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耀夜凛然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691 2011-11-10 09:58:32

  幽邃黑暗夜幕仿佛是打翻了砚台的桌面,幽黑不见底。一弯新月翘在天边,如同锐利的刀深深地割破原本平滑黑亮的绸缎,露出白色的底面,出奇的简洁惨怛。

窗边,身着月白衣裳的少女一动不动,望着窗外微微出神。一眼看去竟像是毫无生气的木偶娃娃一般,精致完美,毫无瑕疵,眼神空洞,毫无生气。

夜空成为幕布,少女便是傀儡演员,酝酿着悲剧的开始。

“主子?”侍立一旁的风棂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不安地开口试探道。

“风棂。”御岚月转头看向风棂,乌黑的双眸竟是一片迷茫与痛楚,“我……想他……”

原本以为时间可以淡化一切,原本以为此生再也无缘见面,原本以为自己真的淡漠如斯。可再多的原本以为,到了那个人面前,全都脆弱得不堪一击。过去的记忆再次重放,竟让她再也无力抗拒。

上天究竟是愿有情人终成眷属,还是想要看他们彼此伤害彼此痛苦生不如死?

主子……风棂眼神一暗,垂下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记起第一次见到主子时的情景。

那时他十四岁,主子是还只有六岁的娃娃。当他远远地看着那个跟在身着明黄龙袍的帝王身后的水晶娃娃时,早已被人情淡薄的皇宫磨砺的心如铁石的他竟有刹那的失神。当管事太监跟他说那是帝王最宠爱的九公主月殿下,今天过来挑选贴身侍卫时,他恍惚觉得这整个武殿都不存在有资格站在那个娃娃身边的人。而与那个女娃娃对视更是他竟有种被净化的感觉。那个娃娃,纯澈干净,圣洁无暇,却是面无表情,遥不可及。他当时便想倘这世上有何事能够让这水晶娃娃笑起来,就算要他死他也甘心!

也不知那女娃与管事太监谈了些什么,说完后,竟别有深意地看向自己,他猜不透那双黑眸之下有什么暗波涌动,甚至于是否有所谓的暗波这种东西他都无法辨别。过于深邃的眸子,不像是六岁女娃娃该有的东西。

然而接下来却让众人瞠目结舌——月白的身形一闪,直直扑向自己,朝着自己的胸口挥出一掌。速度快得大脑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随身体做出下意识的躲避,拔剑,防守,来来回回几个回合,瞅准对方的破绽,刺出一剑--

猛然反应过来对方的身份,他急忙想收剑,已来不及,那剑直直刺向女娃娃雪白的脖颈。

那女娃娃却微微勾起唇角,在众人的惊呼中伸出食指与中指,看起来只是轻轻一夹,那把钢制宝剑竟被硬生生地折断了。

慌忙收剑,他双膝跪地,恐惧得声音都颤抖起来:“奴才粗鲁,差点伤到殿下,请殿下责罚。”

——那样深入骨髓的恐惧,起初他以为是害怕责罚,在后来的岁月里,他才渐渐明白,他并不是惧罚。他只是害怕,害怕自己的剑沾上对方的血,害怕对方因自己而受伤。

女孩没有生气,却是帝王大怒:“来人,把这个蠢奴才给朕带下去斩了!”

“慢着。”女娃娃伸出手拦住侍卫的举动,转身面向帝王:“父皇,岚儿选他!”

那帝王纵然又怒又惊,还是妥协了,“就是他么?不再看看了?”

“那父皇要岚儿选几个?倘若就一个,岚儿就不看了。”说着,女娃娃又转过身看着自己,清脆空灵的声音响起:“你叫什么?”

“奴才……没有名字。”他自小无父无母,何来名字?

“没有名字?!”女娃娃皱起眉,“怎么会没有名字呢?”

他抿抿唇,低声回道:“奴才……没有父母……”

“那……你以后叫风棂,可好?”

他微楞,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风棂,”女娃自顾自地道:“去收拾一下东西,马上随我回漪澜宫。”

“是,奴才这就去。”他急急应着,却仍在怀疑这是不是梦。

自那之后,他一直守在主子身边,寸步不离,随时准备为她挡刀,或是成为她的刀。他守了十年来,却是第一次看到主子今天这般迷茫无助的眼神。那双黑眸,一直都是沉静浓郁,淡定冷静,坚强自立。看透世间的一切,却又不被他人看透。

他能做的只有默默地站在一边,不表态,不介入,不参与。

主子今天的表情让他心疼万分,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意识到自己产生了不该有的情绪,风棂慌忙低下头,努力压制下所有情绪。

见风棂没有回答,御岚月失望地回过身,继续望着窗外。

半晌,身后传来风棂的低语:“无论主子如何做,风棂誓死追随!”

闻言,御岚月嘴角微微浮现出一个愉悦的笑容。

那么,去吧。

这一世,本就是赚的,就算最后一场空,又如何?

就算是禁忌又怎样?世俗眼光与我何干?

倘若放开那人,自己这一生又与行尸走肉有何差别?

******************************************************************************************

尽管前一夜下定决心,翌日面对即将要去见御则渊这件事,御岚月还是有些忐忑。前前后后换了不止十套衣服,最后还是挑了一件月白色的袍子--那也是她在皇宫最常穿的颜色。结果,在下定决心要出门时去夏家时,流云山庄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听到风棂的报告,御岚月有些无奈,却也只能出去迎客。

还没走到大厅,便听到娘亲“咯咯”笑个不停的声音,“凛少侠好久没到流云山庄了,宛姨可是想死你了。”

等她踏进大厅,果不其然看到一脸花痴的娘亲和一脸阴云的爹爹。

柳扶风扯着宛梨的衣袖,不满:“你别在这瞎掺合了,星儿阳儿都等你去照顾呢!”

——自从御岚月回来后,这流云山庄的事她逐渐接手,柳扶风便渐渐闲了下来,还和宛梨育有一儿一女--柳如星,柳炽阳姐弟俩。

宛梨不知收敛地甩开,振振有词地答道:“星儿阳儿自己会玩。凛少侠来了,待客不周可不好。”

“娘亲——”御岚月撒娇似的无奈地叫了一声。宛梨立刻收起花痴的表情:“额。岚儿来了?那,娘亲先去看看星儿阳儿,你过来招待凛少侠吧。”

说完,在御岚月略带责备的眼神注视下,赶紧拉着柳扶风离开了。

“玖儿,好久不见。”悦耳动听的嗓音自身后传来,明明只是普通的招呼,可听起来就像是祭师念诵祷词一般空灵,让人无法忽视。

宛犁很快便淡出视线,御岚月听到招呼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转过头,看向那个引起一切事件的罪魁祸首。

一袭白衣,身材削瘦却不瘦弱。乌黑顺滑的发在阳光下打出一个明亮的圆环。薄唇微抿,唇角微勾,挑出一抹淡淡的微笑。那笑容没有感情,却有魔力,几乎能将所有人蛊*惑。

天生一张连女人都自叹弗如的脸,白皙的皮肤毫无瑕疵,精致的五官完美得好似上天的恩赐。

他仿佛是遗世独立的一朵奇葩,出尘脱俗;又仿佛是混迹乱世的妖物,妖魅惑人。

他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莫不牵动着人们的每一根神经,是任何人都无法躲避的致命诱*惑。

他的凛冽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一身寒气足以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他是盛放在黑暗中的毒罂粟,妖冶绚烂,却是致命的毒。

——耀夜凛然。

耀凛,当今武林盟主耀辉长子,下任武林盟主的不二人选,江湖人称玉面公子。当然私底下可不是这样叫,私底下都叫,玉面罗刹。所谓玉面是指耀凛绝美的长相,罗刹是指耀凛的残忍。他通常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蛊惑人心,杀人于无形。

这样的人,不是这凡尘俗世所能容纳的啊!御岚月在心里默叹,就算是她,也是一个人,一个不小心同样也会被蛊惑而失去自我。

妖孽妖孽,这个人绝对是妖孽!腹诽着,御岚月丝毫不失礼节,深施一礼,再抬头已是清浅的笑容,声音咚咚泉水般淌过:“好久不见,耀凛大哥……”

二更到,哈哈,新人物登场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