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一别经年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172 2011-11-10 09:58:32

  七月夏初,“百花”夏家的后院却依旧一片凉爽。

数株高大的悬铃木环绕着整个庭院,将庭院笼入一个巨大的阴凉里。庭院四周的墙上爬满了各种藤蔓植物,色彩缤纷的蔷薇将东墙装点得宛若一面花墙,嫩绿的爬山虎爬满西墙,风拂过,竟好似一片绿色的海洋。南面是一湾池水,自东面引来地底活水,养得一池水莲分外娇艳。北面则是种了一片竹林,随风起,树叶摩挲,仿佛时间最美的独奏曲。

池水之前搭了一座精致纤巧的凉亭,飞檐翘角,亭亭而立。亭上挂着一块匾,上书“枯荷听雨”。尽管搭得简单,可明眼人仍可看出那一砖一瓦都是皇室御用的官窑所产。在亭内,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女孩慵懒地躺在躺椅上,眼睛微合,长长得睫羽在脸上投下一道优美的弧度,睡得很安稳。女孩有着一张足以令世人疯狂的绝美脸庞,肌肤白嫩,毫无瑕疵,吹弹可破。女孩身上穿的是一件月白色的衣衫,上罩一件镂花薄纱衣,衣摆垂至地上,顺滑得好似一汪清水。

在女孩身后站着一名抱剑而立的黑衣青年,星眸剑眉,薄唇微抿,面无表情,端的是俊美孤傲,冷然如冰。

“二爷,这边,这边,霜儿带您去后花园。”

一片幽静的花园忽然传来女孩子吵嚷的声音。亭内的女孩睫毛微微一颤,那黑衣青年便一闪身,猛然跃出小亭,来至声源处。

那是一个女子,十七八岁的脸上仍满是天真,一见黑衣青年,便惊喜地大叫:“哎,是风棂大哥?!”又往青年身后看了看,疑惑道:“诶诶?小玖呢?”

风棂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主子在休息。”然后便看向夏霜身后的男子。

男子的一头黑发被一顶黄玉冠束起,面如冠玉,嘴角微勾,细长的双眸微微眯起,在风棂打量他的同时,也在细细观察着风棂。他身材挺拔硕长,暗紫色的华服被风微微卷起,冷硬的脸庞面无表情。其实细看,那男子本是十分俊雅美貌之人,只是眉宇间杀伐之气太甚,让人只注意到那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掩饰了他过人的相貌。他只是简单地站着,便给人一股无形地压力,令人心甘情愿俯首称臣。

男子身后,是同样一身黑衣的侍卫,风棂自他身上嗅到一股同类的味道。有些感慨,他与他都是忠诚的奴仆,一腔热血只为自己认定的人抛洒,在外人看来是不足为道的,在他们看来,今生惟愿追随那人至死。

夏霜听了风棂的话后,立刻惊恐地伸手捂住嘴,不再做声。

那男子却是不明白,朗声问道:“小玖是何人?”

夏霜一惊,只想要阻止男人的发言,一时着急,竟伸手想要捂住对方的嘴巴。怎奈对方气势太强,个子太高,身后还有一个忠心护主的侍卫,她只好半捂着嘴,低声道:“二爷……我们还是,去别处逛逛吧……”

夏霜心里后悔死了,她怎么就忘了这个小玖动辄就不声不响地跑到她家后花园睡午觉呢?居然还把这个她爹爹千叮咛万嘱咐好生伺候的二爷给带这了?呜——总之先把这位神秘的二爷糊弄过去再说吧!

但那个二爷显然不怎么好糊弄,反而说话声更大了:“早听说夏家后花园比皇帝的御花园还要讲究,今日不看看,岂不枉来‘百花’夏家一场?”

哎呦——夏霜简直要哭出来了,她家这后花园哪里赶得上御花园啊,还不是小玖这个祖宗爱跑,那些奸商为了巴结她才说的?更何况听爹爹的口气这位二爷是要在她家住几天,看后花园又不急在一时,明天看还不一样?但是,小玖现在在睡觉,任何人都不能打扰。曾经有一次不懂事的下人吵醒了小玖,额……那整一天,小玖都处于暴走的状态,说错一个字就能把本来脾气不错的小玖惹火了。

空气中的气味忽然起了变化,身为夏家嫡女的夏霜自然嗅得出那是因人的移动打乱气流而产生的,她的脸刷地变得惨白:“完了,小玖醒了……”

众人随着下爽的动作一起转过头看向凉亭。

月白色的身影缓慢移向亭栏处,乌黑浓郁双眸因没有睡饱而泛起淡淡的水雾,皎洁如新月的面庞隐隐透出一丝愠怒。

月白色的身影站定,淡淡地扫视了一眼夏霜一行人,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却瞬间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暗紫色衣衫的男子,纵使十多年未见,她仍然能在第一眼将他认出。

曾经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竟让她有些无法承受。

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她以为自己已经放开了,可那人一出现,还是令她方寸大乱,措手不及。心仿佛被狠狠地揪紧,几乎无法呼吸。

心疼还是喜悦,她已经无暇分辨,只能怔愣地站在原地,张开嘴,却发不出声,仿佛一位搁浅的鱼--

渊……渊……渊……

御则渊亦是满眸的难以置信,那个女孩,竟有着宛如岚儿一般的双眸。

那个他曾以为再也找不到的世间最珍贵的绝无仅有的珍宝。

不由控制的飞身向前,拥住那个拥有乌黑瞳仁的女孩,望进那一团浓郁中。

倘若能够再次拥有那双眼睛,就算沉沦到万劫不复,他也心甘情愿。

开口,唤起在心间沉睡数十年的名字。

爱,缀满眉梢,情,溢满眼角。

他说:“岚儿--”

是梦么?可这真实的感觉让她确信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眼前。

梦中出现无数次的场景令御岚月差点掉下眼泪。

风棂青风瞬间怔住--

他就是渊主子?!

她是月主子?!

反倒是口无遮拦的夏霜打断两人的对视,“二爷,你认错啦。这位是小玖。流云山庄的庄主!”

御则渊终于回过神,呢喃着重复:“小……玖……?”

御岚月也恢复正常,微微一挣,便脱离御则渊的怀抱,低眉浅声道:“公子认错人了,小女子玉玖。”

玉玖?御则渊微楞,而后又自嘲般笑了起来,岚儿六年前便已经死了,早该死心的自己而今竟然还抱有奢望!

疏离地笑了笑,御则渊拱手道:“是在下唐突了,玖小姐勿怪。”

“无碍。公子客气了。”御岚月亦是回以淡漠的笑,“小玖未休息好,就不奉陪了。告辞。”

言罢,一转身,便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更到*(∩_∩)*,二更随后奉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