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是温暖阳光

11

爱是温暖阳光 司另 5051 2011-11-26 21:03:19

  子睿三天没来上班了。

除了陆明昨天收到子睿三个字的短信“我很好”外,所有的人三天都无法和子睿取得联系。辛贤和乔玲迫不得已去找在宥。

在宥请了病假在家休息。正站在窗口晒太阳的时候,门铃响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是辛贤,在宥居然没什么排斥反应,习惯性的打开了门。

“雪儿,”在宥的苍白无力吓了辛贤一跳,“你还好吗?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医院?”

“我很好,有什么事直说吧。”在宥一副被针扎也没知觉的麻木状。

“子睿失踪三天了,我们想来了解一下平时你们都有什么爱去的地方,或许我们可以去那里找找看。”乔玲也没有了平日的优雅,完全就是一个被儿子的失踪搞得焦头烂额的母亲样子。

“失踪了?”在宥还是象白开水一样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哦,那去报警啊,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呢?我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你们不知道吗?”

“雪儿,是爸爸对不起你,子睿是无辜的。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这个罪人放弃了自己的幸福。”辛贤无比的自责。

“幸福?我一直很幸福啊。只要不见到你我就会一直幸福下去。所以,你们儿子的失踪我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两位请便吧。”在宥边说边打开了房门。

辛贤还想再说点什么,乔玲捏了捏他的胳膊示意他可以走了。辛贤只好叹口气无奈的走了出去。

“雪儿情绪很有问题,我们不要再逼她了,让她好好静静吧。否则又要多一个人失踪了。”刚走出大楼,乔玲担心的说。

辛贤又叹了口气,忧虑的说:“也许我们应该告诉在宥,她妈妈的实情。我不想孩子们因为我而失去了幸福。”

乔玲安慰的拍了拍辛贤说:“等找到子睿我们再来谈这件事,好吗?。”

就在大家都焦急不已的时候,乔子睿神采飞扬的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

“喂,你搞什么啊,拍惊险大片啊?三天不见人,急都被你急死!”一见到子睿,陆明就迫不及待宣泄着憋了几天的担忧。

子睿的脸虽然明显瘦了一圈,可眼睛却矍铄有神。“我去了九华山。这次去阳光明媚,什么风景都见到了。”

看子睿这样若无其事,陆明没好气的说:“你倒是阳光明媚了,可苦了我们这些干着急的人,简直就是昏天黑地!”

“看到我这么好心情,你不替我开心?”

“就是,失恋的人为什么还会这么开心呢?奇怪。”陆明一放松就忘记了忌讳。

子睿露出很有心得的笑容说:“就是阳光明媚啊。上次刻意去看风景结果雨雾缭绕什么也见不到。这次随意去的倒碰上了阳光明媚什么景色都见到了。所以说,很多事情是要讲机缘巧合的,急不得。懂了吧?”

陆明似懂非懂,摇着头说:“不管怎样,不要再吓人了就好!”

“好了,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嘛。晚上一起吃饭,去问问你家孙可可想吃什么,我请客!”子睿又露出了陆明熟悉的笑容。

晚上在约好的餐厅包间,陆明和可可并没有出现,来的却是虚弱苍白的在宥。

乍一见,子睿被在宥的模样很是惊了一下。几天前还生机盎然气势逼人的和自己吵架的在宥现如今却是这样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子睿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用橡皮筋弹射一样,一下一下抽紧的痛。

“是可可约我来的。我不知道原来是你和他们的约会。”没看到可可的在宥转身就要走。

“既然来了,我们就一起吃个饭吧。”子睿伸手拉住在宥,眼光接触到在宥厌恶的眼神,吓得赶紧又松开。“我想你应该需要吃点什么东西吧。”

“对不起,你想错了!我根本没什么胃口。”在宥还是坚决的走了出去。子睿的消瘦在宥不是没有看在眼里,只是对子睿的恨太强太烈,在宥根本没有办法象过去一样表现出自己的关心。

“好吧,那我和你一起走吧。”子睿强耐住心里想要拥抱在宥的冲动,装得满不在乎的紧跟着在宥走出了餐厅。

“好了,我想要一个人走走,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不要再跟着我了。”漫天的繁星给了在宥一点好心情,声音也没有那么僵了。

子睿继续保持着无所谓的表情说:“我该干的事情就是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神经病!”在宥骂了一句转身就走,自顾自的逛起了街。子睿也赶紧跟上。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漫无目的的逛着。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宥就逛到了自己工作的餐厅门口。隔着玻璃窗可以清晰的看到餐厅里一片繁忙热闹的景象。在宥的脑海突然浮现出以前在餐厅里看到子睿就是站在自己现在站的这个位置等着自己的情形,那时自己的心情就像是沐浴着阳光,可现在呢?

在宥无奈的叹了口气,扭头去看子睿。奇怪的是子睿居然没在!在宥冷笑了一下继续往前逛。不远处的车站上,一对情侣旁若无人的亲热着。在宥突然就鼻子发酸眼里充满了泪水。和子睿在这里拥吻就象是昨天的事,而今天两个人就这样形同陌路了。

在宥努力的忍着泪水,直到一个人靠在行人稀少的角落,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了,肆意的往下流。痛苦不堪的在宥根本就不可能注意到马路对面的一棵梧桐树下,同样有个人靠在那里无声的流着眼泪。

过了好久,在宥终于累了,随便在街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失神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和车。有人在旁边坐下都不知道。

一杯热牛奶递了过来,在宥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热汉堡。在宥诧异的扭过头,子睿正露出阳光般温暖的笑容看着自己。

“很惊喜吧,”子睿有些小得意,“以后不要再说不想见我了。快趁热吃了吧,骂我也是需要力气的嘛。”子睿打开汉堡的包装纸,直接递到在宥的嘴边。“来,啊——”子睿象哄小孩一样示范的张大了嘴。

在宥张开嘴刚要骂人,就被汉堡堵住了。怎么甩都甩不开,在宥只好抢过汉堡自己咬了起来。

“真是乖宝宝,别噎着了,慢慢吃。我帮你把牛奶吹凉。”子睿的表情是无比的心满意足。

赌气吃完喝完后,在宥依然没打算理子睿,起身径直朝地铁站走去,准备打道回府了。

掏出磁卡刷了一下,在宥看都不看子睿一眼就过了闸机口,眼看就快不见人影了。没有磁卡的子睿情急之下掏出一张百元的钞票买了身后乘客的票,赶紧追了进去。一辆地铁正停在站上发出即将关门的蜂鸣声。子睿不假思索的跑了进去。车门关上的瞬间,子睿看到在宥正站着车外得意的笑着和自己招手再见。

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时间允许,子睿总会去跟踪在宥。不过,不管子睿再递什么东西就算是最爱吃的泡椒鸡爪,在宥再也没有接过。失去孩子的痛苦实在是很难放得下。

直到有一天,子睿再去餐厅找在宥的时候,被告之在宥已经申请到浙江一个小城去支援开新店了。

心情失落的子睿去了新天地喝酒。

“嗨,今天还是一个人啊?还没把辛在宥哄回来吗?”往往越想见的人怎么见不到,而不想见的人总是不期而遇。万言穿着一身性感的紧身裙,举着酒杯坐在了子睿的身边。

“托你的福,哄不回来了!你高兴了吧。”子睿在万言面前一直拿捏得很好,友好但不亲热。

“我好象还欠你一句对不起,”举起杯万言真诚地说了一句“sorry”。

子睿耸了耸肩,然后和万言碰了下杯,算是接受了万言的道歉。

“好事多磨,你就当是爱情中的小考验。不是有人说过吗?不经历点磨难的爱情就象白开水一样没有味道。”

“那我岂不是还要多谢你?”

“多谢倒不必了,结婚记得请我就好。”

“谁不请都行,你万大主持人我是请定了!来,干杯”子睿也有豪情万丈的时候。

“好啊,当我预祝两位顺利进入婚姻殿堂。干杯!”没有点修炼又怎么做得了著名的主持人呢?万言显然是打开了心结,由衷的为两人祝福。

紧张忙碌的开店工作终于结束的时候,疲惫的在宥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休息,就接到了文豪妈妈去世的消息。

在贵阳办完丧事,在宥就陪文豪一起回到了上海。不看到悲痛欲绝的文豪心情好转,在宥实在没心思回浙江去工作,于是把所有可以请的假一起请了,准备好好的陪陪文豪。因为可可怀孕了,所以文豪妈妈的事还有自己回上海的事都没有跟可可说。白天,在宥送文豪去上班后,就去菜场买菜,然后烧好吃的家乡菜等文豪回来吃。晚上,在宥就会拖着文豪逛街看电影消磨时间。

一天晚上,在宥和文豪照例游荡完走回院子的时候,文豪突然难为情的对在宥说:“谢谢你这段时间陪我,在宥。”咽了下口水文豪还是说了出来,“阿文明天要回来了,他今天给我打电话了。”

“两年前抛弃你去美国的阿文?”在宥吃了一惊。自从阿文走后,文豪着实消沉了好长一段日子。

“他说希望我能原谅他,还希望我能跟他一起去美国。”

“那你是怎么想的?就这样再次接受他了?”

“你知道的,我们这种人碰到一个真正相爱的人是多么的难。只有在美国我们这种人才有机会光明正大在一起。”文豪居然泪水盈眶。

“哦,我明白我明白。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在宥赶紧拍了拍文豪的肩。

忽然文豪就一把抱住了在宥:“谢谢你,在宥!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在宥也开心的抱紧了文豪。

“辛在宥!”身后突然传来子睿一声暴喝,“你们两个是在干什么?”冲过来分开两人,子睿紧抓着在宥,眼睛来回地瞪着两人。

在宥不在上海的这段日子,子睿总喜欢隔三差五的就过来看看在宥的窗口。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窗口的灯亮起来。今天终于看到灯亮的时候,子睿好一阵的开心。正准备按门铃的时候却发现在宥和文豪居然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几个月的苦苦思念瞬间化作一股妒嫉的怒气!

“子睿,你别生气。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文豪很想解释清楚。

“文豪,你不用给他解释!”被子睿抓得很痛的在宥恼怒的说。

“说!为什么不说?既然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为什么不说?”子睿几乎昏了头。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和文豪光明正大的举行过婚礼,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子睿的粗暴引发了在宥的逆反心理。

在宥又提到了那个让子睿如挖心般难受的婚礼,子睿完全没了理智,咆哮着说:“所以,你们现在是在过光明正大的夫妻生活,是不是?你和文豪从一开始就两情相悦,对不对?所以我对你的感情你一直在当笑话,是不是?所以无论我怎么对你好你都不会回头!我说错没有?我明白了,我有眼无珠,居然上你这种女人的当!”说到后面,子睿的声音已经止不住的发颤。恨恨地瞪了在宥一眼后,子睿转身飞快的跑开了。

“乔子睿”,文豪喊着想追过去,被在宥一把拉住。

“算了,文豪,别追了。就算追到不过是再吵一架而已。我累了,不想吵了。”

“可是,他是在误会我跟你!我看我还是去跟他解释一下吧。”

“解释?要跟明白事理的人才解释得通。再说,你会对他说你和阿文的事吗?不会说吧。所以,牵强的解释只会让他有更多的想法。一切随缘吧。反正阿文既然来了,也不用我陪你了。我明天就回浙江去上班。”

前一天被在宥彻底伤了心的子睿还沉浸在痛苦的泥沼里不能自拔。天刚黑,又到新天地喝酒了。越喝越心烦。那个臭家伙说得对,酒一口口的往下喝,烦恼也一点点的装进心里,喝得越多痛苦真的越重啊。子睿不断想起在宥对自己说的话。

子睿甩甩有点发晕的头,企图把在宥从脑子里甩出来。

忽然,一对深情相望的男人吸引了他。那其中的一个男人不就是……不就是文豪吗?子睿又甩了甩头,瞪大眼睛望着那个男人。没错,就是文豪那个坏家伙。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子睿就冲过去一把提起文豪的领口,紧接着一拳打在文豪的脸上。一看是子睿,文豪也不甘示弱的还了一拳。

酒吧里一片惊呼声。保安很快就冲过来把两人都扔出了酒吧。

“你这个男人的败类。你明知道自己是GAY,为什么还要和在宥结婚?”子睿冲过去还想打文豪。

一旁的阿文一把抓住了子睿,义正严词的说:“这位先生,爱情是没有性别的。不爱女人不等于就是男人中的败类。”

文豪气喘吁吁的整理好衣服,牵着阿文的手说:“在宥18岁的时候就知道我喜欢的是男人!”

“那她为什么要拒绝我?我这么爱她,为什么都感动不了她?”

“本来我答应在宥不对第三个人说的,但我真的看不下去在宥一个人在那里痛苦,你却还在这里恨她!你真是个白痴,连在宥怀孕了都不知道!你上次和她吵架推她撞了桌子,孩子就没了!一对双胞胎啊!就那样被你亲手扼杀了!”

老天!子睿倒吸了一口气,酒一下就醒了。难怪无论自己对在宥多好,在宥始终和自己保持着距离。自己真是罪该万死,在宥一个人那么的痛苦,自己却还要去指责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委屈的,原来自己不但不委屈还十分的可恶可恨!子睿简直觉得生不如死的心痛,一遍遍的把头往背后的树干上撞。

“好了,”文豪过来阻止了子睿的自虐,“在宥乘九点的动车回浙江,现在赶去还来得及。”

子睿感激的握了握文豪的手,转身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

一路上子睿不停的打在宥的手机,还是一如既往没人接。到了火车站,子睿还看不到在宥,只好买了车票准备上车去再找在宥。临上车前子睿给陆明发了个短信,交待他帮自己把后面两天的工作处理一下。

动车准点离开了上海。

子睿故意在最后一节车厢上了车。列车一开动,子睿就开始逐节逐节地寻找在宥。刚开始子睿还刻意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可是随着走过的车厢越多,子睿的心情越来越失落。当走完第一节车厢的时候,子睿彻底的失望了。整列车找过了,居然没见到在宥!

文豪不可能骗自己。也许在宥正好去上洗手间,大家错过了也说不定。于是,子睿又从第一节车厢开始继续找寻在宥。

子睿刚走到第五节车厢,突然列车车厢剧烈的晃动起来。接着车厢里全黑了,车里全是尖叫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