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上善若水(上)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1751 2011-11-10 09:58:32

  远远地突然走来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他走近琥珀,弯下身子,关切地问道:“孩子,伤患在哪里?”

犹如溺水之人抓到稻草一般,琥珀死死地拽住老人的衣摆:“老人家您是大夫?”

“是。”老人点点头,琥珀喜极而泣,急忙站起来,拉着老人,一边道:“老人家跟我来。”一边步履匆匆地朝主帅帐走去。

“如何?殿下怎样?”老人一出来,紫金忘了礼节,拽着老人的衣袖,急急地问,宝林和青风更是少有地一脸急躁。至于琥珀,他把老人送来后,自觉没脸留在这,对着紫金和青风行完礼,便退了出去。

自称姓华的老人捻着长长地胡须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郑重道:“成王殿下的情况不容乐观。那一刀砍中心口,老夫已护住他的心脉,但这只能支撑三天。”

“三天?那三天后呢?”

“……”

老人没有说话,等于是默认了最坏的结果。

青风一听,转过身,面壁而立,只能从背影看到,他的肩膀,不住颤抖。

宝林眼眶一红,却是不依不饶地拽住老人的衣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华老先生想办法救救我家主子……”

老人没有答话,陷入沉思。

宝林以为对方无力接受自己的请求,绝望地瘫坐在地,目光呆滞。

过了一会,老人却突然眼光一闪,欣喜道:“王爷也许有救。”

一听说有救,宝林立刻爬起来:“还望先生明示。”

“‘上善若水’据说是医界的精英荟,汇集了各国的精英大夫,它的首席医师水帘轩师从毒圣医仙,可谓是医界的集大成者,隐隐有下任‘神医’的趋势,若找得到她,将军必可得救。但是……”

好容易有了希望,又被老人这句但是把心吊了起来,宝林急急道:“但是什么,华老先生不要再急我等了。”

“唉,”老人叹气,“这‘上善若水’神秘的紧,几乎没有人知道它的总部在哪,更勿论找到它的首席医师水帘轩……”

“我‘上善若水’哪有如此神秘,华老过奖了。”

听到声音,所有人一起看向帐口处——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子单手掀着帐帘,巧笑倩兮地看着他们。她秀发微拢,松散地垂在背后,脸蛋白皙的近乎透明,一身胜雪白衣更显得出尘脱俗,端的是青春艳丽,淡雅恬然。她放下帘帐,踏步进来,立时便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充斥着整个营帐。

老人的眼睛都瞪大了,口齿不清道:“你……你就是‘上善若水’?”

“咯咯……”女子吃吃地笑起来,“华老说笑了,小女子岂敢居功?帘轩充其量只是‘若水’中微不足道的一滴小水珠而已。”

“你就是水帘轩?”宝林顾不得客套,失礼地插嘴道。

女子点点头,“成王在哪?”

宝林急急拉着女子便欲往内室走去,却被青风一把剑拦在室外,“口说无凭,我如何信得你是水帘轩?”

宝林亦是一怔,他光顾救主子了,竟连对方身份都未曾辨认。

水帘轩竟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对啊,没办法辨认呢。行,既然你不放心我,那咱们就干耗着,看谁能耗过谁。反正里面的人是死是活我不是最在乎的人。”说完挑衅似的看向青风。

这……青风也有些犹疑不定。主子的性命不能冒险,但是,不冒险,主子……一咬牙,那话几乎是由牙缝里蹦出来一般:“倘若主子……那你去陪他……。”说完,撤下剑,背过身,放对方进去。

水帘轩不在意地耸耸肩,进到内室。

过了许久,水帘轩依旧没有出来。当青风开始后悔放那个女人进去时,内室的布帘突然被掀起,那个自称水帘轩的女子捶着酸痛的肩膀,走了出来。

“主子怎样?”青风立刻迎过去。

“还好及时,一条命保住了。只要好生休养,就没什么大碍了。”皱了皱眉,水帘轩又问道:“成王殿下平日身体如何?”

“很好。”

“那可奇了。”女子托腮沉思着,“如果我没诊错的话,殿下心脉受损极重,似是过度伤心所致,应该吐过不止一次血……”

青风和宝林立刻睁大眼,宝林讷讷道:“姑娘好医术,主子确实吐过两次血。一次在六年前,一次在四五个月前,唉,都是为了月主子……”

“月主子?”水帘轩稍稍好奇了一下,紫金则是若有所思地垂下头。

宝林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急忙住口,“水姑娘为主子治病一定累了,奴才这就为您安排住处。”

水帘轩一听到那个“水姑娘”立刻皱起眉,不悦道:“住处不麻烦公公了,我自己去溪县里找客栈住……顺便提醒一下,不是所有姓水的人都配得上‘水’这个称呼,您叫我帘轩吧。”

“是是,奴才送帘轩姑娘出营。”宝林诺诺地应着。

“谢谢。”水帘轩跟着宝林出去,走至帐口,突然转身,建议道:“入秋夜寒,帐篷尤甚。还望各位明日将成王殿下送至县内,找个房屋安置下来。”

“多谢帘轩姑娘提点。”青风冷漠地点点头,转身,一掀帘,进了室内。

水帘轩微愣,这个人,和那个人,何其相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