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九公主之死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1498 2011-11-10 09:58:32

  西北边关,元帅府。

深夜,原本应是夜深人静之时,府里却是一片肃然。

大堂里跪了一地人,一动不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坐在大堂正中的冷峻少年一脸阴沉,浑身散发着慑人的气势,一身戾气几乎能将整个元帅府掀翻。

宝林与青风相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焦虑,又不约而同地低下头。

唉,一遇上月主子的事,主子就特别紧张,更何况,这次……

“青叶,把昨天的事一五一十地给我说清楚。一个细节都不准漏掉!”

“是!”青叶点头,从朝堂之上月主子宣读圣旨一直说到御则湍到漪澜宫请月主子喝酒,真是一丝一毫没敢疏忽。满堂寂然,只有青叶一个人的声音,清清楚楚,叩击在每个人的心里。宝林微微颤了一下身子,这满堂的人,只有他最清楚宫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这明摆着不是……颤抖地抬起头,看向御则渊。果不其然,看到御则渊一脸怒意,一张俊颜几要扭曲。

御则湍……一使力,手中的瓷杯瞬间化为齑粉,既然你如此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要你的整个天下为我的岚儿殉葬!

众人只觉空气瞬间冷了下来,御则渊散发出的戾气几乎让他们窒息,却又是不敢大口喘气。

谋反!御则渊提醒自己不可莽撞,敛下怒气,抬眸看向青叶。

“青叶,父皇的死,可是有端倪?”

青叶略一思索,“据青羽的调查,是死于毒药……”

哦?湍把死因瞒下来了啊……这倒是值得深究了。

“让‘五音’彻查父皇的死因。”御则渊吩咐完,青叶低头一拜:“是!”

御则渊看着青叶离开,突然唤道:“青风。”

青风会意地附身过去,只见御则渊在他耳边低语几句,青风面色微变,却又立刻收起表情,跪别,“是,属下一定不辱使命。”

青风退下了,御则渊丝毫没有让众人站起来的意思。透过窗,看着天。眼前突然浮现出那个水晶娃娃精致的脸庞和那双几乎可以摄人心魄的黑曜石般的眼眸,唇角展出一抹苦笑,岚儿,二哥……

宝林只觉主子几乎没了戾气,心下疑惑,抬眸,却见到主子嘴角渗出一丝血迹。还没来得及惊呼,御则渊猛地呕出一大口血,前襟尽染。

“主子--”

漪澜宫门前

“贤王殿下,主子已去,您……请节哀……”风烛眼眶通红,强压着哽咽的声音,素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竟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哀痛。

“……”御则暖不敢相信地看向漪澜宫内,白纱素帐,在风中微微荡起,隐约可以听到低低的啜泣声,哀婉凄清,无以复加。他猛地倒退一步,“……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九妹,九妹她……”

那么聪明,那么能干,就算一直都是一副淡漠的样子,可实际上却是对任何人都很温柔的九妹,怎么可能没了呢?他嘴角扯出凄苦的笑,口中喷出一大摊血,染红整片青砖,却依旧摇摇晃晃地走向漪澜宫,似是欲随那人而去。

“你们还不赶紧扶殿下回府?!”风烛瞪一眼御则暖的侍卫,斥道。

那些侍卫立刻从呆愣中回过神,想要上去扶住御则暖,结果却被御则暖一手甩开,只听他失神地不断喃喃着:“……九妹……”

“贤王殿下,请留步。”突然有人唤住了他,御则暖勉强顺着声音,抬起头,对准焦距--看清那是风棂,又立即垂下头,执着地朝漪澜宫内走去。

“主子已经去了,她不希望活着的人过于痛苦。您这样,是想让她不得安生么?”

御则暖的脚步猛然顿住,是的,自己这样,会让九妹为难的。

风棂一见有效,又立刻补充:“宛主子走时,主子曾说‘逝者长已矣’,好好活着,便是对死者最好的回应。希望殿下珍重,别让主子走得不痛快……”

“‘逝者长已矣’……‘逝者长已矣’……哈哈……”御则暖喃喃地重复了两遍,突然又大笑起来,那笑声冷厉阴寒,却是哀伤至极,痛彻心扉,与漪澜宫哀乐相衬,让所有人皆是一惊。

过了一会,御则暖终于平静了下来。

扫视了一眼身后的侍卫,竟多了几分凝重,沉声道,“回府。”

“是……”

主子,这贤王殿下,也已长大了。未来,只怕不可估量。风棂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如今软弱天真的贤王在未来竟真做出一番事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