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102 2011-11-10 09:58:32

  “陛下,晚膳已备好了。您今儿在哪吃?”大内总管文德站在御书房的门口,弯着身子,低头问道。

合上奏折,沧澜帝这才发现已经到吃饭的时间了,刚要答话,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双沉静的黑眸,素来善于掩饰情绪的他从不会对哪个孩子给予过多的注意,生怕发生兄弟相残的惨剧,所以就算渊儿再优秀,他也没有让他取湍儿而代之的打算,但这次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现出自己的喜爱。

罢了罢了,反正自己也老了,岚儿又只是个小女娃子,兴不起什么风浪。

“皇上?”看到帝王陷入沉思,文德疑惑地再次提醒。

“摆驾漪澜殿。”

“是,奴才这就去。”文德得令立即离开,尽管不懂那位帝王有何打算,但好的奴才就是不会擅自揣摩天意,庸人自扰的。

当漪澜宫门口响起小太监尖锐的“皇上驾到”时,漪澜宫的人正坐在庭院里的大圆桌上准备吃饭。这一桌上大概有十个人,除了负责端菜的宫女,所有人都坐了上来。所以一听说那个几乎从没来过漪澜宫的皇帝来了,竟然都慌得忘了行礼,一致呆望着门口的明黄色身影。

看着黑压压的一堆人都不知礼数地与娘娘公主皇子同桌,沧澜帝皱着眉,心下思忖着,莫不是他到漪澜宫的次数太少,这帮下人连礼数都忘了。看着明黄色的身影越来越近,众人这才想起行礼这回事,顿时,一阵哄乱,等安静下来后,院子里也跪满了人,椅子倒得到处都是。

沧澜帝淡淡一瞥,却注意到大大地圆桌上有一个稍小点的圆盘,不禁疑道:“这是……”

“你让母妃和渊他们起来再告诉你。”御岚月淡淡地看着帝王,又看了看跪了一地的人。

无奈,他好像被这个只有四岁的女娃吃死了,连她不行礼他都不觉得生气,“都起来吧。”

“谢皇上。”道完谢,呼啦呼啦都起来了,却只有御则渊和宛妃敢坐下。

“坐。”御岚月淡淡看了一眼站着的宫女太监。

这……所有人都面露难色,看看小主子,再看看皇帝。呜,还是不敢。得罪小主子最多被骂两句,可得罪皇帝,不由一个哆嗦,无法想象。

没想到皇帝居然只是瞥了他们一眼,“岚儿让你们坐就坐。”

“是……”战战兢兢地坐下,却愣是没敢坐实,只有小半个屁股贴在椅子上。

“父皇,您坐下吧,这是岚儿想的法子,您可以试试。”御则渊指指圆桌上的圆盘,而后回头,“墨痕,另添两幅碗筷。哦,文总管,您也来坐吧。”

“这……”似乎于理不合吧?文德看了一眼皇帝,在心里嘀咕。

“文总管别推辞了,岚儿不喜欢那一套礼数,”素来文静柔弱的宛妃也开口邀请,“进了漪澜宫便都是一家人,文总管别太拘束。”那话里很明显的不客气,她是漪澜宫的主子,皇帝来了也得听她的。

再看皇帝一眼,他家主子居然没怪罪宛妃失礼,反而还点头答应了。文德呆了呆,又看了看天,这才屁颠屁颠地坐了上去。与皇帝同桌吃饭,这可是他想也不敢想的事啊。

见文德坐下,大家伙才开始动筷。沧澜帝仔细地观察这张桌子,还是没看出任何端倪,而且桌子太大,他根本够不着桌子那头的菜。这怎么吃?沧澜帝有些气馁,他喜欢的菜色都在那边。

文德也是跟了皇帝好几年,立刻看出皇帝的心思,“九殿下,这,陛下喜欢的菜都在您跟前……”

“哦。”御岚月只是淡淡的抬抬眼皮,却伸出手,轻轻转了转圆盘,她面前的菜立刻转到了皇帝跟前。

文德立刻睁大眼睛。皇帝虽然硬保持着淡定,可眼底仍满是惊异。

御则渊看着皇帝的反应,忍不住笑。趁势端起碗,掩饰眸中的不敬。倒是宛妃挺淡然的,轻轻解释:“这是岚儿的主意,她说家里人太多,一个饭桌恐怕坐不开,分桌吃又显得生分,才做了这么一张桌子。我们用着蛮好的。”

没注意到宛妃竟连自称都省了,沧澜帝只觉讶异,这小小的女娃,竟有如此心思。抬眸,看向御岚月,却见那小小女娃睁着大大的乌黑的眼睛出神地看着某处,连汤渍顺着唇角流下都没发觉。顺着对方的眼神,看到却是渊儿。心下一颤,不会的,自己想错了吧……再看向御则渊,只见他无奈的笑笑,带着宠溺,拉过御岚月,擦掉她嘴角的汤渍,又凑嘴上去,亲了亲对方的唇。

那场景,竟,分外和谐。

当夜,沧澜帝做了噩梦。梦里一个可爱的女孩一会儿开心地叫着自己“皇兄”,笑得灿烂,一会儿又咬着下唇,用剑指着自己,悲伤地问着“为什么”,再一会儿,她抱着自己喃喃着“我爱你”,一会又泪流满面,撕心裂肺地大喊“我恨你”,……复杂混乱,不知掺杂了多少时空,多少感情,直到最后,那女孩已不知何时长成成熟女子,却只是淡淡地看着他,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眼中满是淡漠,似乎已不再认识他。那么多场景,那么多张表情,却是最后一张深深刺痛他的心,唇角溢出一个模糊发音,饱含了几乎所有的感情,温柔,疼惜,痛苦,愤恨,混合全部,到最后,竟是……

释然!

猛然惊醒,看到的是熟悉的雕龙天花板,有些怔住了,似乎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哪个时空。

“皇上,您……”没事吧?文德凑近,轻声问着。

“文德?额。朕没事……你先下去吧。”摆摆手,沧澜帝淡淡道。待文德下去后,沧澜帝抚上额,闭上眼,轻轻叹息,怪不得那眼睛能吸引了他,她与她,竟然那么相似。但是,沧澜帝睁开眼,眸中竟是一片狠绝,绝对,不能让他们重蹈他的覆辙了。

沧澜历承德十三年六月末,北方小国来犯。帝怒,遣二皇子渊率兵抗敌。时,皇子渊年十岁。七月中,皇子渊大败敌军,会九公主生辰,临门双喜,帝大悦,改元月佑,是为月佑元年。又封皇子渊为兵马大元帅,随军长驻北关。后,帝喜九公主愈甚,特许其入太学随皇子读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