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九公主失宠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4346 2011-11-10 09:58:32

  “主子。”御岚月一出太学院,风棂便迎上去,躬身敬道。

风棂和风烛是四年前的刺客事件之后沧澜帝特许御岚月去武殿选的贴身侍卫。她倒是觉得自己自保是没问题的,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而且这个风棂的武功她亲自试过,还不错。

“什么事?”微微勾起唇角,御岚月淡淡地问着。

“那个……”风棂无奈地让过身子,他的身后站了三四个公公,每个人都是恭敬地站着。

御岚月立即了然。自从四年前她借假死将母妃送出宫后,那个皇帝就以九公主年幼无人照看为由,将其接入留华宫,亲自抚养。这下,整个皇宫都把她当成了巴结的对象,每天都会有几个娘娘皇子派人接她去小坐。

她站定,看了看那几个太监。

那几个太监稀里哗啦一下子跪了一地,高呼:“见过月殿下,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御岚月只是静静地看着,既不叫他们起来,也不表态。

这下那些跪着的太监们纷纷在心里叫苦不迭。虽然这位小公主只有十岁,可他们着实是不敢小瞧。不是因为皇帝陛下过分的宠爱,也不是因为手握重兵的二殿下,而是这位小公主本身。她就单单只是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就有些受不了,要是与她的眼睛对视,乖乖,恐怕站都站不住了。那双黑瞳,仿佛有魔力,可以看穿一切龌龊的灵魂。

“九妹,”背后传来一阵喊声,御岚月转身,迎头来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冒冒失失地就要撞到自己身上。微微侧身,那少年险些扑空,被风棂一个飞身揽住腰才没摔下去。

御岚月刚一转身,那些太监们立刻瘫在地上,怪不得那些大太监们不敢来了,这九公主的气势,也太强了吧?

被妹妹毫不留情躲了过去,沧澜国六殿下御则暖尴尬地搔搔鼻子,“岚儿你闪得太快了,害六皇兄差点摔倒。”

御岚月依旧淡淡的,偏下头,“六皇兄找岚儿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么?”六皇子瘪着小嘴,颇为委屈地小声道,“岚儿你跟二皇兄就叫渊,可跟我却叫皇兄,明显偏心眼。”

御岚月几不可见地皱皱眉,似乎不想理御则暖的胡闹。“渊是渊,六皇兄是六皇兄,不一样。”

“可是……”六皇子还想说什么,可是那种他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是渴望着那一天九妹能够轻轻地唤他“暖”,那种无关外人只有彼此的亲切昵称让他很是羡慕,可年幼的他表达不出来,纠结着组织词汇的当口便被御岚月毫不客气地打断,“没有可是。若六皇兄只是找岚儿说过这些,那就恕岚儿不能奉陪了。”

拒绝,干脆得毫不留情。

御则暖有些无奈,有些难受,有些酸涩,可就是狠不下心生气。

“九妹是要去……”

“校练场。”御岚月简短的答完,抬腿就准备走人,前几天城防军总指挥胡蕴礼教他们射击,她练了几天仍是达不到箭箭射靶心的程度。虽然今天下午休息,可她还想练习。

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的身体都特别好使,反正她在这个世界是混得如鱼得水,学什么都很快。再加上她要强的心理,样样都争第一,整个皇宫都把她当成神童了,纷纷叹息她托生了女儿身,要不凭帝王对她的宠爱,保不准,这东宫都得换主子。

“我也去。”御则暖大声道,转头对几个小太监吩咐了几句,跟上了御岚月。

御岚月微微疑惑,这个御则暖,不是挺讨厌去校练场么?

“嗖——”“嗖——”“嗖——”几声箭羽破空的声音。一溜羽翎箭整整齐齐直直地插在箭靶上,竟是箭箭靶心。胡蕴礼收箭,朝御岚月拜了拜:“殿下,明白了么?”

“……”御岚月没有回答,拿过胡蕴礼手中的弓,接过风棂递过来的箭,比了比,在众人惊异中又退了三步,这才点点头,举起弓,摆好姿势。

箭羽射出,竟射中胡蕴礼刚刚射出的那支箭的翎羽,将其一下射成两半。不理众人的反应,御岚月伸手,却是向风棂再要箭。风棂默默地递上去。

一支支箭破空而出,每支箭都是射中箭翎,将原来的箭劈成两半。

静默……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插在靶心的整箭和散落一地的半箭。胡蕴礼更是来回地巡视着御岚月和箭靶。这个孩子……

御岚月终于弯起唇,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胡大人,岚儿这算是出师了吧?”

“恩,恭喜月殿下。”胡蕴礼慌忙应道,不禁在心里叹气,可惜了是个女娃子,要不然假以时日,怕是会成为我沧澜国的一员骁将啊。偏头再看看在树荫下看得呆滞的六皇子,更是连叹老天不公。

“……胡大人?”御岚月提高声音叫道。

“老、老臣在。”胡蕴礼擦擦汗,忙不迭应道,居然在月殿下面前走神,也不知道殿下喊了几声了。

“胡大人莫不是在叹息岚儿身为女子吧?”御岚月淡淡的反问,目光纯澈。

“恩,额?”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胡蕴礼扑通一声跪下,“老臣该死!”

“无妨。”微微一笑,御岚月摆摆手示意胡蕴礼站起来,胡蕴礼却哆哆嗦嗦,还是跪地不起。他说不上为什么,就是对这十岁的小娃莫名惊惧。

御岚月困惑地看向一旁的风棂,他立刻会意,上前扶起胡蕴礼,“胡大人快请起,主子不喜人跪。”胡蕴礼一抬首,撞上那双黑曜石般带着淡淡疑惑的瞳,心里释然,站了起来。在九公主面前,每个人都没有秘密,却没有一个人因内心的的秘密而获罪。

“岚儿从未觉得自己身为女儿有何不好。”

言下之意,她御岚月根本就不屑于权力地位。

碰巧来到校练场的沧澜帝猛然听得如此的一句话,顿时怔住了。文德的话适时响起:“皇上驾到——”

又是跪了一地。

唯有那彩衣宫裳的女童一动未动。

胡蕴礼吓了一跳,悄悄抬头看看御岚月,再扭头看看风棂,见对方一片淡定,他也稍稍松了口气。

“免礼。”帝王面无表情地挥挥手。众人唯唯诺诺地说着“谢皇上”站了起来。

帝王看了看依旧一动不动的御岚月,皱眉,摆手:“岚儿!”

胡蕴礼登时惶恐,跪道:“陛下,月殿下还小,不知礼,陛下勿怪……”说着,偏头拼命向御岚月使眼色,却在看到对方毫不领情的表情时心下一颤,虽然听说这月殿下特别受皇帝的宠爱,可这面君不礼,是大罪啊!

沧澜帝看向御岚月的目光这才投到胡蕴礼的身上,冷道:“胡大人真是好兴致,竟有空到皇家校练场来。”

“这……”胡蕴礼额间垂下汗,月殿下要自己指导箭技,自己怎么都不能推吧?但月殿下面君不礼已是大罪,倘在再摊上自己的事……看看明显想处身事外的御岚月,唉唉,罢了罢了,这黑锅还得他背呀!默默地擦把汗,胡蕴礼觉得自己简直比易水别的荆轲还要壮烈,“老臣玩忽职守,望陛下恕罪。”

此话一出,风棂身子一震,下意识地看向御岚月,果然看到自己主子双眸蓦然睁大,似是疑惑,又似在思索。

“父皇。”淡淡的嗓音掺杂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无奈,“胡大人是岚儿叫来的。”

“哦?”沧澜帝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喜色,看得胡蕴礼心下又是一颤,这月殿下……沧澜帝又挥挥手,招呼道,“过来父皇这边。”在等御岚月过来这段时间,帝王又沉下脸,冲胡蕴礼斥道:“还不快滚?等朕罚你么?”

“是是,老臣告退。”如获大赦,胡蕴礼急忙离开。

闹了这么大一会,御则暖也反应过来了,颠颠地跑到沧澜帝跟前,喜道:“儿臣见过父皇。”

皱眉,一直只看到御岚月的沧澜帝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六儿子也在,一看到御则暖跑了过来,不悦道:“暖儿怎么在此?《礼记》都背熟了?”

一提读书,御则暖立时蔫了,垂头,讷讷道:“只背了前两章……”

“知不知道你九妹背到哪了?”

“……背,背完了……”

“那你不回去念书,还在这干什么?”

“……是,儿臣告退……”御则暖啜啜地应着,看了眼闲庭信步般走来的御岚月,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父皇。”御岚月来到沧澜帝的面前,软软脆脆地叫道,黑曜石般的大眼睛水汪汪地凝视着他。

一看到那双眼睛,沧澜帝的心里便是一阵欢喜。将水晶娃娃般的幼童抱起,朝一旁的石凳走去。文德赶忙用袖子擦了擦石凳。

沧澜帝坐下,将御岚月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含笑问道:“今天射箭练习顺利么?”

点点头,御岚月诚实道:“恩,胡大人教得很好。”

提起胡蕴礼,沧澜帝想起刚才的事,忽然想逗逗这孩子,故意冷声道:“岚儿倒是挺能干的,这么一会便把朕的城防军总指挥给收归囊下了?”

所有听到的人心里一震,这皇子与武官私通,可是大罪!不禁为月殿下担心起来。

御岚月皱眉,仰头看向沧澜帝的目光含着深深的疑惑:“岚儿不懂父皇的话。更不懂父皇为何生气。”

沧澜帝知道自己是多虑了,岚儿只是一个十岁的女娃子,哪里会懂政治。想想自己的三女儿,岚儿的三姐御则隽,十岁时面对自己心血来潮地提问“如何治理贪腐时”竟答道“把所有贪官杀了便是。”他当时哈哈大笑。倘若如此简单,这贪官岂不早绝种了?

又是心血来潮,沧澜帝把当时丢给御则隽的话甩给御岚月:“岚儿对于治理贪腐可有看法?”

不理解帝王的心血来潮,也没想理解,只是略略回顾了一下在前世做警察时对于贪腐的所知,毫不忌讳地答道:“精简政员,提高俸禄,加强督查,严惩不贷。”

沧澜帝愣了,怎么都没想到小小的女娃竟有如此见地。面色一沉,他是真的怒了。“岚儿可知后宫参政会有什么后果?”

“……”御岚月没有作声,却腹诽道,明明是你叫人家说的,反还咬人家一口。但是,御岚月暗忖,近几年帝王对她的宠溺几乎让她忘记了,对方不仅是自己的父亲,更是掌握着天下苍生生杀予夺大权的帝王。心下冷笑,帝王总是不会一味纵容哪个人的。自己无礼他可以原谅,可如此逾矩,却是任何一个帝王都无法容忍的。

御岚月从帝王怀里挣出,俯身跪下:“岚儿逾矩了,请父皇责罚。”

这是她第一次给他行跪礼。可却是因为这种理由。

沧澜帝没有看御岚月,而是看向一边,忽问道:“风烛呢?”

不懂帝王为何对突然一个默默无闻的侍卫有了兴趣,御岚月依然跪着,如实回答:“风烛出宫去给我办事了……”

“哼,办事……”帝王毫不掩饰地冷笑,“办什么大事要出宫十天?”

御岚月跪在地上,抬起头,黑瞳含着满满的难以置信,怔道:“父皇……在查岚儿?”

“……”帝王没有回答。

默认么?御岚月淡淡地勾起嘲讽的微笑,“父皇既不信儿臣,又何必多次一问?”

帝王紧紧盯住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半晌无语。那双眼眸沉郁依旧,纯澈依旧,惑人依旧,却似乎多了一分疏离。注意到已经改变的自称,意识到自己伤了那个孩子。欲挽回些什么,他俯下身,想要抱起那个有着乌黑瞳仁的孩子。

手指轻轻划过孩子的衣服,发出一道“沙沙”的声音。

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孩子,她在躲他?!他疼了数年的孩子,在躲他?

御岚月迎上帝王诧异的目光,淡淡道:“父皇,儿臣累了。”

“岚儿先退下吧。”对上那双眸子,帝王还是妥协了,摆摆手,无奈道。

“谢父皇。”恭恭敬敬地磕下头,起身,淡然地离开。

留华殿

“父皇。”御岚月来到帝王的书桌前,淡淡地唤道。

“是岚儿来了?”沧澜帝抬头一见御岚月高兴地放下奏章,招呼道:“来来,到父皇这。”

御岚月轻轻地倒退一步,摇头拒道:“儿臣不敢打搅父皇处理政事。儿臣来此是想请示父皇,儿臣要回漪澜宫。”

“你要回漪澜宫?”帝王怔怔地重复道。

“是的,儿臣已让风吟收拾好了。今晚即可入住。”御岚月面无表情地陈述,“不知父皇还有何指示,若是没有,儿臣就此告退。”言罢,不留任何回旋的余地,御岚月转身便走。

行至门口,刚迈出门槛便听到身后轻不可闻地一声叹息。

顿了顿,御岚月又是淡淡地开口:“儿臣是不知道父皇究竟有何打算,但您对儿子的纵容许会为我沧澜国的百姓带来灾难,所以希望父皇,爱惜自己,三思而行……”

“……”沧澜帝坐在龙椅上,一动不动,嘴角,却是一个极其苦涩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