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七宝阁(上)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345 2011-11-10 09:58:32

  御岚月端坐在马车里,虽然道路崎岖,车子左摇右晃,但是因为垫了四五层毛毡,所以御岚月丝毫没感觉颠簸。也不知马车晃悠了多久,终于在一栋建筑前停了下来。

还是风棂清冷的声线,却未少一丝恭敬:“主子,到了。”

御岚月搭着风棂伸过来的手,下了马车,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建筑。

一栋三层的阁楼拔地而起,巍峨壮观,气势恢宏,华丽炫彩。亭亭如盖,飞檐翘角的屋顶铺着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大红的柱子巍巍地矗立着,柱子上“七宝阁”三个字写得龙飞凤舞,几欲腾空而起。

御岚月面无表情地抬腿进去,风棂立即跟上去。一进阁内,便有人过来招呼,“姑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御岚月淡淡地扫了一眼对方,“我要见你家主子。”

“小人有好几位主子,不知姑娘要见谁?可有预约?”

“紫金在么?”

店掌柜的暗暗咋舌,这个小娃娃还真敢开口,紫金先生可是阁里的镇阁之宝,哪是那么容易见的。面上依然不动声色,“对不起这位姑娘,紫金先生很忙,没有预约的话,会让小人很为难的……”

御岚月转过头,看看风棂,却不置一词,风棂会意,点点头,上前,递过去一件物什。

店掌柜的接过一看,瞬间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块手掌大小的琉璃佩,握在手里盈盈润润,泛着淡淡的幽蓝的光,自然形成了一弯月牙的形状,最妙的是那其中的水泡,似人睡着了一般,竟在微微地颤着。

店掌柜的觉得自己的手在发颤,这可是上好的琉璃啊。抬眸看看眼前的女孩,将其引入大堂中的桌椅前:“姑娘请稍坐会,小人这就去通报。”

“让紫金单独来见我。”

“……小人一定把话传到。”店掌柜深深弯下腰,说完,就急急地朝内室走去。

不消片刻,店掌柜的便跟在一个青衫折扇的淡雅青年的后面走了过来。青年在离御岚月尚有一段距离时便要行礼,被御岚月远远地摆手阻止了。

“……小姐……”青年将琉璃佩递还给风棂,又转过身,小心地称呼着,毕竟主子的身份太多,而且又不知主子今天是以什么身份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您今日过来,是有什么吩咐么?”

“紫金,你这七宝阁建成多长时间了。”御岚月坐在椅子上,接过小二殷勤递上的香茶,却只是执在手里,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两年了……”

“成果怎样?”

“还行。”

一听还行,御岚月就不满地拧起眉,“还行?什么叫还行?我说过,七宝阁里只有好或不好,没有这种模棱两可的词语。”

“……”紫金不敢再答话。

“那我今日前来检查一下,你可有异议?”

“……自然没有。”紫金忙不迭地应着,然后一摆手,指向前方,“小姐请随紫金这边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紫金大哥怎么还不回来?”远远地便听到一个少年的声音,透着懒散与无聊。

“是琥珀……”紫金心里咯噔一下,回眸看看御岚月,见对方还是毫无表情的样子,心里愈加忐忑。

“……你安静一点!”这回又是少女的声音。

另一个少年又接过话:“紫金大哥只是出去一会你就坐不住了。这份策划书你若写不出来,小心他罚你。”

“哼,这次我写完了……”少年的声音透着骄傲。

紫金刚要进去,却被御岚月拉住衣摆,低下头看向女孩,只见女孩摆摆手,示意他止步。紫金不明所以,还是停了下来,退到门侧。

御岚月踏进门内,只见一个黄衫少年高兴地举着一沓纸,骄傲地炫耀着。而其他四人却是反应不一。湖蓝色衣衫的少年不屑地撇过头,一副不想看的样子。白衣女子却是皱着眉,低头思考什么。粉衣女子只是看着,无奈地摇摇头。

御岚月朝风棂点点头,他轻轻一跃,从黄衫少年手中夺过那一沓纸,躬身交给御岚月,御岚月转身坐到椅子上,快速地浏览起来,风棂立身站在一侧,防着少年的抢夺。

“这是你写的策划?”迅速浏览完,御岚月抬起头,扬扬手中的纸,朝那个被风棂刷的团团转的少年问道。

少年还伸着手与风棂撕扯,一听这话,停滞下来,呆呆地点头,“是……”

御岚月将策划重重的往桌上一掷,不满道:“写出这种东西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就是身为七宝之一的你的标准?这个样子如何担得起‘七宝’的大名?!”

“堪当‘七宝’的倘不有些真本事,又如何能够让他人信服?”

“‘七宝阁’做的便是名气的生意,这名气可千万不要毁在你的手里!”

“你……你说什么?!”几个连珠炮似的质疑问句立刻让黄衫少年气得眼眶通红,那可是他熬了三个通宵才写出来的啊,居然被一个小娃娃给贬得一分不值!还说,他会毁了七宝阁?太过分了!

听到两人争吵,其他人都注意过来。淡淡一扫,御岚月便发现所有人都面露不满,包括一开始不屑的少年,嘛,至少还是挺团结的,御岚月心中微微柔软了些。

白衣女子拉住想要冲上去的黄衫少年,柔声安抚道:“琥珀,别冲动。”

“小梨,你别拦我,这个女娃娃,太欠揍了。”琥珀一扯想要挣脱白衣女子,没想到那女子文文弱弱的样子,力气却是不小,他居然挣不开!白衣女子随手将琥珀甩到一边,上前一步,收起有些散乱的策划,后退道:“虽不知姑娘是何许人,但舍弟策划写得如何,还不需要您来评论。”

闻言,御岚月脸色微变,却不说话。

将策划小心的放到桌上,白衣女子一拱手,道:“姑娘不知这七宝阁后院不准闲杂人入内么?”

见女孩依然没有要答话的意思,白衣女子冷声道:“看在姑娘年岁尚小,我七宝阁不予计较,还请姑娘识趣自己出去,不然,七宝阁的护卫也不是当摆饰的!”

“你是颇梨?”面对白衣女子的冷声呵斥,御岚月不置可否,反而微微勾起唇角,波澜不惊的黑眸漾着淡淡的赞赏,抬眸望入女子的眼中,淡淡地问道。

饶是淡定如颇梨,一看到那双黑眸,亦是有些惊了,只得答道:“是,不知姑娘如何认得在下?”

“如何不认得?”

“这……”白衣女子略微迟疑,竟不知如何答下去。

“这小娃娃到底是谁啊?怎么连小梨姐都被问住了?”湖蓝衫少年凑近粉衣少女,低声问道,却没想自己超低的音量竟被那小娃娃听到,小娃娃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却让他有些心惊,那双黑眸……。

粉衣女子显然也被那双黑眸吓了一跳,讷讷地答不出话来。

“七宝阁,你们可知有哪七宝?”御岚月拢起食指,轻轻叩打桌面。

众人相视一眼,似乎是不明白女孩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