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交易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3023 2011-11-10 09:58:32

  因御则渊的伤势过重,西北军在溪县停滞了半月有余。如此,西北军的行军计划被迫打乱,原定十一月攻打帝京,也被迫延迟到十二月。

天空飘着鹅毛般的大雪,将西北军大营披上一件华美的长袍。当然,倘若战士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只怕会更欣赏这场雪。

与天气相应和着,主帅帐内一片阴云密布。

除了军师围着厚厚的棉衣手中端着热茶还是不住地打颤外,成王殿下、殿下贴身侍卫青风、贴身太监宝林皆是一身单衣。成王皱着眉,显然有一件比攻打帝京更让他难办的事。

“主子……”宝林看向成王,眸中满是担忧,“帘轩姑娘吩咐过了,希望您不要劳心过度……”

成王依旧冷着脸,不置一词。

如何让他不劳心?眼见天越来越寒,将士的冬衣竟还没着落。原先与西北军合作的各大商行为了自保,皆不敢私自给西北军运送棉衣。再加上御则湍坚壁清野的政策,现在,不要说大批量的冬衣,就是百八十套他都搞不到。

只是,还是他大意了,没料到会因自己的伤势而延误整个部队的攻城计划。

“主子,要不……”宝林抬头看看御则渊的反应,见其没反对,继续道,“向百姓征集?”

“万万不可。”闻言,冻得还直打颤的紫金立刻站起来反对,“如此劳民伤财,宝公公就不怕这沧澜国葬在殿下手中?”

“那依军师之间该如何呢?”御则渊看向紫金,眸中竟闪过淡淡的狡黠意味,看得紫金却是一怔——这,殿下在给自己下套?心中暗叫不好,宝公公的建议就算自己不提出异议,实际操作根本不可行!冬季里百姓手中哪有什么棉布可供上缴?除非不怕自己冻死!

实际上,棉布全都积屯在大商号或是世族大户手里,就算强征,老百姓也拿不出棉布,更勿论部队所需的优质棉布。

御则渊看似心情大好地捧起宝林刚给换上的热茶,慢慢道:“想必军师早已想好对策,那士兵的冬衣问题本王就全权交给军师负责了,先生可不要让本王失望才好啊。”

背后升起一股冷汗,紫金也不打颤了,立刻跪道:“殿下可是折杀在下了,这寒冬腊月的,紫金上哪找这三十多万套优质棉衣?”

就算他认识不少商行大户,可这世上只有永远的利益,哪有永远的朋友?还有不少商家眼巴巴等着成王事败,顺带将自己落罪呢。再说了,主子尚未行动,亦未给予任何指示,他可无权插手。

御则渊放下茶杯,冷冷地看着紫金,“军师这是拒绝本王了?”

自己说的都是实话啊,紫金在心里叫苦不迭,面上还得斯文地应着:“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好一个无能为力!”御则渊猛的将茶杯掼到桌上,墨绿的液体溅出,映出他一张暴怒的脸。

紫金只是跪着,一动不动。却是摆明了毫不让步。

气氛再次诡异到了极点。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时,一名哨兵突然来报:“启禀殿下,流云山庄家主求见。”

“流云山庄?”御则渊反问,他听说过是近几年兴起的,富可敌国,但一直不曾有过交集,那么如今又为何来找他?

哨兵依旧跪着,道:“是,据说是奉庄主之命与殿下做一笔买卖。”

做买卖?御则渊面无表情。

哨兵继续解释:“对方说是关于棉衣的买卖……”

“传。”

“……是!”

进来的是一名长袍缓带的青年——正是柳扶风。

只见他拱手,不吭不卑地道:“流云山庄柳扶风参见成王王爷。”

“你就是流云山庄的庄主?”御则渊端坐于主座上,并未赐座,只是紧盯着柳扶风,似乎要看穿他真正的目的。

柳扶风淡笑:“殿下说笑了,扶风只是为流云山庄打杂的,岂敢以庄主自居?”

“哦?那不知庄主又是何人呢?”

柳扶风一挑眉,疑道:“莫不是殿下忙于战事,不曾听闻流云山庄的事情?”

流云山庄为庄主洗尘,大宴武林人士。御则渊脑中“清影”汇报的情报,一串字突然闪过。那时岚儿刚走不久,他满心悲痛,自是不会记住这些事。

见御则渊显然明白的样子,柳扶风继续道:“庄主玉讳不容外传,故对外界只以玖小姐称之。今日扶风则是奉小姐之命,来与殿下商议战士冬衣问题。”

一听冬衣,御则渊稍微客气了,语气也不再咄咄逼人,吩咐道:“宝林还不给柳先生看座。”

“是。”宝林一躬身,将一把铺着水墨弹纹椅垫的木椅搬到柳扶风身后,恭敬道:“柳先生请坐。”

柳扶风微微颔首:“谢王爷赐座。”

一撩长袍,坐将下来。

“柳先生是来与本王做买卖的,但不知这买卖如何做得?”

“王爷勿急,请先看看小姐拟的协议草案。”柳扶风一拍手,从帐外走进一个黑衫青年,恭敬地递上一封密封的纸袋。柳扶风接过,宝林急忙过去接来,然后双手奉给御则渊。

御则渊接过,略一迟疑,撕开信封,拿出一沓纸,迅速浏览了一下,眸色一沉,将其掷于桌上,怒道:“贵庄就是如此与人做买卖的么?!”

“王爷勿怪,玖小姐说了,无奸不商,何况,这对王爷也并无害处,不是么?”柳扶风淡淡地道,丝毫不畏惧御则渊的戾气。

“王爷,可以让紫金看看么?”

“……”御则渊看了紫金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紫金急忙拿去细读,读完亦是双眸睁大,这……主子还真敢想,连皇家的生意都想插手!

“紫金认为本王该不该应?”

“这……”紫金沉吟着,眉头紧皱,“诚如柳先生所言,这份协议确实对王爷无害,但是……让朝廷将盐业全权交给盐商,太冒险了……”

柳扶风拍着衣角压根不存在的灰尘,悠哉道:“据扶风所知,历届盐商上缴的的课税基本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我流云山庄可保证百分之三十,而且保证每年所缴税不低于沧澜自建国起的最高税额,最重要的是,保证盐价平衡,确保百姓吃得起盐。如此,盐业稳定了,王爷的银库有了保障,我流云山庄又有油水可赚,互惠互利的双赢局面,扶风不明白王爷到底在担心什么。”

“盐业完全私化,柳先生可知将会造成何种结果?”

“倘若王爷担心完全可以派个监察官监督,玖小姐说了,细节问题可以探讨,流云山庄会做出必要的让步。只是现在情况紧急,王爷的西北军可是等着棉衣呢,若迟了,这后果谁也担待不起。”柳扶风微微顿首,抿了口茶,继续道:“况且,说句不客气的,流云山庄凭自己的本事完全可以通过商战,从朝廷手中争得盐权,垄断盐业,只是小姐宅心仁厚担心过度的商业竞争会连累老百姓,故走此捷径。希望王爷可以看得长远一些。”

“……”御则渊仍在沉思。

整个帐内一片沉默。帐外的风刮得愈加猛烈,一下下敲在御则渊的心上。

西北军是他从十岁时带起的,整整六年了,经历了无数次生死,纵是冷酷如他,也不忍心见那些生死兄弟在风雪中挨冻。

“好,本王答应你。不知流云山庄的棉衣何时能到?”

“哈哈,”柳扶风爽朗地大笑,由衷地赞道:“王爷果然是做大事之人!扶风敬佩。”

突然又狡黠一笑,“棉衣此时应该已发到各位战士的手中了。只是没有王爷的命令,大家都未敢穿。还望王爷赶紧签了字,出去澄清一下,这棉衣的来历。”

闻言,宝林赶忙去取来了文房四宝。

“……”御则渊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柳先生一直坚信本王会答应你的条件?”

“算是吧,”柳扶风淡淡道,“小姐说王爷虽然被传冷血残酷,但却肯为一名无名小兵挡刀,足看出王爷重情重义。如今数九寒冬,西北军却仍着单衣,您必定不忍心看数万将士冻死沙场。而且,就算王爷忍心,玖小姐也不忍……”

这个玖小姐,真似神人一般。青风在心里感叹,竟了解主子至此。

接过宝林奉上的狼毫毛笔,龙飞凤舞地签上字,扔下笔,御则渊却是冷笑:“那希望柳先生回去告知玖小姐一声,本王不喜他人猜测本王内心!”

柳扶风一怔,苦笑道:“扶风必将话带到。”

“哼!”御则渊轻哼一声,站起身,前往军营视察。

当他走及帐口时,柳扶风突然开口,声音竟带些悲伤:“玖小姐要我带句话来,希望王爷,得饶人处且饶人,莫做得太过,后悔不及……”

“……”御则渊顿住脚步,半晌,才冷声道:“本王的事,还轮不到外人插嘴!”

言罢,一甩袖,抬腿向外走去,宝林急忙上前,掀起帐帘,一阵狂风夹杂的硕大的雪花铺卷而来,砸在脸上,生疼冷冽,冰至心底。

只是不知,是天冷,抑或言辞更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