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琉璃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1555 2011-11-10 09:58:32

  车子安全地驶进警局大院,朱爷早已派人守着了。见悍马车停下,守着的两名女医警急忙迎了上去。看到水琉璃苍白的脸,她们感觉不妙,相视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口:“水姐,真的不用送医院么?”

水琉璃睁开眼,却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虚弱,这下连一直跟着水琉璃出任务,对水琉璃敬佩的五体投地的沈李二人都有些慌了,一急,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勉强扯出一丝笑意,水琉璃摇摇头:“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急急忙忙将水琉璃送进她的房间,虽然很担心,但又怕打扰她的休息,众人还是退了出来。

“涓,”水琉璃的一声轻唤,叫住了正欲出去的沈离涓。

慌忙用手抹了一把脸,转过身,硬撑出一脸笑容:“头儿,你还有啥事,尽管吩咐!”——却不成想,哽咽的声音暴露了内心的感情。

水琉璃睁开眼,看到的是通红的眼睛和僵硬的笑容。皱眉,不悦道:“哭什么?!”

“没,没事……就是……难受……”沈离涓还想掩饰,却实在撑不下去,“呜呜”地哭了起来。她一哭,李静兰和另两名女医警也哭了起来,真的,她们也不想在病人面前哭,但是,头儿这次,真的太虚弱了,好像轻轻一拍,甚至,摸一下,就会散掉。

唉,无奈的叹气,水琉璃安慰道:“我真没事,就是有点累了。别担心。”

“恩……恩……”四个女人抹抹泪,终于不哭了。沈离涓小心翼翼地开口:“头儿,您是还有事么?”

差点忘了!水琉璃闭上眼,淡淡道:“我受伤的事……不要告诉流苏……”

“恩!”沈离涓点头答应,退出房间。

流苏啊,你现在在做什么呢?琉璃可能又要浪费你做的美味了呦~~想起撅着嘴唇,久等自己的流苏,水琉璃的唇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她的这个姐姐啊,明明比自己大,却比自己可爱,像个小孩子。慢慢陷入梦乡,即便是在梦里也不住地念着流苏的名字。

一个人影自窗户跳入房内,凝视着床上的睡颜,良久。直到门口传来脚步声,人影才转身,隐入窗外的夜幕中。李静兰蹑手蹑脚地进入房间,看到床上人安祥地睡着,抹抹眼角,松了口气。顺手,将窗户关上。

“醒了?”看到床上人缓缓睁开眼,正坐在窗前品茶的中年男子放下了茶杯。

“额,朱爷?”水琉璃挣扎着欲坐起来,怎奈浑身无力。

“躺着就好,”一贯严厉的警局局长朱役岭意外的柔和,喃喃叹道:“其实应该希望你一直起不来啊。”

中了“祸神”,倘能在床上躺一辈子,反倒是好事,至少,不用忍受器官腐蚀的痛苦。

“朱爷说笑了,琉璃岂是贪生怕死之人?”何况,比起在榻上终老一生,我宁可全身腐烂而死。

朱役岭一怔,笑道:“果然是琉璃啊。怪不得那个人会看上你。”

“朱爷又说笑了,琉璃需要被人看上么?”水琉璃抬眉,直直望向朱役岭,眼中竟含着淡淡的警示意味。

纵然几经生死如朱役岭,看到那个眼神亦是一怔。

“罢了罢了,你放心,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这个老家伙不会插手的。”

“……”水琉璃不再说话。

一时间竟陷入了沉默。

朱役岭继续喝茶,过了一会,再看向水琉璃,惊得差点没将嘴里的茶水喷出来。——水琉璃竟将胳膊举了起来。

比起朱爷的震惊,水琉璃倒是淡定多了,“朱爷,我要请假。”

“噢,准了准了。”朱役岭摆摆手,无所谓道。

反正她在这也没人忍心让她干活。

估计是挂念流苏吧,这两姐妹啊,感情是真好。朱役岭叹口气,摇摇头准备出去,这世上,能牵动琉璃情绪的恐怕也只有水流苏了吧。她为了流苏连“祸神”都不曾惧怕,即使知道站起来的代价是死亡,她也要站起来。那么,那个人,不知又是何苦呢?眼前掠过那张年轻冷峻的脸,朱役岭微微叹气。

离开前再次望了一眼屋里,却看到水琉璃怔怔地望着床边的警服,竟现出微微的惆怅,似乎叹了口气,拿起了一边的便服。这是朱役岭一直疑惑的地方,水琉璃十分喜欢警服,每次看到警服便会泄露出小小的欣喜,这对极会掩饰心情的水琉璃来说很不寻常。更奇怪的是她极少穿它。曾在私底下问过,换来的是一句淡淡的含糊的回答:“穿上的话,会把它弄脏吧……”当时女人脸上突然浮起的那抹淡淡的失落与哀伤,让他呆怔当场,忘了追问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