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雀翎草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1478 2011-11-10 09:58:32

  “……着太子湍即位,安抚天下。望诸位爱卿倾心辅佐,以保我沧澜国万世永存。钦赐。”御岚月毫无感情波动地念完沧澜帝留下的圣旨,扫视一下满堂跪着的大臣和那个即将成为新皇的青年,目光沉郁。

御则湍努力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双手高举,“谢父皇隆恩。”

满朝文武亦俱拜伏于地,高呼:“先皇圣明。”

御岚月走下皇殿,来到御则湍面前,却没有将圣旨放至新皇高举的手中,而随手甩至新皇脚下,淡淡道:“如何,我亲爱的太子殿下?很高兴吧,那个人一走,你便毫无悬念地登上大宝,完全如你所料。”

浓浓的嘲讽意味让满殿皆惊!

“月殿下……”周围的大臣有些惶恐,眼前的太子已不仅是太子,而是皇帝了,月殿下如此不仅冒犯了先皇,更是对现任皇帝的无礼!此等大逆不道之事,没了先帝的庇佑,这月殿下如何脱罪?更何况,他们都是善于观察之人,早已发现这新皇和月殿下的关系是着实不怎么样啊,不禁为这十岁的女娃担心。

没想到新皇只是看着月殿下,什么话都没说。

只是他们看不到御则湍看向御岚月的眼神,有慌张,有杀意。

御岚月微微一笑,俯下身,凑到正跪在地上的御则湍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没有人听得清月殿下究竟跟新皇说了什么,只是看到新皇在听到那句话之后汗如雨下,几乎跪不住,就要倒下。

月殿下对新皇的表现没有任何表情,一甩袖,淡然地离开朝堂。

月上树梢,漪澜宫却迎来一位意外之客--湍帝。

众人伏跪于地:“见过皇上。”唯有那月白色的女娃不动声色。湍帝并未表现出怒意,反而很和善地摆摆手示意他们起身。这是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这湍帝与主子怎么都称不上关系好吧,不知道在私底下害了他们主子多少次,巴不得哪一次主子犯错,触怒圣颜。

纵是心有疑惑,下人们还是站了起来。

湍帝从身后太监的手里接过托盘,放到桌子上,“朕与九妹有话要说,你们都退下。”

湍帝的侍从赶紧退下了,漪澜宫的下人不安地抬头看了看自家主子,见主子点了点头,才不放心地退了下去。

湍帝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酒:“九妹,可否陪皇兄喝一杯?”

御岚月点点头,走近,接过酒杯。

湍帝笑道:“这杯酒皇兄敬九妹,先干为敬。”言罢,一饮而尽。

御岚月依旧面无表情,将杯子递到唇边,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御则湍,而后一仰脖,亦是一饮而尽。

黑曜石般的眼睛闪过一丝光彩,微微一笑,“雀翎草?”

雀翎草,是一味剧毒的草药,即使只是一点也会致命。

御岚月的身子难以抑制地一震,殷红的血顺着唇角流下,却依旧保持唇角的完美弧度,竟是美艳不可方物。

点点头,御则湍突然心神一慌,直觉他今天杀了御岚月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不杀不行。

这个妹妹,知道得太多了,而且过于聪明。脑海里回想起今天在朝堂上她说的话:“九妹倒是有兴趣看看无才无德弑君杀父的大皇兄将如何倾了这沧澜国。”

思及此,御则湍只能努力压下所有的情绪。

御岚月还是看着御则湍,只见对方的的唇角同样有着血丝。

“呵呵,”扶着桌子,御岚月冷笑,“皇兄真是有胆量。倘二哥有你一半残忍冷酷,这天下便要易主了。”

御则湍毫不在意,“反正现在坐在皇位上的是我。”

“你真以为这都是你自己争来的?倘不是父皇纵容你,你又如何坐的了这天下?”御岚月不屑地瞥一眼御则湍,硬撑着偏过头看向窗外,“皇上,九妹累了,请回吧。”

“哼。”湍帝一甩袖,却一改狠利残酷的表情,撑住桌子,冲外面虚弱地喊道:“快……快,快来人……传太医……”

御岚月冷笑,却是再也撑不下去,眼前一黑,在众人的疾呼中,失去了意识。

沧澜历东束元年五月末,太子湍即位,二皇子渊封成王,六皇子暖封贤王,其余皇子皆获封。当夜,湍帝与九公主共饮于漪澜宫,遭暗害,皆中毒。医急救,湍帝昏三日,醒。九公主毒深,不治,夭,年十岁,葬皇陵。谥灵淑一品公主。后查凶未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