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母女重逢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1528 2011-11-10 09:58:32

  宛梨确实身体不适,却不是因为旁的,而是因为御岚月。当初一听到御岚月的死讯,她立即昏了过去。后来,通过流云山庄与皇宫的秘密通信才知道是诈死。刚松了一口气,宫里又传来消息,御岚月要去边疆找御则渊。一晓得自己的宝贝一出宫不是回家而是去那么艰难险恶的地方,宛梨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从醒来就一直不停地哭。柳扶风无奈兼心疼地安慰,这都好几天没做生意了。

“母妃。”一道清清亮亮的声音响起,还没等宛梨反应过来,白色的人影已经扑进怀里了,“岚儿好想您。”

宛梨吃惊地连眼泪都忘了抹,腮上还挂着泪,高兴地笑了起来:“岚儿?真的是岚儿?”

“恩!”怀里的女孩重重地点点头,抬起头,凑近宛梨的脸,轻轻地蹭着。

脸上柔软的感觉让宛梨心情大好,嚷着:“我的好岚儿,快让母妃看看宝贝有没有长大。”

“长大了。”御岚月立即跳到地上,转了个圈,“母妃觉得呢?”

“是是……岚儿长大了。”宛梨乐得合不拢嘴,张开双臂,想再抱抱自己的宝贝。

御岚月听话地凑过去,“母妃,岚儿好想你。”

“恩……母妃也想岚儿……”宛妃抱着御岚月满足的闭上眼,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四年没见,只能通过风棂风烛聊慰相思之痛到底是不如自己亲眼见到。

“咳咳……”柳扶风尴尬地假咳两声,使了个眼色,注意形象,下人都看着呢,像什么样子!

御岚月见状,放开宛梨,冲柳扶风甜甜地叫了一声:“爹爹。”

“哎--”柳扶风开心地应道,眉开眼笑,完全忘了一开始想的什么形象之类的问题。

“母妃……岚儿和爹爹有事要谈。”御岚月看了宛梨一眼,宛梨立刻会意,笑着打趣道:“好好,我这倒成了外人了。你们爷俩是一家人,我出去。好了,咱们大伙都出去吧。”摆摆手,一屋的人稀里哗啦走得就剩御岚月和柳扶风俩人。

“没去渊殿下那儿,是……事情有变么?”人一走,柳扶风立即收起笑,严肃地问。他与这个孩子接触四年了,非常清楚她的按部就班。要让她变更计划,只能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不改变计划的事。

“是。”御岚月藏在宽袖里的小拳头紧紧握起,“他准备造反了。”

“什……什么?”柳扶风大惊,又马上恢复正常,“渊殿下有那个本事,您不必担心。”他天生就是当帝王的料,要不是先皇刻意压制,必是坐稳东宫。

“他是为了给我复仇。抱着必杀必胜的信念与御则湍一搏,一旦知道我还活着……可又没办法回头……所以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我还活着。”

所以才回来了。柳扶风突然有些伤感,渊殿下只有十六岁吧,还是个孩子啊。

“‘捕风者’已经行动了,马上就会有边关的消息。”御岚月歪着头想了想,又补充道,“顺便把我回庄的事昭告武林吧,以……玉玖的名字。”

“好。哦,对了。”柳扶风点点头,看向御岚月,“我忘了提醒了,在这里不要叫母妃,要叫娘亲,知道了么?。”

“恩,岚儿知道了。”御岚月点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柳扶风说完,便退出房。

看着柳扶风离开,整个大堂便只剩她一个。御则渊啊,我这步棋竟是走错了么?可你为何不多等我一天?害怕愈陷愈深,所以相见的勇气只有一次,一旦失去,便是永生不再相见!

抬头,窗外的夕阳已渐渐沉下。有些乏了,御岚月打了个呵欠,低低唤道,“风棂。”

风棂立即出现,单膝跪地:“主子。”

一见到风棂,御岚月便缩进他的怀里,“我累了。”说着,慢慢阖上眼。风棂打横抱起,带着御岚月离开。

天刚刚蒙蒙亮,流云山庄上上下下便忙了起来。一直未曾蒙面的神秘庄主回来了。当家家主正柳扶风正忙着写请帖,诚邀天下各路英雄于三天后光临流云山庄,参加庄主的洗尘宴。江湖传言,由于要邀请的人非常多,流云山庄的家臣根本不够,柳扶风甚至聘请了江湖最神秘的组织“捕风”。

“主子,今天……”

抬眸,看了风棂一眼,御岚月淡淡道,“去七宝阁。”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慢着。”御岚月伸手拦住风棂,嘴角竟浮现出一抹戏谑的笑,“别通知他们,突然袭击才好。”

“是。”风棂慢慢退出,去安排马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