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帝薨(下)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938 2011-11-10 09:58:32

  睁开眼,依旧是辉煌的宫殿,御岚月有些嘲讽地笑笑,只是梦而已啊,怎么可能回自己的世界?而且居然梦到父皇吐血了,真是奇怪。掀开被子,想要下去走走,却发现衣服已经被换过,微怔,那个……不是梦?

刚准备进来查看情况的宫女一看到御岚月坐了起来,立刻欣喜地叫道:“主子醒了……”

接下来稀里哗啦涌进一堆人,打首的是风棂和风烛。一进来见主子好好的,他们总算松了口气,唤道:“主子……”

哽咽的声音里混杂着浓浓的欣喜。

“怎么了?”御岚月见众人都是一副仿佛自己打鬼门关刚回来的的样子,有些疑惑。

小丫鬟翠缕最先忍不住,哽道:“主子都昏迷两天了……”快把他们吓死了。

看看众人肿的跟核桃似的的眼睛,御岚月也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了,微微浅笑,“让大家担心了……”

柔柔的声音顿时驱散了下人心里的阴云,只要主子好好的,他们就什么也不怕了。

看了看四周,果然没有那道明黄色的身影,御岚月有一丝不安,“父皇呢?”

“陛下……”风棂抬头看着御岚月的反应,努力地斟酌着措辞,“至今未醒……”

“我要去看看。”御岚月打开被子下了床便要往外走。翠缕急忙跟上去,给她披上一件外衣。

还未行至留华殿,便看到殿外站了一群人。太医、各宫嫔妃皇子以及朝廷重臣。御岚月的心一下冷了。当行至留华殿时,一个年轻的小太监哭丧着脸跪在她面前:“月殿下……陛下……陛下他……”

冷冷地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御岚月轻启朱唇,声音竟如数九隆冬的寒风般冰冷彻骨:“都在这里干什么?都去忙自己的事情去!还是说,想等着得知父皇的情况从而确定今后的效忠对象?”

所有的大臣一起跪下,声音颤抖:“臣等惶恐。”

“知道惶恐就好。岚儿只希望诸位大臣明白,你们不是为君主而活,而是为我沧澜国的未来而活,君主总会有死的一天,可我们的国家却要长存。我不希望我们的子民辛辛苦苦交上的粮食喂了一群酒囊饭袋!”

震惊于眼前十岁女娃的话,朝廷大臣们没再敢停留,匆匆告了一句“下官告退”便一起散了。

而其他的妃嫔皇子更是被御岚月震慑住了。待反应过来,又是表情各不同。有嫉妒,有敬佩,有感叹。其中,太子嫉妒的眼睛都快冒出火了。

这种气势,这种魄力,这种地位,应该都是他的,却被一个十岁的女娃娃给抢去了,他不甘心!有如此皇族存在,即使父皇死了,他也没有信心将皇位坐踏实。

不再理会那些皇子妃嫔,御岚月将凛冽的目光投向太医,太医们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战战兢兢地就要跪下,御岚月不满:“不准跪。不要以为下跪就万事大吉了。说,父皇怎么样了?”

“这……”一群太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人敢应。

玉指一指,御岚月不耐道:“郑太医你说。”

郑太医是太医院的首席太医,由他答话最是妥当不过。那郑太医一脸惶恐,在同僚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目光下,颤声道:“陛下,是中毒了……”

“中毒?”御岚月低声重复着,脸上没有表情,让人猜不透她内心的想法。

一股极寒气压笼罩在留华宫门前,太医们一个个抖得和筛子似的,差点就趴在地上了,生怕这位深受帝王宠爱的公主一怒之下说出令他们殉葬之类的话。

“哼,你如意了?”淡淡地瞥向人群,没有指明是谁,御岚月一甩袖,抬腿迈进留华殿。

见那娇小瘦弱的身影进入留华殿,太医们顿时瘫在地上,被汗水浸湿的衣衫被风一吹,冷得彻骨。

“月主子……”一见御岚月,文德仿佛一下子找到主心骨,抹抹眼泪鼻涕,跪在地上哭诉,“陛下一直神智不清,恐怕……您……您还是来看一下吧……”

御岚月走过去,抚上沧澜帝的额头。她的手刚一放上去,沧澜帝便似有感应一般,艰难地睁开眼,眸中有一丝欣喜,唤道:“……岚儿……”

那声音沙哑难听,显然是昏睡多时造成的。御岚月有些心疼有些难受。谁的心都不是石头做的,帝王这些年为她做的,她都清楚,让她尝到父爱的滋味。只是他终究是帝王,无法做到凡间父亲能做到的所有事,例如完全的信任。

她忍不住叹息,唤道:“父皇。”然后凑上前,用脸颊蹭着帝王因病而愈加瘦削的脸庞。帝王听宛妃炫耀过,这是她家岚儿宝贝独有的撒娇方式。

尽管因毒药的作用全身都疼痛难忍,他还是开心地笑了起来。

“可是岚儿不明白……”御岚月看着帝王痛苦的样子摇摇头,“如此纵容他,让自己痛苦,值得么?”

“……”帝王陷入沉默。

御岚月就知道他不会回答。自己也是前几天才发现,帝王吃的食物里,竟然掺有毒药金铃果的粉末。她不动声色地派风烛查了一下,发现幕后主使竟是她的大哥,御则湍。她说与帝王听,帝王只是夸她能干,关心父皇,却将那些有毒的饭菜如数吃下。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帝王早就知晓一切。她气帝王对御则渊的纵容,更气他不注意爱护自己。

“这病……”沧澜帝艰难地开口,“岚儿的‘上善若水’也治不了么?”

御岚月微怔,连“上善若水”都知道了?不知道他不知道什么。“上善若水”是她送母妃出宫之时拜托柳扶风帮她在宫外发展的势力之一,专于医疗方面,汇聚了各国医疗方面的精英和专家,发展方案是她按照现代方法策划的,相当有效。

既然父皇已经知道,她也没必要隐瞒,坦言道:“不用水帘轩出马,我都能看出来父皇的毒已经渗入五脏六腑了,谁来了都没用。”主要就是他毒药摄入太多,而且还一直用内力压制,一旦压制不住爆发起来便会迅速渗透肺腑,就是他现在这样。

至于水帘轩,是她“上善若水”里高明的医生。

“呵呵……”沧澜帝艰难地抬起手,抚上御岚月的头发,“岚儿,真是长大了。父皇再也看不透你了……”

所以才会生气,才会伤你,才会怀疑你。你离父皇愈来愈远,父皇如论如何都无法追上你的脚步,更勿论将你护在羽翼之下,一直保护你。

“……那父皇可否告诉岚儿,在岚儿身上,您究竟看到了谁?”还是没忍住,御岚月小小的手握住自己头上的大掌,倘再不问,这就永远也找不到答案了。她在前世看过类似于父皇这样的眼神——每当她受伤时,守在一边的冷阗陌就会这样看她一宿——那绝不是父亲对女儿的眼神,而是一个男人对心爱女人的眼神。她确信,这个冷情冷血的皇帝不会莫名其妙地宠爱自己,他似乎一直都是透过自己,在看另一个人。也许自己身上有一个他爱得刻骨铭心却无法相守的人的影子。

“那个人啊……”帝王眯起眼,仿佛陷入回忆里,竟泄露出一丝悔意,“一开始我不敢纵容自己离她太近,反而努力将她推得远远的,直到把她伤得体无完肤永远地离开我的世界,我才开始后悔,想要留住她,可是已经迟了……”

所以即使建成留华宫,那个最想挽留的人也终是没能留住。

不仅仅是人,也包括心。

回身空余百年恨。

顺着帝王的眼光,看到宫门上高挂的牌匾“留华宫”——有什么想法迅速地飞过脑海,御岚月努力想要抓住,却是空空一片。

“你的眼睛简直跟她一模一样,果然不愧是……咳咳……”帝王一阵猛咳,将未竟的话语生生咽下,半晌,咳嗽声静了下来,帝王指指书房,“那里有关于继位的圣旨,你拿出去宣读吧,我恐怕撑不下去了……”

“父皇,您这又是何苦呢?如此纵容御则湍,不惜把自己搭进去,您就不怕您走后我去找渊么?没有您,我一定忍不住会去找他。就算……”那是禁忌。后一句话御岚月咽进肚里。

“……该来的总会来的啊……我都忘了她曾经这样说过。”沧澜帝苦笑道,“但是,作为父亲,我还是希望你们不要见面,会更加痛苦的……”

如同他和她一般。

御岚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沧澜帝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竟是一脸安详。

御岚月缓缓站起身,对一旁的文德道:“父皇已去,准备……昭告天下吧……”

沧澜历月佑六年五月,帝染疾,薨。唯九公主在伴。举国哀,谥号合天弘运文武睿哲圣武神功纯仁景帝。在位廿一年,国安,民治,是为一代明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