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七宝阁(下)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136 2011-11-10 09:58:32

  “紫金、砗磲、颇梨、珊瑚、琥珀。”女孩淡淡地自说自话,“不觉得少了什么么?”顾不得女娃娃将他们的名字说了出来,只顾思考女孩的问题。

少什么?白银大哥出去谈生意了,还少……

琉璃--他们在心里惊呼一声。不是不知道,也不是没问过,但紫金大哥的口风非常紧,无论他们怎么问,就是不说。到最后被他们逼得紧了,才叹着气告诉他们:“琉璃的身份神秘得紧,我无权告诉你们。只是你们记住了,倘见到琉璃,能有十分恭敬就别只拿出九分……”

难道……这个女娃就是琉璃?

五个人嘴角抽搐着,开玩笑吧?

御岚月淡淡地瞥了一下他们眼中的怀疑,朝门口轻唤道:“紫金,进来吧。”

“是。”青衫青年踏进屋里,以右手按左肩,低头道:“七宝之紫金,见过主子。”

御岚月自椅子跃下,笔直地立着,小小的身躯竟散发出无法遮掩的迫力,颇有几分气势。

一惊,其他人亦是如青衫男子一般,右手按左肩,依次行礼。

白衣女子:“七宝之颇梨,见过主子。”

湖蓝衫少年:“七宝之砗磲,见过主子。”

粉衣少女:“七宝之珊瑚,见过主子。”

黄衫少年:“七宝之琥珀,见过主子。”

“免了。”御岚月,摆摆手,所有人都收回礼。唯有琥珀依旧保持礼式:“琥珀刚刚对主子无礼了,望主子恕罪。”

“无碍。”御岚月微微一笑,看向琥珀红肿的双眸,生硬地命道:“策划不好,明天改好后再交给我。今天先休息。”

“琥珀不累,现在就可以改。”少年急嚷道。

御岚月微皱眉,“不要嚷。淡定冷静。这不是七宝的第一规么?”

“是。”琥珀惭愧地低下头。

“先去休息。”御岚月摆摆手,命令道。

“琥……”少年刚要嚷,猛然想起刚刚的事,立即压下情绪,冷静道:“琥珀尚还能工作。”

“风棂。”御岚月不理,却是转头看向身后的黑衣侍卫。风棂立刻会意,迅如闪电地出手,点在少年的睡穴上,少年软绵绵地倒下。

朝御岚月点点头,风棂将少年送至内室。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希望诸位都记住了。”

“革命?”珊瑚疑惑地重复,看向御岚月。

咳……忘了这个世界还没有“革命”这个词!御岚月不自然地掩住嘴,歪着头的样子有几分可爱的颜色,想了想解释道:“啊,就是工作的意思……”

哦。众人点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样子。

“紫金。”御岚月突然神色一凛。

“是。”紫金躬身回答,亦是一脸严肃。

“关于‘七宝阁’目前的样子,确实不能算好。”御岚月缓缓地说着,紫金的心“咯噔”一下提了起来,却是不好细问,只能静待御岚月的下文。

“但是,你们的团结一致还是让我很欣慰,那么,今天就不再惩罚你们了。从现在开始,颇梨和白银暂代’七宝阁’的领队,由我亲自辅导,加强个人能力。至于紫金,”转过头看向紫金,“未时过来找我。“

有些疑惑地看向御岚月,迟疑了一下,又立刻低头应道:“是!”

未时,夕阳将下未下,斜斜地挂在天边,映得天空一片嫣红,仿佛女子脸颊上那一团胭脂红,令人迷醉。

御岚月站在窗前,仰头看着天边那一片残红,幽黑沉郁的眸子里,目光有些迷离。风棂抱剑立在身后,面无表情,不发一言。紫金立侍一旁,亦是不敢多话。

那女孩突然微微叹了口气,轻微到紫金都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紫金。”

一听那个十岁的女娃唤自己,紫金行礼道:“属下在。”

“我命你明日即奔赴西北成亲王府,辅佐成王。”

“主子?”紫金一滞,这成王马上就要反了啊,虽说还没出兵,但硝烟味还是弥漫了整个沧澜国,一般人巴不得立即撇开关系,主子到底在想什么?

“成王起事,既是机遇,又是挑战。”顿了顿,又道:“紫金,你可知道知道生意人最怕什么?”

“……官府?”紫金迟疑的回答。

“对,但是一旦得到朝廷的庇护,七宝阁便是找到了最有力的依靠!”御岚月点点头,抿抿唇,缓缓道,“只要押对人!”

“那您是看好成亲王么?”紫金反问。

“紫金。”

对上那双隐含着淡淡责备的黑眸,紫金一怔,叹道:“紫金逾矩了。望主子见谅。”主子和成王的事,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干嘛非得多问一句?

“算了,你去准备吧。”

“是,属下告退。”紫金一抱拳,准备离开。

“慢着。”御岚月一伸手,紫金停下脚步,回身询问:“主子还有事?”

“带着琥珀一起去吧。”

“为……为什么?他只是个孩子,如何能去那种危险的地方?”

“他十四岁吧,渊……”顿了顿,又改口,“成王第一次出兵可是十岁。虽然有些残忍,但那个孩子倘若不经历些事,只怕,永远也不会成熟。”

“七宝的五个人我交给你,可你却只培养出颇梨和白银。”

“我不是要你给他们提供优越的生活,而是,真正的本领。”

“将来,他们都是我需要依靠的人,都是要为我铺路的人,倘若现在不经历些事,将来只怕会更惨!”

“还是说,两年的安逸让你忘了曾经的痛苦?想要他们重复你当年的经历?”

“……”紫金没有答话,半天,才垂下眸子,“主子,紫金愈来愈不懂了,您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不想要什么,只是希望自己在乎的人,好好的……”御岚月微微一笑,不知是否想到了谁,那笑容不再客套疏离淡漠,而是柔和温馨幸福。

看得紫金心下一滞,动了动唇似乎说了什么,但那声音非常低,非常模糊,几乎辨别不出,御岚月疑惑地看向他,似乎想让他再重复一遍。

最终还是重重地叹了口,“没什么。若主子再没事,属下就告退了。”

“恩。好好休息。”

“是,谢主子关心。”

紫金退出房,转身,天色已暗,月挂树梢。看着天上的月,他心中有些恍然,还是没说出口啊。

那个人就像是天上那轮月一般,璀璨耀眼,温柔冰冷,却亦是--

可望不可即。

一声长叹,渐渐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