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沧澜帝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175 2011-11-10 09:58:32

  离了筠皇后,这一队人都不再言语。刚刚的事情还是让人惊魂未定,倘若晚上不是帝王的宴会,他们的小主子恐怕没那么容易脱身。

“……母妃,岚儿知错了。”走了一刻钟,沉默的队伍突然想响起清脆的童音。所有人都看向御岚月,只见她抿抿唇,低下头,手却紧紧抓住宛妃的裙摆,“岚儿不该冲动,与皇后起冲突……让母妃担心了……母妃不要生气……”

宛妃一怔,惊异于小小孩子的敏锐。她确实有些生气。岚儿刚刚无异于以身试火,倘若惹恼了皇后,她无权无势,又如何保得这孩子。

蹲下身,本想呵斥小孩子两句,却看到那双黑曜石般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终是不忍,敛了怒意,轻轻抚摸着御岚月的小脑袋,柔声道:“以后,不能再这么做了,知道吗?”

“恩……”御岚月点点头,揽住宛妃的脖子,在她的脸上轻轻蹭着,“母妃真好……”

呵,这孩子,又撒娇了。

站在一边的御则渊却无法冷静了。他居然让岚儿孤身一人面对皇后?!他居然让岚儿涉险了?!

他不由记起刚刚的事,当时看到筠皇后嚣张的样子,他本想为宛妃出头,可御岚月仿佛知道她的打算似的,拽拽他的手,看着他,摇摇头,小声说:“渊,别冲动。现在太子把你当做眼中钉肉中刺,而你又没有势力,若此时得罪筠皇后,给了太子把柄,他对付你更是易如反掌。现在,交给我好了。”言罢,眨眨乌黑的大眼,示意他放心。

可谁想到,那个筠皇后竟刁蛮到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地步。

第一次,他感觉到自己的无力,第一次,他渴望自己的力量。

“臣妾见过皇上。”

“儿臣见过父皇。”

一进大殿宛妃便福下身子,给坐在主座上高高在上面无表情的帝王行礼。御则渊也恭敬地弯下身子,低下头。瞅瞅母妃和御则渊,御岚月不慌不忙地弯下腰,行礼。

“免礼。”沧澜帝摆摆手,淡然道。御岚月抬头,好奇地看了看那个该被自己唤作父亲实际根本没见几面的帝王,黑曜石般的黑色瞳仁眼波流转。

高高的王座上是一个身着金黄九天蟒袍的中年男子,浑身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坚毅的脸上有着岁月刻过的痕迹,眼光灼灼,竟揉合并隐藏了血与剑的血腥残酷。

沧澜帝顿时一怔,那双眼睛……

“岚儿,”喊住那个即将入座的孩子,沧澜帝指指他旁边的座位,“坐朕身边。”

声音不大,只是每个人都能听到,却是满殿皆震!

——那个座位,数十年一直空着,是很多皇子皇女甚至妃嫔都渴望的位置。

御岚月抬头,望着高高在上的帝王,墨黑的大眼闪着不解。其他人亦是心有疑惑,不明白那个冷酷的帝王为何突然叫一个基本不受宠的公主坐到他身边。

御岚月顿了顿,却紧紧抓住御则渊的手,摇了摇头,:“恕儿臣难以从命。”

听着这软软的童音,所有人更是震惊,比刚刚更甚!姑且不论那个位置有多少人梦寐以求,单是抗旨不遵便可能会让整个漪澜宫惨遭灭顶之灾。摇了摇头,还是孩子啊……

御则渊和宛妃慌忙跪下:“岚儿还小,不懂事,望陛下恕其失礼之罪。”

御岚月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宛妃和御则渊的慌张,尤其宛妃,身体都在颤抖。

不解,“母妃,渊,为何道歉?”沉静的黑眸里含着满满的困惑。她不上去,应该对吧?她若上去,岂不成了众矢之的?现世看的宫斗片可没少让她唏嘘,现在还有些害怕。

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生怕惹恼了反复无常的帝王。

没有得到回答,御岚月微微皱起眉,不再理跪着的两人,爬上为她准备的座位,老老实实地坐着,淡淡的看着沧澜帝。

“哈哈,”沧澜帝忽然笑了起来,“宛妃,你这小娃子倒是有趣得紧。”

“我不是小娃子。”御岚月不大乐意地反驳,她最忌讳自己这幅小孩子的样貌,还真就有人哪壶不开提哪壶。宛妃和御则渊则在心里哀叹,我的小祖宗呦,您就别再说话了。

然而,众人只觉眼前明黄的风一晃,再细看时,御岚月已不见了,下意识地看向主座,沧澜帝已把御岚月抱在了手里。

“父……”御则渊刚张开嘴,沧澜帝伸出手,打住他未完的话,“朕很喜欢这个小娃儿,不会伤害她的,渊儿不必担心。”

“……谢父皇。”御则渊拜礼,然后站了起来,扶起一边的宛妃:“娘娘别担心了,父皇不会伤害岚儿。”

两人一块入座。

“则湍见过父皇。”众人刚恢复平静,便听到这一句话。

御岚月好奇地抬眸,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坚毅的面容隐隐有着御则渊的影子,却比御则渊少了几分纯净,多了两分算计和一分阴险。她心下冷笑,这个太子,在殿外站了那么久,恐怕在巴巴地等着父皇降罪于她吧。

官员们顿时挂起谄媚的笑,跪倒一地:“见过太子殿下。”

“湍儿免礼。”毫无感情地说完这句话,沧澜帝调整着姿势,以便怀里的女娃更舒服。

御则湍向着官员们摆摆手,笑道:“诸位大人无需多礼。”再看向帝王怀里的女娃,眼中竟闪过一丝忌恨和杀意,然后挂着笑转向自己的座位,和一旁的皇子高官虚与委蛇起来。这个九公主,还真不简单。刚刚才听母后说这小娃子是如何无礼,本还想给她个下马威,没成想她居然钻到父皇的怀里。收回妒视的目光,却怎么都没法熄灭心中的恨意。

在宴席中,还有一道更毒辣的目光。御岚月微微偏过头,毫不意外地看到筠皇后那张气急败坏的脸。看到御岚月看过来,筠皇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御岚月却只是勾起唇,回了一抹似有若无的淡淡的笑。气,气死我了!那个小丫头,简直没把我放在眼里!!!

一场宴席,大多数人都是吃的毫不知味。宛妃、御则渊如坐针毡,生怕口无遮拦的岚儿再次惹恼圣驾。筠皇后和太子御则湍则一直算计着如何整治御岚月。其他皇子妃嫔更是满心妒意,这宛妃和九公主一直是静静地,怎就突然就受宠了呢?至于底下的大臣,更是摸不透这位素来冷酷的帝王究竟要干什么。

只有当事人的沧澜帝抱着御岚月吃得倍儿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