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上善若水(下)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1541 2011-11-10 09:58:32

  水帘轩没有想到那个叫青风的侍卫竟如此听她的话——第二日请她去复查时,就不再是原来那个帐篷,而是当初帝师第二部队的师长的宅邸。一栋极其奢华极其铺张的宅邸——门前矗着两头异常雄伟的石狮子,仰首长吼,几乎可以感受到那股凌厉的霸气。漆红大门是由上好红木制成,上面悬着金灿灿的铜环,犹似黄金制成,灿然夺目。

门口一位身着副将甲衣的兵士一见水帘轩立即迎了上去,低头行礼道:“见过帘轩姑娘,奉风棂大人之命在此等候姑娘多时了。”

水帘轩点点头,“有请副将大人带路。”那副将一摆手,指向大门,带头走进宅邸。

进入宅邸,入目是一条由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弯弯曲曲直至隐入深密茂盛的一片绿颜之中。那绿油油的意境,原是一片松树。那松树无论高矮,都颤巍着长成宝塔的形态,走近了看,那叶子很小,散漫地生长在树枝上,倒像是金龙身上的粒粒鳞片。水帘轩认得这种松树,这是从东瀛引进的金松,因为具有防火的特性,基本成了皇室御用之物。黑市有售,价格极高。忽然想到一路看到的溪县百姓安居似是从未发生过战争的景象,水帘轩心里了然,这叛军终将夺得天下。

进到屋里,显然成王的伤势已有好转,那个冷酷的侍卫居然对她相当客气。

“帘轩姑娘,主子在里面,劳您费心了。”

“举手之劳。”水帘轩淡淡地笑道,“一会儿我为殿下换药,还请侍卫大哥好生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青风微微颔首。

得到承诺,推开门,水帘轩抬腿迈进里屋。

转过身小心地将门掩上,又仔细听听外屋。确认并无异常之后,水帘轩离开门,蹑手蹑脚走至窗前,小心打开窗户,轻轻吹了个口哨。接着一抹黑色的身影裹着一团月白迅速闪进屋里。高傲如水帘轩此时也收起傲气,微微颔首,“帘轩见过水小姐。”

那黑色的身影站定,放开怀里的月白——竟是御岚月!

小小的月白色娃娃摆摆手,并不多言。

水帘轩自然知道御岚月的意思,悄声解释:“成王殿下的伤势本不是很严重,只是因他以前曾过度伤心,心脉受损,再加上这次又伤在心口处,导致情况有些危险。不过帘轩有信心治好。”

“……包括以前伤到的?”

“那个伤的太深,帘轩也无能为力。”水帘轩低下头,坦言道。

“……”御岚月又不再做声,只是一直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

“那个……”见御岚月这幅样子,水帘轩心下微微惊讶,瞅瞅一旁的风棂,只见对方还是刚进来时的那副表情,似乎丝毫不惊讶御岚月此时的表现。只能小声提醒,“……成王殿下,该换药了……”

“恩。你换吧,我在一旁看着就好。”

“……是。”

水帘轩急忙换好药,退至一旁。

御岚月走上前,半跪在御则渊的床前,双手托住对方脸庞,仔细地凝视着——瘦了,黑了,长大了,再也不是几年前经常会被御岚月看成小鬼的孩子了,果然父皇说的对,他们不可以靠的太近,否则,都会痛苦的……她突然低下头,亲了亲对方的唇,而后脸颊贴在御则渊的脸上,轻轻蹭着,口中低喃着:“渊……”长长的睫羽一抖,晶莹的泪珠透过御岚月乌黑浓密的睫毛,滴到御则渊的眼角处,几乎无从辨别究竟是谁的眼泪。

御则渊似是有了感觉一般,睫羽一抖,像是要睁开眼睛。

御岚月猛然惊醒,赶紧退后一步,眼睛看向风棂,话却是对水帘轩说的:“帘轩,交给你了。”说完,风棂迅速飘过,揽住女孩的腰,自窗户跳了出去。

看着迅速消失得黑衣侍卫,水帘轩叹了口气,他和成王的侍卫,名叫青风的,是如此相似——只为那个自己忠心守护的人而活,丝毫不在乎其他的一切,这命运,可悲,抑或,可羡……

随即转身走向门外,“药换好了。”

青风急急冲进来,立刻嗅到空气中的一丝不一样的味道,但是因为水帘轩身上的药香味太浓导致那个味道几乎淡不可闻。

他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水帘轩:“刚刚有外人来过?”

然而水帘轩的眸却只有一片茫然:“您说什么?”

“没什么。”青风掩下眼帘,转身走近御则渊,双眸蓦地睁大,那是……眼泪?是……谁的?不是水帘轩,她的眼睛不像哭过,而且这个味道,非常熟悉……是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