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离开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545 2011-11-10 09:58:32

  第三章

泼墨般的天空挂着巨大明亮的月轮,映着稀疏的枝桠,分外凄清。

凉凉的月光下站着一男一女,皆是一身黑色长款风衣。那男子有着一头细碎柔软的短发,刀刻般冷峻的脸庞不带一丝感情,浑身散发着冷然的气势,令人不敢逼视。而那女子盘着高高的发,露出一张狐媚的脸蛋。过于苍白的皮肤掩饰了原本精明干练的气质,反倒多了一分柔弱,惹人怜惜。女子一直望着眼前的冰冷的公寓,杏眼中似有浓浓的不舍和淡淡哀伤。

“决定了?”冷阗陌望向水琉璃,眼睛里带着一丝连本人都没察觉到的柔情。

收回目光,看向冷阗陌,点点头。

“恩,走吧。”

仿佛在逃避什么,女子走得很快,突然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冷阗陌伸出手欲揽扶住女子,却被费力稳住身形的女子猛然拍开。

淡漠的嗓音响起:“别碰我,脏……”再抬头,看到的是冷阗陌深邃的眸。

墨玉一般的瞳,映着,她的落寞和,不属于她的,深深的,伤痛。

似是不忍再看,女子垂下眼帘,低语:“……我脏……”

仿佛时间定格。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男子微微勾起唇,却是一个温柔的弧度:“……没关系。

”我也是……“

言罢,不再征求女子的意愿,搂住那个寂寞却硬撑着倔强的身体,向着车子走去。

徒留一声轻叹,久久,不愿化开。

”要吃点什么?“将水琉璃抱至床上,冷阗陌弯下腰,鼻尖有意无意地蹭过对方的脸,温柔的问。

摇摇头,”我不饿。“闭上眼,”我累了。“

并非是真的累了,只是不想,亦是不敢,再看。

那双眼睛,深不可测,像是一个漩涡,会让她迷失自我。

床边的人离开了,却是很快又回来了,顺带将桌边的椅子搬过来,坐了上去,撑着头,注视着女子的脸,眼神似水,一腔柔情。

水琉璃微微有些难堪,就算不睁开眼她也知道床边那个男人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那样的温柔,就算是跟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别说见到,连想都不敢想。

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不是不明白冷阗陌对她的感情。

做警察这一行受伤是家常便饭。不能回家,因为流苏会担心地直哭,局里又过于吵闹。自从认识冷阗陌,每次她受伤,他都会把她接过来。而且她知道,每次她睡着,冷阗陌都会这样带着不属于隐风老大的温柔守在自己床边,静静地,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自己。

但是,自己无法作出回应。

自己,很脏。

由内而外。

十岁那年,在一条漆黑的小巷里,弱小的她就已失去了女人的第一次。

但是,那个男人居然还想动因惊吓过度而昏过去的流苏?这,才是绝对无法原谅的事!!!

然后,不顾下体撕裂般的疼痛,将从不离身的匕首,狠狠地刺入男人的身体,没入刀柄。看着汩汩流出的鲜红液体染红自己的双手,尚还有些恍惚的她便对自己发誓,事情已然如此,那她便用这污秽的身体来许流苏一个无忧的未来。

此生,唯有流苏!

她是”水琉璃“,多么可笑,竟然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是虚假的无暇。

两个孤女,如何在混乱不堪的社会底层挣扎,无人知晓。

为了实现誓言,她究竟用身体做了多少交易连她自己都说不清。为了保护流苏,她流了多少汗才换的一身强硬的功。又为了活下去,她让自己白嫩的双手一次又一次沾满鲜血。

这具身体污秽肮脏得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所以躲避与他人的身体碰触。那不是清高,不是骄傲,只是怕会染脏那些纯洁的灵魂,甚至警服穿在身上她都觉得会把那神圣的东西弄脏。

她,不敢爱。

她,没资格爱!

但她,无悔!

就算自己是因为流苏被人挟持而被逼吃下”祸神“,她也从没改变过自己的心意。

唯有流苏啊!

胸口传来一阵麻酥酥的痛,她微微蹙眉。呵,药效蔓延的速度比她想的还要快,已经到心脏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她的内脏就会腐蚀干净吧?扯出一抹苦笑,腐蚀搞不好对自己是一种解脱呢!

”琉璃,你……“冷阗陌的声音响起,竟是一片慌乱。

睁眼,看到那张一直冷冽的俊颜眉头紧蹙,满是慌张,她忍不住笑出声来。下一秒却咳出一大滩血。

雪白的床单,红得愈加刺眼。

就好像冷不防被人一锤打在脑袋上,”轰“的一声,冷阗陌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想问些什么,艰难的张张嘴,却发现嗓子沙哑得厉害,只发出两个音节:”琉璃……?“

”啊啊啊,你猜得没错。“女子擦掉嘴角的鲜血,点点头,”早就发作了,现在到了心脏……“

她没想刻意隐瞒,只是没想到药效发作的那么快。

冷阗陌只觉得胸口那颗叫做心脏的器官仿佛被揪紧了,生生地疼。可那个让自己心疼的女人还依旧巧笑倩兮,完全不见一丝悲伤。突然很生气,很生气。难道这世间就真没有她留恋的存在了么?难道自己对她,就那样可有可无么?再也顾不得其他,将床上的女子搂进怀里,紧紧地,紧到让人几乎无法呼吸,他恨不得将对方一点点揉碎,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血肉融合,永不分离。

”那,陌“轻不可闻的声音自胸口传来,带着闷闷的感觉。

”什么?“

”你,知道我的名字么?“女子窝在他的怀里,轻声问道,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感情。

”水琉璃。“冷阗陌简短的回答,有些享受地抱紧女子,嗅了嗅女子的发,有些感慨,琉璃啊,难道只有你失去依靠时才会到我的怀里么?

”水琉璃,水琉璃,咯咯……“念着自己的名字,女子莫名的笑了起来。

”怎么了?“冷阗陌皱眉,今夜的琉璃极不寻常。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笑了笑,抬首望进冷阗陌的眼睛里,”你可不可以替我照顾流苏?虽然她马上就要嫁给慕野溪了,虽然慕野溪会好好照顾她……可我还有些不放心。“

”你这算是遗言?“挑眉,冷阗陌看向女子的眼神似是有些不悦。

依旧是淡笑,”明摆着的事,何必自欺欺人?“

”……“冷阗陌无语,他还是无法像她,对她的死亡看得如此平淡。

”……我听说女人没有娘家人撑腰很容易受婆家欺负的,你做流苏的娘家人,这样就算慕野溪欺负她,她也有一个哭的地儿。“

冷阗陌本想拒绝,可听到那句娘家人,心里一震,看向水琉璃,似乎没觉得自己的话哪里有错。

见冷阗陌还在犹豫,水琉璃晃着他的胳膊:”求你了……“

这样的撒娇语气,让他如何拒绝?点点头,应下来,”我答应你。“

”呵呵,“满足的勾起唇角,”我就知道陌最好了!“

打了个呵欠,”啊,好困,眼都睁不开了……还有一件事……我死了之后……不要……把……我的死讯……告知……流苏……拜……拜托了……“

身子无力的倒在冷阗陌的怀里。

莫名升起一阵恐惧,冷阗陌颤抖地扶起女子的身体--已是彻骨的冰冷。

一股寒气从脚底下蔓延至全身,无法抑制的颤抖,只能紧紧地抱住,仍在奢求着给予对方温暖,却终是徒劳。

一个人的独角戏。从始至终。

无奈扯出一抹苦笑,琉璃,我啊,终究是没有资格给你温暖呢。

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带走还没来得及说,以后也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说的,对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