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中元抢孤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768 2011-11-10 09:58:32

  转过身,看到一身白衣的绝美男子言笑晏晏地看着自己。

“耀凛大哥也一起去吧。”

“好耶!”耀凛欢呼一声,上前拥住御岚月,然后一脸戒备地盯着御则渊,语气瞬间冷至冰点,“在下耀凛,不知阁下是何人?”

“御则渊。”御则渊的语气同样好不到哪里,尤其看到两人如此亲昵的样子更是怒极。

“又不知当今圣上到流云山庄有何事?”

“朕去哪里难道需要向‘玉面罗刹’报告吗?”

“玉面罗刹?”耀凛重复的反问,唇角勾起一抹危险却又冷艳非常的笑容,身体周围也不自觉升起一股戾气,让他怀里的御岚月差点忍受不住晕厥。

“凛少侠,主子还在您怀里。”见御岚月脸色瞬间惨白,风棂顾不得礼数,作势就要上去救人。

一惊,戾气尽散,耀凛敛下眉,“耀凛失态了,圣上勿怪。”

“无妨,只是玖小姐似乎受不了您的如此‘爱护’啊。”

风棂也道:“凛少侠还是放开小姐吧。”

看看怀里的孩子苍白的面容,耀凛只得悻悻放开。

一从耀凛怀里出来,御岚月身子一软,差点跌倒,幸得风棂扶住才勉强稳住身子。风棂有些怒,当着御岚月的面子却也是不好发作,只道:“凛少侠是成年男子,应是懂得男女授受不亲,主子尚未出阁,请以后不要再随意碰主子,免得毁了主子清誉。”

万万想不到素来默默无声的一个侍卫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耀凛非但没有觉得难堪,反而笑得愈加灿烂,凑到风棂耳边,以这样暧昧的姿势道:“小风棂这是在担心小玖儿嫁不出去么?没关系,要是小玖儿真嫁不出去,这不是还有我吗?”

热热的气息扑在耳边,让人痒痒的,再加上耀凛那张妖绝之色,风棂的脸上覆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好在夜色深沉,看不大真切。慌忙后退一步,与耀凛拉开距离,风棂有些气极,这个耀凛,还真是恶劣。

******************************************************************************************

七月十五中元节,又称“鬼节”,是与正月十五上元节,十月十五下元节并称的三元节之一,在中国可谓是源远流长,在历史上一直都是商办官助,历来都非常隆重。但是让御岚月惊奇的是,历史上备受朝廷重视的中元节在沧澜居然只是民间性质的节日,皇室基本不予重视。后来,经风棂解释,他才知道,沧澜皇室信奉一个神秘宗教,具体内容是不外传的秘密,只知道与月亮有关,所以凡是在月圆之夜出生的皇族,名字里必须有个月字——这也是她的名字与兄长姐姐们不同的原因。但是,虽说她也在皇宫生活了十年,也没见着什么参拜月亮之类的仪式,她也就没当回事。

下山来,御岚月发现山下的热闹程度远远超过她的想象——

大街上灯火通明,如同白昼。热闹的人群中,摆满了各种摊子,吆喝着卖各种东西。

御岚月再也无法保持淡漠的表情,非常好奇地左看右看。

耀凛和御则渊皆有些诧异,竟难得有默契地异口同声道:“玖儿没有逛过‘鬼节’?”

风棂微微颔首,解释道:“主子身子弱,通常未及未时便睡下了。所以,这夜里出门还是第一次。”

身子弱?御则渊的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怎么能把身子搞得如此弱?

耀凛却是微微点头,玖儿这身子,他是知道的,但不知竟弱到这种地步。

“渊大哥,耀凛大哥,”御岚月走在前面冲四人招招手,“快来看这个。”

四人快步走近。

五个人站在一起,分外惹人注意。

打首的御岚月,身穿白色纱裙,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外罩一件浅色长袍。墨色的秀发挽作两条马尾,柔柔顺顺地垂至腰间。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却是一笑倾国。

御则渊身着一件玄色锦缎华袍,玉冠束起,冷峻的面庞冷硬得没有丝毫感情,眉头紧皱,背手而立,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与贵气尽显。一袭白衣的耀凛只是简单站着,白玉石般的脸庞挂着浅浅的笑,冷漠温柔,亲切疏离,将冷然出尘的凛冽与妖魅惑人的妩媚两种矛盾气质完美地融为一体。风棂青风具一身黑色侍卫装,腰部被一只约有一指宽的白色腰带束紧,衬出严谨肃然的气势,两人抿紧唇,似是毫不在意的样子,实则密切关注着周围一切,一旦判断出对主子有危险,必是一触即发。

这五人皆是一致的冰冷气质,令路人好奇向往,亦是不敢靠近,只能远远观望。

御则渊等人走近才发现,御岚月好奇的东西是一种被称为“抢孤”的娱乐活动。

“抢孤”比赛时棚柱上涂满牛油,参赛者以迭罗汉的方式,踩在队员肩上向上攀登,登上孤棚后再向上攀登“孤栈”,在攀登过程中所抢下的食物则丢下供棚下的民众捡拾,最后取得栈顶的“顺风旗”就算夺标。

“哎,几位小哥,你们也来参加‘抢孤’啊?”一位和善的大哥走近五人,看这四个男子具是器宇轩昂的模样,忍不住笑着问了问。

“大哥,这‘抢孤’还有什么说法么?”御岚月看似新奇的问道,笑意盈盈,看得陌生大哥呆愣当场,惊为天人!

四人见御岚月的如此开心的笑也是一惊,再一看陌生大哥盯着御岚月不放便有些恼了。一个个在御岚月面前却又不好发作,只好怒视着对方。

一股慑人的杀气袭来,陌生大哥冷生生地打了个寒颤,看到四名男子几乎要杀人的眼神,顿时胆战心惊,颤声道:“看到柱子上的顺风旗了么?据说,抢得顺风旗的人,可获神鬼庇护。”

神鬼庇佑?风棂身子一震。想起御岚月羸弱的身子,既然补药无法改善主子的体质,那不知这“顺风旗”所带来的鬼神庇佑能否保得她健康?

看看剩下的唯一一个柱子,风棂来不及多想,低头冲御岚月低语一声“属下为主子取旗”便迅速掠了出去,直接飞身冲向唯一的一面“顺风旗”。

“青风,保护玖小姐。”扔下一句话,御则渊飞身跟上。

耀凛不发一言,也跟了上去。

人群立刻爆发出一阵惊呼声,有不可思议,有惊讶不解,有惊叹不已。

御岚月顺着人群看去,黑衣侍卫,白衣公子,玄衣青年在半空中打得难解难分。

“这……他们……”御岚月指着三人,迷惑地看着青风。

“玖小姐无须担心,主子做事自有分寸。”青风微微颔首。

可是……他们不是……要抢孤么?怎么打起来了?眨眨眼,御岚月还是不明白。

耀凛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朝风棂虚晃一招,却是一掌击向御则渊胸口,趁风棂后退,借掌击御则渊之势,直直冲向顺风旗。风棂自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腰身一扭,转退势为攻势,同时,剑出鞘,映着清冷的月光刺向耀凛背后。发觉背后的危机,耀凛一偏身,轻巧躲过这一剑。转过身,与风棂斗成一团。御则渊见状,一提力,跟上去,看似要搅入两人的打斗,耀凛立刻警觉地判断出他是冲旗而去。手掌一挥,将风棂甩开,飞身迎向御则渊。风棂眸光一闪,趁两人打斗,以极快的速度飞向旗子。那柱子极其高,又涂满猪油,滑不溜秋,只能一鼓作气冲将上去。但很快,御则渊和耀凛又都追了上来。风棂看了看御岚月,眸子一沉,竟只拦在了耀凛跟前。每出一剑,剑锋毕露,杀气凌厉,直取耀凛要害。御则渊和耀凛俱是一怔。脑袋飞速转动,很快明白风棂,现在是站在御则渊那一边的。御则渊面无表情,撇下风棂耀凛二人直取旗子,耀凛眸中笑意加深,遂借风棂的剑势向后飞跃,离开“抢孤”的范围。耀凛眉眼带笑地走到御岚月身后,笑道:“风棂和渊兄耍赖,耀凛不玩了。”

无人阻挡,御则渊很快到达孤棚,蹬蹬冲上孤栈,拔下顺风旗,这一串动作几乎是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完成,转瞬间便持旗来到御岚月跟前。

双手奉上,眼中带着宠溺,“愿这顺风旗庇佑玖儿,健康无忧,长命百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