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及笄之年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4134 2011-11-10 09:58:32

  白衣的男子嘴角的笑意加深,放下手中的茶盏,对着御岚月招招手,“小玖儿,来,到耀凛大哥这边来。”

“……”拒绝的话语尚未出口,便已被对方发觉。白影一闪,眨眼之间,耀凛已经抱着御岚月坐回座位上,霸道而不容许拒绝举动,让御岚月愣了半响。

“耀凛大哥,你……”猛然被抱起的眩晕感散去,御岚月下意识地想要从耀凛的大腿上跳下来。

只靠单手便能紧紧扼住少女过于纤细的腰肢,耀凛笑得依旧风轻云淡,食指轻佻地划过御岚月白皙光滑的脸颊,笑道:“怎么,小玖儿不喜欢耀凛大哥了?”

“……”被制住动作,御岚月只能乖乖坐好,仰起头眯起眼,盯着对方的眼眸,似乎想知道对方今天又想玩什么把戏。

“小玖儿警戒心可真重。”看出少女黑眸中隐隐的探查意味,耀凛耸耸肩,敲敲茶杯,示意侍女添换新茶。

御岚月眸色略沉,她几乎可以看透所有人的内心,可似乎,唯独看不透眼前男子的想法。

“……过几日,玖儿就到了及笄的年龄了吧?”

两句话之间跳度太大,御岚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而说话人正在品着刚换好的新茶,粉红的唇靠在茶杯边缘,即使茶气氤氲也依旧熨不出温暖的弧度。

“然后?”御岚月有些不懂,及笄也就是十五岁。虽然算是成年了,但是,和他有关系么?

看着那双黑曜石般的双眸满满的净是困惑,耀凛突然心情大好,自言自语搬说道:“啊,突然很想看看小玖儿绾起发的样子呢,老是这样扎着可真是太幼稚了。”说着放下茶杯,然后伸手扯了扯御岚月扎在两边的长长的马尾。

不知道是不是前世的习惯,御岚月极其不喜欢打理头发,在前世还可以剪到齐肩,可在这里,完全没有人容忍她残害自己头发的“疯狂”举动,为了省事,也为了不违反规矩,她基本是在左右各扎一个马尾。

“完全就是前世怪蜀黍们极其喜欢的双马尾属性啊~~~~~”看着扎好的马尾她曾经无力地吐槽。干脆拿剪刀剪掉得了的想法尚未成型,她便被在“啊~~~~九儿好可爱~~”的尖叫声中被宛梨一把抱进怀里。

看出怀中人走神走得相当厉害,耀凛不动声色地平地惊雷:“所以,玖儿举行成人礼吧。”

“诶?”回神的御岚月困惑地眨眨眼,“可是玖儿尚未许人啊……啊!耀凛大哥您该不会!”

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某人点点头,凉凉的说道:“聘礼明日就会送到。玖儿不要担心……”

“谁要你家的聘礼?!”要不是坐在对方大腿上,御岚月保证自己一定会跳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要嫁你了?”

这回换耀凛一片疑惑神情:“诶诶?玖儿不愿嫁耀凛大哥吗?”

干嘛那么吃惊啊?!要吃惊的也该是自己好不好?御岚月在心里无声地抱怨,无奈地扯起微笑:“玖儿还小啦,说什么婚嫁,耀凛大哥……”不要开玩笑了。

话未完,便被对方竖起的食指阻止了,耀凛低下头,额头贴上御岚月的,低语道:“叫我凛,玖儿。”

“你小也没关系,我可以等。五年也好,八年也罢,我可以等到你长大。”

低沉沙哑声音,丝丝诱惑的性感。狭长美眸柔情似水,无法抗拒的凝望。

御岚月的黑瞳染上深深地迷怔,愣愣地点头,水嫩的绯唇浅浅地溢出一声“恩,好。”

“呜——我真是太开心了。”耀凛的眸中闪耀着某种光芒,熠熠动人,“第八十八次捉弄小玖儿,成功!”

他眼里的光芒,什么“熠熠动人”,明明就是奸计得逞的快感!御岚月忍不住在心里骂道,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啊,真该毁掉!

耀凛抱着御岚月跳至地上,放开她,迅速退至他能对任何由御岚月发出的突袭做出适当反应的安全范围内。

“小玖儿可不要生气,生气容易老的……到时候嫁不出去可别哭着吵着来找本少爷喔~~”

“风棂!”御岚月忍无可忍地大喊,风棂立刻向耀凛袭去。

并不见耀凛有何动作,只见那身白衣飘来闪去,风棂用尽全力只见剑光乱闪,却是无法伤其分毫。看着耀凛老神在在的悠闲模样,御岚月只觉心中怒火直冲脑门,什么淡定,什么冷静,什么无欲无求,都他妈的滚蛋!一提力,也攻上去。

一见御岚月开始行动,正在打斗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眼,一个眼神便达成某种默契。风棂执剑直刺耀凛心口,却在对方伸手格挡之前灵活地转动手腕,扭转腰身——竟是一齐攻向御岚月。

两人的一剑一掌,打了御岚月一个措手不及。急忙伸手欲挡住耀凛自右前方而来的攻击,却忽视了风棂。风棂欺身靠近,熟练地点中她的睡穴,然后接住软软倒下的身躯。

“谢凛少侠。”稍稍点头,并不多言,风棂抱着御岚月,将其送回内室。

耀凛只是微微颔首,亦不多说,目光却有些迷离。

那个孩子的身子实在太弱,平时稍微晚睡一些就会导致第二日卧床不起,这次倘若让她动起手,估计得休息两个月。庄主的身体整个流云山庄一直担心的问题,甚至请了神医“上善若水”的水帘轩,她也无能为力,只能靠休身养性来调理。可是尽管以流云山庄财力物力人力弄了许多补品,甚至她都吃到吐了,也仍旧不见好转。******************************************************************************************

他六年前在流云山庄的庄主洗尘宴上第一次看到那个孩子。小小的,却给人一股不一般的迫力。那双黑眸像是可以看透人心,让人无处躲藏,说实话让他有些忌讳。

因为参加洗尘宴的人非常多,再加上都是一些不拘小节的江湖人士,所以这洗尘宴最后竟办成了夜宴。他生性冷情冷血,一直都不喜欢那种吵闹的环境。于是寻了个理由,躲到了后山。

流云山庄的后山极其大。或者说,流云山庄根本就是将整个触云峰当成了自己后山。在晦暗的月色引导下,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迷路了。

但是,流云山庄的夜景……真的好美。

兜兜转转之间,他也不知究竟走到哪一片树林。即将走出树林之时,略带疲惫的软软甜甜的声音混在夏夜舒爽的夜风中缓缓地输送了过来,在寂静的影影憧憧中,分外突兀。

“青风,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戌时一刻了,……主子该休息了……”

“不要动,在这儿稍微歇一下便好。”

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过头,然后,透过茂盛的树叶罅隙,借由不算明亮的月光,他看到,小小的孩子趴伏在黑衣侍卫的怀里,脸色惨白。

“主子,您……”那冷漠孤傲一直面无表情的黑衣侍卫满脸担忧,声音里亦透着慌乱。

“无碍。”那个孩子微微摇头,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可是……”黑衣侍卫还要说什么,那个孩子却打断了他,高声道:“哪位朋友离席来此,为何不出来呢?”

他一愣,才反应过来是说自己。

他不紧不慢地走出去,勾起的冰冷微笑:“耀凛不知玖小姐在此,打扰了。”

“无妨。”那孩子摇摇头,挣脱黑衣侍卫的怀抱,“流云山庄欢迎每一位江湖朋友……”可话未完,她便撑不住地朝前倒下。

素来冷情冷血的他不知怎了,竟然比那黑衣侍卫还要快地上前一步扶住她。看她紧闭双眼,脸色惨白,却依旧毫无表情的样子,他不自觉地把上对方手腕--她居然受了很重的内伤?!默默地将内力渡给她,见那张苍白的脸渐渐有了一丝红晕才放开。

抬眸看向那黑衣侍卫。

黑衣侍卫上前接过那个孩子,低声道:“谢凛少侠。”

“不解释一下原因么?这个孩子为何会有那么重的内伤?”

“内伤?”黑衣侍卫微微愣了一下,而后又收起表情,沉声道:“主子的身体就这样,那不是内伤,只是……后遗症。诊起来似是内伤,实际永远好不了。”

“好不了是何意?”

“……主子会一直有内伤的症状,很容易疲倦,很虚弱,不能使内力,不能操劳。”

“所以主子只是累了……凛少侠不要担心。”

担心?他会担心别人?他想反驳,却又发现无处反驳。只得点头道:“恩。你带玖小姐下去休息吧。宴会的事有柳先生,耀凛先走了。”

说完,他便离开。现在,他回想起来,那时他似乎是在逃避。

******************************************************************************************

沧澜国帝王的御书房内,来自海南的珍贵沉香缓缓地升起一圈圈白烟,迷蒙冷淡的香气逐渐笼罩整个房间。身着龙袍的青年静静地批阅着奏章,额头纠结地扭出一个“川”字。

被破门而入的声音搅乱安静的气氛,随之而来略带质询的语气让年轻帝王额上的扭曲愈加明显。

“皇兄,臣帝听闻今年的月辰祭取消了?”

年轻的帝王依旧埋首于繁多的奏章里,即使不用抬头他也知道来的人是谁。整个沧澜国只怕也只有他那个六弟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直闯御书房。

在最后一份奏章上批上自己的意见,御则渊端起茶杯后靠,倚着厚软的椅袱,略带慵懒地抬起头,看着那名闯进来的少年。

炽红的脸颊,剧烈起伏的胸膛,粗重的喘息,暗示着对方是赶得十分焦急。

一挑眉,却是避重就轻地轻斥:“如此急躁粗鲁可不是身为亲王该有的举动。”

“是,则暖有些急了,”沧澜六王爷点头应着,然后抬脚坐到一旁为他常备的椅子上,接过侍女递来的锦帕一边擦着脸,一边询问着,“只是不懂皇兄究竟有何打算?”

“……”不苟言笑的帝王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六弟何时才能长大为朕分忧呢?”

御则暖哑然失声。您是忘记九妹还是如何?为九妹而设的月辰礼怎就取消了?原本有一堆的类似责难忽然一句也说不出口。最终垂下头,讷讷地咕哝了一句:“我就是个半吊子呢,永远也比不上二哥和九妹……”

那两位,都是神人般淡定冷静胸有成竹,似乎只有他一无是处。

“御家不存在半吊子!”帝王冷厉的面容有些舒缓,展开的眉宇间依旧残留着无法抹除的印记,“整个沧澜国,都在期待六弟的成长,尤其是朕。”

——整个沧澜国,都在期待六弟的成长,尤其是朕。

在很久很久之后,御则暖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当时年幼尚不成熟的他只是带着轻佻俏皮抗议:“什么嘛。做皇帝不就是要自己独立批阅奏章,处理国家大事么~~我只是个‘闲’王而已啦~~~“

“……”御则渊没再说话,阴暗的光线下,御则暖不确定对方是否叹了气,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愧疚,不自在地开口:“则暖可以代替皇兄主持月辰祭,皇兄如何看?”

“六弟愿意为朕分忧,朕自然欣慰非常。宝林拟旨。”

“是。”

一片静默。

忽然一阵风吹过,原本寂静无人的帝王身后突然冒出一名黑衣男子,恭敬地跪于帝王脚下,冷冽的声音毫无感情:“青风拜见皇上。”

“皇兄,那六弟先告辞。”见青风有要事,御则暖也不便呆在御书房,深施一礼,看到皇帝默许的眼神,默默退了出去。

御则暖的身影渐渐隐入高大的宫墙之外,御则渊抿起薄唇,冷然地问道:“玖小姐的身份查出来没有?”

青风低下头,冷冽的声线混上一丝惶恐:“属下无能,尚未查到。”

“没查到?”御则渊的身上升起一股暴虐之气,慑得青风冷汗瞬间湿透整个后背,只能顿首,重复:“属下无能,只是查到的与江湖传闻相同。”

柳扶风夫妇游行于南蛮之处偶然间拾得孤女,有名有姓曰玉玖。柳氏夫妇喜爱遂收为义女。玉玖早慧,嘱托柳扶风创建流云山庄,本人却留于南蛮,直至六年前才第一次在武林中亮相。

“相同?”御则渊琢磨着,“派人去南蛮查过了?”

“是,‘五音’的青角亲自跑的。”

“呵。”御则渊竟勾起唇,露出一个笑容——也不知在想什么。那个笑容让青风生生打了个寒颤,竟比平日的冷厉更为可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