眼。

勉强吃了一点后,文豪妈妈停了下来。“好久没有这么有食欲了,还是我们在宥了解阿姨。”拉过在宥坐在身边,文豪妈妈无限爱怜的抚摸着在宥的手。“时间过得真快啊,我们在宥都这么大了。现在这样开开心心的真好。唉,我们文豪要能娶你当媳妇,我可就死而无憾了。可惜啊,我们文豪没有子睿这么好福气。”

“阿姨,你不要这么说。没娶我才是文豪的福气呢!文豪一流大学毕业,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就勉强上了个三流大学,怎么配得上文豪嘛。”

“就是。还好你有自知之明。妈,你不知道我以前多担心这臭丫头寻死觅活的要嫁给我呢!”文豪过来凑热闹。

一家人哈哈笑着,没注意到身后的子睿已经面色发白。

“如你所料,老黄那边真的开始有动作了。”虽然后天就是婚礼了,陆明接到消息还是赶到了公司。“现在你要怎么做?”

榕树庄园的总包方虽然重新更换过,但最近总是借故和榕树庄园的工程部发生摩擦。工期也受到了影响。后来调查才知道总包方新换的这个项目经理和原来榕树庄园的黄总交情不浅。那个黄总自从被调到总公司挂了个虚职后,一直心有不甘。今天总包方居然怂恿民工把施工便道给堵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老黄在背后搞的小动作。

“总不能这么放着不管啊?”看子睿摸着嘴唇沉思着,陆明有些不解。

“怎么可能?好不容易等着他有动作。”子睿笑得有点邪,似乎一直在等这一天。

“你为什么要等他动作?”陆明更加疑惑了。

子睿笑着看了陆明一眼,手心向下把手掌平放在桌面上,答非所问的说:“武侠小说里,通常两个高手过招都不会轻举妄动。因为,谁先动谁就先露出了破绽。”

“可是现在人家已经动了,你再不动人家就一刀要了你的命。”

“看到了对手的破绽,如果不能一招制敌,就只会陷入无休止的打杀,最后两败俱伤。”子睿不慌不忙的继续说书。

“哦,我明白了。你在想办法让老爷子下决心挥泪斩马谡。高!”

黄总是辛贤的开国元勋之一,虽然知道这几个老臣背地里勾结各自的总包方中饱私囊,而且子睿也多次提醒过自己,但心慈手软的辛贤一直就只是睁只眼闭只眼。

“你在公司的时间比我长得多,你应该比我清楚老黄有多树大根深了。一次拔掉很难。”子睿若有所思的摇着头。

陆明也无可奈何的仰头叹气。

“可是,”子睿突然话锋一转,眼睛发亮的看着陆明说:“如果只是一棵没有根的树,不管它有多粗,你仍然只需轻轻一推它就会倒下了。你说,对不对?”

陆明心领神会,对子睿竖起了大拇指。

换下工作服,在宥长叹了一口气。文豪父母离开上海后,子睿两天没来找自己了。在宥也曾想主动去找他,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宥觉得自己有些怕见子睿。一直以来,子睿对自己都是温暖如阳光的,可那天发脾气的样子实在让在宥心有余悸。

今天不用打烊,十一点营业结束在宥就背着一惯喜欢的大包包走出了餐厅。在宥觉得身体和心都好累,垂着手低着头一个人寂寞的等着夜班车。

忽然,一只温暖的手从后面过来轻轻的牵住在宥。一回头,子睿温暖的笑容坠入眼帘。

“怎么了?这么失魂落魄,又掉钱了?看你的样子,这次掉的数目不小哦?”上次在宥不小心掉了二百元钱,心痛得两天都没精神。

在宥用牙咬着紧闭的下唇,极力忍住眼里的泪水,什么也不说,也什么都说不出。

“喔,还在不高兴哦。好了好了,小笨笨,我给你补上不就没事了。”子睿继续哄着在宥。其实两天没见在宥,子睿也觉得自己过分了点。担心在宥再发自己脾气,只好假装若无其事的逗逗在宥,希望自然一点的跟在宥和好。只是没想到在宥完全是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子睿只好搂着在宥,轻轻拍着她的背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那样不理你。都怪我,是我小气,你原谅我嘛。”

子睿越哄在宥越伤心,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但依然没有声音。

“好吧,你咬我好了。只要你解气,怎么都好,就是不要不说话。好不好?”子睿改轻拍为抚摸。

“你说的啊,我要咬了,你不准反悔哦。”在宥把眼泪蹭在子睿的衣服上,抬头凶巴巴的说。

“来吧,反悔是小狗狗。”闭着眼子睿表情紧张的等待着。

没想到在宥一下咬住了子睿的下唇,吓得子睿不敢动弹。然后在宥轻轻放开,小心的吻着子睿。看到子睿没动静,在宥有些不好意思的停止了动作。熟料子睿一下又压了过来,激情洋溢的热吻起来。

空寂的站台只剩两人的喘息声。

都说婚礼那天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一天。

本来就貌美如花的孙可可经过一番考究的打理,简直美得让陆明喘不过气来。

“天哪,快来看啊,仙女下凡了!”陆明夸张的赞叹着。

在宥、子睿和文豪在旁边瘪着嘴偷笑着。

“我觉得还是你最漂亮!”子睿贴着在宥的耳根小声的说。

“乔子睿眼睛有问题,脑筋也不太清爽,在宥你最好重新考虑考虑。”听到子睿讨好在宥的话,文豪也贴着在宥的另一只耳朵说。

子睿笑着一把推开文豪,紧紧的抱着在宥。“在宥是我的,我一个人的。不准你靠近!”

全部人都被子睿的孩子气逗得哈哈大笑。

终于,婚礼开始了。

今天的主持人是万言。因为新郎新娘是上万言的节目定情的,加上大家是早都认识的校友,又是乔子睿亲自打电话来邀请的,这个顺水人情万言自然不会推掉。

辛贤和乔玲坐在酒席的第一桌。陆明是儿子的同学兼好朋友,而且是公司工作多年的资深销售经理,对这样的员工身为董事长的辛贤是不会吝惜的。除了一个大红包,还携夫人一起出席,给足了面子。

踏着结婚进行曲的节奏,一对新人缓缓的走上礼台。

“新娘好漂亮。”乔玲压低声音对辛贤说。

“我们儿子也不错啊,帅气逼人,把新郎官都比下去了。”辛贤乐呵呵的笑着。对这个儿子他可从来都是喜爱有加的。

“那个伴娘也不错哦,高挑挑的,跟我们子睿搭配得挺好。咦,好像挺眼熟的。”

“是吗?”辛贤把眼光从儿子身上移过来。看到伴娘的一瞬间辛贤震惊了。那个,那个台上站着的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儿辛雪儿吗?

接下来所进行的一切步骤辛贤全都看不见了,眼里只有那个他想见又不敢见的女儿。直到新人过来敬酒。

“辛董,辛夫人,两位大驾光临真是荣幸之至。”陆明拉着可可赶紧给两位敬酒。

在这里看到辛贤,在宥也有些措手不及。只能马着脸装作不认识,相信辛贤也不会在这种场合自取其辱。

虽然子睿告诫过陆明不要让公司其他人包括孙可可在内知道子睿和辛贤是父子关系。但敬完酒,头脑兴奋的陆明早把这个告诫给忘了个一干二净,拉着可可信口开河的说:“辛董事长今天不只是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肯定还想先睹为快看看未来的儿媳妇,是不是?”说着赶紧把木呆呆的在宥推到辛贤面前。

“你的意思是乔子睿是辛董的儿子?”可可几乎没喝,头脑还算清爽。

被逼上架子的子睿不得已只好上前牵着在宥的手给辛贤和乔玲做介绍:“爸,妈,这是辛在宥。是我想要结婚的人。”

一切都是这么突然,突然得在宥觉得象是结婚的整人环节,只不过被整的不是新人,而是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