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流云盛宴()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396 2011-11-10 09:58:32

  “二爷,您这边请。”

流云山庄小厮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打断两人的对视。

两人不约而同的抬首,看到流云山庄的小厮引着一名身着黑色江南云锦的青年自身旁经过。玄衣青年经过御岚月时恰巧偏头看过去——俩人目光交汇,刹那间,都怔住了。

那一瞬间,周围的所有一切瞬间遁去。目之所及,似乎除了对方这整个世界再无其他。

那一瞬间,御岚月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原本沉寂的心再度鼓噪起来。

是呢,自己的心,一直都系在这个人身上,居然因为他人而差点动摇。

那小厮见客人不动,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看到的竟是自家小姐。恭敬地点头道:“小姐。”

御岚月却依旧是怔怔地,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那张千思万想的脸,几乎控制不住就要冲上去。

黑影一闪,拦在两人中间,是风棂。只见他面无表情地垂首请示:“主子,七宝阁的人来了。”

御岚月眸光一闪,这才想起周围全是人,敛下眉宇,淡淡吩咐道:“恩,带我过去。”

“是。”风棂点点头,在前引路。

御岚月抱歉地冲耀凛笑笑,“耀凛大哥,玖儿就不奉陪了。”

“恩。”耀凛点点头,眸光闪烁,似乎有些疑惑,又似乎在探寻什么。

见御岚月已走,御则渊也不再停顿,抬腿,跟上前面的小厮。

走至远处,御岚月停下脚步,看着风棂的背影,低声道:“谢谢你,风棂。”

你啊,总是最知道该如何帮助我,该如何阻止我。

“属下惶恐。”风棂身子一僵,转身单膝跪地。他只要做她的矛与盾便好——武器不需要被主人感谢。

御岚月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抬腿,继续走下去。

“感谢诸位前辈抬爱,在百忙之中偷空为玖儿祝生辰,玖儿在此谢过前辈们,这杯酒敬前辈们,先干为敬。”

“玖小姐客气了,能够来流云是在下的荣幸。”一名身着华裳的男子朗声道。

御岚月微微一笑,“荣伯伯抬举流云了,能得到‘傲剑’的欣赏亦是我流云的荣幸。”

——那人正是人称江湖“傲剑凌天”的荣凌傲。

“哈哈,玖小姐真是会说话。”荣凌傲大笑道。

“哈哈,怪不得这流云山庄如此壮大,玖小姐真不愧女中豪杰,颇有乃母风范。”席间又一人大声道。

“哎,对,怎不见柳夫人出来啊?”

一提宛梨,众人立即议论纷纷,宛梨可是大美女哎,又能喝酒,特别豪爽,让人一见就特别喜欢。

“咳,”正在默默喝酒的柳扶风差点呛住,急忙捂嘴掩饰。今天御则渊要来。他是好说歹说才哄住宛梨不来参加宴会,在内室陪孩子。

淡淡地瞟了一眼柳扶风,御岚月淡淡道:“弟妹淘气,家母正在内室看着。”

“哦。”席间这才止住对宛梨的议论。

下一瞬间,觥筹交错声起。

热热闹闹,不觉临近黄昏,御岚月敬完最后一桌酒,恍然有些乏了。将宴席交给柳扶风主持,她便回到内室休息去了。

行至通往内室的走廊,御岚月不经意地抬头看了看天边。

彼时夕阳正浓,嫣红如血的火烧云仿佛是盛开着的大片花朵的江南织锦,美得令人想要落泪。

她仰着头,在夕阳的晕染下,带上几分孤寂萧条,盈盈水润的黑眸似乎将要掉下泪来。站在远处的御则渊心里狠狠地疼了一下,宛若极细的针生生扎在心口最柔软的地方。

“主子。”风棂眼尖地觉察出不对劲,所以当御岚月的身子软软倒下时,他迅速地接住了。

几乎是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情,让御则渊站在远处有些慌张。但看到风棂稳稳地接住了女孩,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御岚月睁开眼认出是自己的卧室,偏头看向窗外,天已经沉下了。叹口气,自己的身体真是越来越差了。抬头,风棂依旧守在床前,一如已经过去的几千个日日夜夜。

见她醒来,风棂轻声道:“主子,您感觉怎样?用不用叫水宜先生来?”

勾出一抹苦笑,御岚月无奈道:“风棂,你陪我多久了?还不了解我的身子?”

风棂无言地低下头,不知是不是月光太亮,他的眸中有潋滟水光一闪而过:“小姐。”

摆摆手,御岚月无所谓地淡笑:“我想出去走走,好久没在晚上散步了。”

风棂点头,默不作声地为御岚月披上外衣。

流云山庄的夜景很美。宛梨不止一次跟自己这样说过,只是自己每次不到天黑便要早早躺下,不免有些遗憾。外院的盛宴还在继续,甚至隐隐还能听到喝酒划拳的吵嚷声。前世做警察时,每次完成一个案子,局里都会叫朱爷做东请他们吃饭,自是少不了这种吵闹。虽然她一直都不参与只是默默喝酒,但那种热闹的气氛她还是很喜欢,只是从小孤寂惯了,她始终无法融入那种氛围。

正沉思间,恍然差点撞上一个人。熟悉的气息让她有些颤抖,抬起头,果然是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稍微按捺下情绪,展露一个淡漠的笑:“好巧,皇上怎会在此?”

御则湍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满园的风景,自语般说道:“玖小姐的山庄,夜景很美。”

“皇上能来我这小小的流云已是屈尊降贵,又岂能承起陛下的金口玉赞?”

御则渊还是面无表情,“玖小姐无需客气,称我渊即可。”

“玖儿越矩了,”御岚月微微颔首,“若蒙不嫌,渊大哥可叫我玖儿。”

“……”御则渊不再做声,只是仰着头看着夜空。

“渊大哥可是有烦心事?”御岚月如御则渊一般仰起头,空中只有一轮皎皎明月。

“岚儿……”御则渊忽然溢出一声轻唤,脸上的轮廓亦有些柔和了,“我的九妹,六年前,去世了。今天……亦是她的生辰……”

“……”御岚月突然有些愧疚,“对不起渊大哥,让您想起不愉快的事了。”

“无妨,”御则渊听了轻笑起来,“说起来,玖儿和岚儿其实有些地方是一样的呢……”

御岚月露出迷惑地眼神,“一样?渊大哥是指生日么?”

“呵呵。”御则渊笑了起来,“算是吧。”

——却是不仅仅如此,最重要的是,你们都在一双黑曜石般幽深的眸子中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猜透……只是可以感受到那之中的悲伤,让人心疼啊。

“……渊大哥有没有去逛过鬼节?”御岚月眨眨眼,一脸神秘,带着几分俏皮,浑然不似平日里遥不可及的流云庄主。

“鬼节?”御则渊摇摇头,“只听说过,没去过。”

“那,现在和玖儿一块去吧!”

“主子……已经酉时了……您该休息了。”风棂挡在御岚月面前,阻拦道。

“没关系。”御岚月摇摇头,“而且就算有事,不是还有风棂么?”附带完全信赖的笑容一枚。

“……主子。”风棂还是有些不安,看着御岚月的黑眸,见她完全没有让步的意思,他还是妥协了。

“小玖儿出去玩,居然不记得我~~~~”略带哀怨的嗓音响起,御岚月苦恼地皱皱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