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是温暖阳光

10

爱是温暖阳光 司另 3085 2011-11-26 21:03:19

  子睿一天天瘦削的脸辛贤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今天他特地带了酒来子睿的公寓。女儿他是万不敢招惹的,儿子却一直是理智当先的。跟儿子谈谈,说不定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只是没想到子睿今天根本没心思和他聊,甚至对他还有些敌意。

“唉,”辛贤失落的叹了口气,“你心情不好我就先走了。如果你想聊了,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欢迎你来找我。”整整衣服辛贤拉开了房门。

“雪儿!”辛贤惊呼了一声。

子睿赶紧冲到门口,果不其然,在宥就站在门口。不过显然被辛贤的突然出现吓着了,整个人傻呆呆的就那么立着。

“哦,你们两个好好谈谈,我先走了。”辛贤知趣地快步去按了电梯。

关上门,子睿就迫不及待的抱住在宥,嘴里呢喃的喊着:“在宥,在宥,我亲爱的小笨笨。”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在宥,不要不理我,我的心真的好痛。”子睿越来越紧的勒着在宥,象几辈子没有见到了似的。

子睿痛苦的样子令在宥的心一阵阵的绞痛,在宥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子睿。

立刻,子睿的唇迫不及待的贴了上来,疯狂的打开在宥的唇,舌尖拼命的缠绕着在宥的,两人的泪水也一同流了进去。就这么缠绵了好一会,子睿不但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边吻边把在宥往卧室里推。

在宥喘息着推开子睿:“我有话要给你说。”

子睿全身发烫根本无法停下,凑上来继续亲吻。

在宥的背碰倒了吧台上辛贤带来的酒瓶。酒瓶落地的巨大响声终于惊醒了子睿,他停止了动作,茫然的看了一眼。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明天要和文豪回一趟贵阳。他妈妈情况很不好了。”趁子睿分神的时候在宥赶紧把话说完。

“我陪你一起去!”

“我听可可说你们后天有开盘仪式,请了好多大人物来,你还是忙工作吧。”在宥咬着牙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子睿自己来真正要讲的两件事,可是一想到刚刚才在门口碰见的辛贤,在宥觉得又没什么心情讲了,况且也不是一两句就说得清的,于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就去两三天,等我回来,我们再好好的谈谈。不管怎么样,你都是信任我的,对不对?”在宥只能话里有话的这样说。

可惜,老天总是喜欢作弄人。在宥没讲明的其中一件事没想到很快就会由万言传给了子睿。

热热闹闹的仪式后,子睿陪嘉宾在酒店就餐。忽然收到了万言的电话。

“喂,子睿,你在哪里?”

“在公司啊,今天有开盘仪式。”

“你猜我在哪里?”万言神神秘秘的。

“有事直说吧。”子睿简单明了。

“好吧,知道你在忙,不为难你了。我们节目组到黄果树出外景,现在我就在贵阳的一家酒店里。”

“那又怎样?”

“看你急的。这样吧,我传几张现场照片给你吧,你一定会十分的有兴趣。”万言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兴奋。

很快照片就传过来了。看到照片,子睿几乎晕了过去。

照片上,在宥和文豪穿着结婚礼服开心的笑着;另一张照片上是两人跪着在给文豪的父母敬酒;还有一张是文豪抱着小木头喂在宥吃东西。

看完照片,子睿简直就想把手机狠狠的砸在墙上。可是,面对公司请来的嘉宾,他只能强作欢颜,握着手机的手因为太用力骨节都发白了。

离在宥的飞机到达还有两个小时,可是子睿已经等在大厅里了。自从看了照片,子睿完全就狂躁得象一个病人一样。瞪着眼睛坐了整整一晚后,没有梳洗就径直开车来了机场。

象几个世纪过去了一样,子睿终于看到在宥和文豪朝出口走来。子睿急忙挤到迎接人群的最前面。

“乔子睿!”万言不知何时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取下墨镜惊奇的看着子睿。

“哇,是万言”“万言”“万言”,人群立刻兴奋起来,许多相机和手机随即举起来“咔嚓咔嚓”的照着。“万言小姐,这就是报纸上登的那位男友吧?”“两位什么时候结婚啊,透露一下吧!”机场任何时候都不会缺记者。

走到出口的在宥一眼就看到了拥挤人群中挺拔的子睿,惊喜着准备招手,却听到了嘈杂的人群中有人在说,“快看,就是那个男人,据说是万言的未婚夫。”“是吗?在哪里?在哪里?”

在宥正疑惑着,就看到子睿拥着万言挤出了人群。子睿一眼也看到了高挑的在宥,急忙放开万言疾步走了过来。谁也没料到万言忽然跟上来伸手挽住了子睿的胳膊。子睿吃惊的侧头看了眼万言,再抬头就被激动的人群再次围住,在宥和文豪也不见了踪影。

在宥和文豪沉默的坐在出租车上。

“文豪,”在宥脸色十分的难看,“如果有一个万言那样的女人喜欢你,你会拒绝吗?”

“废话。明知故问。”

“我是说如果有个对你事业有帮助又喜欢你的女人在身边,你不可能一点都不会心动,对不对?”

“不管怎样,子睿对你应该是真心的,别瞎想了。”

“真心?是心的哪一部分?”

“在宥,你在钻牛角尖。”……

好不容易甩开了人群,来不及质问万言,子睿就驾车飞速的赶到了在宥的楼下。

打手机不接,按门铃没人应,子睿只好发疯似的扯着嗓门大叫在宥的名字。终于,文豪打开了单元门的锁。子睿几乎用飞的冲进了在宥的房间。

“我还没冲你发脾气,你还先发制人了!”子睿憋了很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你享完艳福不够,还要来示威吗?”在宥的火气并不比子睿小。

“你为什么背着我和文豪举行婚礼?为什么?就算是为了他妈妈你也可以提前让我知道的,对不对?”子睿用手与其说是托不如说是卡住在宥的下巴,恶狠狠的质问着。眼睛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没休息好,里面充满了血丝。这样狰狞的面孔在宥从来没见过。“为什么不说话?如果不是万言正好在现场,你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一天?一月?还是一辈子?”

在宥被子睿的疯狂吓得不轻,加上纳闷子睿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和文豪举行婚礼的事,一时缓不过神来。直到子睿提到万言,在宥才如梦初醒,接着就被一种愤怒与委屈交织的情绪所包裹。“你凭什么对我凶?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凶?你不是万言的未婚夫吗?你去找她啊,她什么都对你说,你去啊!我想跟什么人结婚是我的自由!我为什么要提前告诉万言的未婚夫?好笑。”

“辛在宥,你不要不讲道理。现在是你做了过分的事情,少在这里牵扯无关的人?”

“哼,什么是无关的人?刚刚还一副道貌岸然的君子样,现在开始明目张胆的保护那个女人了?有空在这里和我吼,不如干脆继续去抱紧她,免得被我这种不讲道理的人吓到!”

“辛在宥!你是不是要一直这样无理取闹?现在我给你机会解释,如果你今天不讲清楚,以后休想我再给你机会!”一向理智的子睿早就把理智抛到九霄云外。唉,热恋期谁还有理智呢?

“真是受宠若惊,自命不凡的乔子睿先生居然会给我这种无理取闹的人机会?可惜,我不稀罕!带着你的机会去找你的无关的人,不要在这里凶神恶煞的吓人!”

“辛在宥,”突然,子睿停止了大呼小叫,抓紧在宥的双臂用力摇了摇她的身体,痛苦不堪的说:“记住,是你逼我走的!你不要后悔!”说完奋力的把在宥往后一推,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站立不稳的在宥一脚踩在不知何时掉落在地的化妆瓶上,接着一个趔趄向前倒去,整个上半身就扑在了书桌上。一般的人最多是肚子撞痛一下没什么事。可惜的是,在宥正好不是一般人。

剧烈的腹痛让在宥发不出任何声音,连进来善后的文豪也以为在宥只是趴在桌上伤心。直到走近面前发现在宥的表情痛苦至极,文豪才手忙脚乱的送在宥去了医院。

“好可惜,是对双胞胎。不过,我们已经给你清理干净,好好休养以后不会影响你再怀孕的。你这么年轻,没什么问题。”安慰完在宥医生就走了。

文豪走过来,轻轻的握着在宥的手,想说点什么却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就只能用另一只手拍拍在宥的手背。

“答应我,文豪。”在宥面色苍白,气若游丝。“这件事就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不要告诉其他人。答应我,好不好?”

“放心吧,我答应你。你不要担心了,闭上眼好好休息吧。”

在宥听话的闭上了眼睛,两滴眼泪随即流了出来。

“乔子睿,我恨你!我恨你!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原谅你!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残忍,你亲手杀死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两个孩子啊!”在宥在心里痛苦的呐喊着,眼泪无声的滑过脸庞。

在宥本来想要告诉子睿的第二件事再也没机会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