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入宫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637 2011-11-10 09:58:32

  御则渊走了没一会,漪澜宫便有了新的访客。

踏步走进漪澜宫的是一名身着上等宫女装的女子,长衫广袖,飘飘垂地。乌黑浓密的长发一丝不苟地盘在头上,肤若凝脂,温婉静美,秋水美眸目不斜视,直视前方,步步生莲,仪态万千。目测约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极具一番风韵。身后跟了八个年岁较小的二等宫女,低着头看不清容貌,只看那身段却具是体量苗条,婀娜多姿。

御岚月有些疑惑,不知这来者为何人,又该如何称呼。

还没等御岚月理出个所以然来,那上等宫女已经匍匐于地,跪道:“奴婢青商参见玖小姐。”

那声音轻灵婉转,似山间清泉,叮叮咚咚,好不悦耳。

她身后的几个小宫女也随之跪道:“奴婢参见玖小姐。”

御岚月微微皱了皱眉,略带不悦地道:“玉玖只是宫外之人,在宫内无名无份可是受不起几位的如此大礼。还是都起来吧。”

那名唤青商的上等宫女原本低着头,闻言,抬首挑眉看向御岚月,看到对方那双黑眸时失礼地愣住了。半晌才低头道:“谢玖小姐。”言罢,缓缓站起身来。身后的几个小宫女似乎什么都不懂,有些拘谨,直到看到青商站起来了,才尾随着站了起来,却还是小心谨慎地低头立侍一旁。

青商上前一步,拢手道:“陛下命奴婢找几名丫头侍奉小姐。奴婢挑了几名机灵的丫头前来侍奉,倘小姐不满意,可以找奴婢调换。”

丫鬟?御岚月抬眸,细细打量着那八个宫女,青商见了立刻摆摆手,示意女孩们抬起头。

那八个小宫女都是十三四岁大小,一般高矮,皆是同款的粉衣绿裙,齐刘海,团子头。御岚月看了看,指着站在中间的两个丫鬟,朝青商道:“就中间这两个吧。”

青商微微一愣,似是没想到对方只留下两个,道:“陛下吩咐过了,对玖小姐不可怠慢。玖小姐如此,莫不是为难奴婢?只怕陛下听说,又要责骂奴婢了。”

“没关系,渊大哥不会反对的。”御岚月看着她,笃定道。

“这。”青商面上依旧有些游移不定。

“青商小姐可是这后宫主管,竟连如此小事都做不得主么?”

“奴婢惭愧。”青商福福身子,笑道,“只恐陛下怪责奴婢怠慢了玖小……”

御岚月摆摆手,打断对方的话,“放心,我会和渊大哥解释的。”

“既然是‘青’,就不该如此啰嗦吧?”御岚月语气一转,竟带了一丝不耐。

青商眸中闪过一丝警觉和戒备,迅速掩下情绪,福了福身,道:“既玖小姐只要两人,那奴婢只好遵命。”转过身,对着两位小宫女嘱托了两句:“真芙、初晴,好好照看小姐,倘出了事,我唯你们是问。”

“是,奴婢谨遵姐姐教导。”

“奴婢还有事,就不在此叨扰了。”青商又转回身,对御岚月微微颔首,慢慢退了出去。

青商一退出去,御岚月眼中便闪过一丝戏谑,堂堂渊帝暗杀部队“清影”之首“五音”之一的青商竟在宫里给御则渊当后宫总管。怪不得这渊帝后宫虽未立后,却是风平浪静,无人敢托大。

这时御膳房的补汤也送到了。一个小宫女颇有眼力见地给她倒了一碗汤,然后又谨慎地迅速退至一边。

御岚月掩下眸中的情绪,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端起汤碗,小心地喝了一口,淡淡地问道:“你叫什么?”

那小宫女立刻跪了下来,回道:“启禀小姐,奴婢叫真芙。”

“起来,不准跪。”御岚月的语气里带着一点怒意,她就是看不惯下人动不动就跪的举动,在流云山庄时不知费了多大劲才纠正下人的习惯,她可不想到了皇宫又得“重操旧业”。

“小姐,真芙……真芙做错什么了么……”那小宫女胆战心惊,局促地搅着衣摆,眼圈一红,竟是要掉下泪来。

御岚月这才注意到刚刚自己的行为有些过火了,“真芙,还有初晴也记住了,我不喜欢人跪,以后在我面前,不要下跪,懂了么?”

“是。”两人一应,差点又跪下来,最后在御岚月警示的眼神中,硬站直了双腿。

当天下午光交待真芙初晴一些规矩便过了寅时。御膳房知道玉玖要早早歇下,便提前备好了晚膳。正准备用餐时,御则渊也恰好批阅完了奏章,来了漪澜宫。于是便在漪澜宫一块儿用了膳。当然,在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御则渊没敢在漪澜宫多呆,用完膳便回了临渊宫。

清妃

第二日,御岚月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御则渊还未下早朝。在真芙初晴的侍候下终于是细细地打理起自己那一头青丝。

“玖小姐,您的头发……好漂亮啊。”真芙一边梳着一边称赞道,“就算只是随意挽一下就很好看啊。”

真芙看着手中的头发竟不忍心下手梳。那头发乌黑柔顺,宛若上等的丝绸,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恩恩。”初晴也是不住点头,想了想说出心中的疑问,“但是在皇宫里要是不好好打扮一下,恐怕不太会受陛下宠爱吧……”

“哦?”御岚月笑笑,“打扮好了就能得宠了?”

初晴口直心快地接口道:“当然不是!”

说完,对上御岚月略含戏谑的黑瞳,不禁愣了一下,而后马上反应过来,脸蛋涨得通红,低下头,小声道:“小姐,奴婢知错了……”

虽说伺候玖小姐没多久,但是,她俩却是看得清楚,这玖小姐无意入宫,更无意争宠。

“无妨。”御岚月收起表情,摆摆手,又指指头发,“好了,继续弄吧。”

“是。”初晴弯了一下身子,点点头,继续整理御岚月的头发。

“您看看。”真芙举起铜镜,笑着问御岚月。

那镜中有一个梳着流云髻的绝美女孩。乌黑浓密的长发被高高束起,露出一张苍白娇美的玉容和精致如娃娃般的五官,长长的白玉流苏顺着娇小莹白的双耳垂下,随意地搭在双肩。衬上那双乌黑沉郁的黑瞳,倘若一笑,必是倾国倾城。

初晴从里屋笑吟吟地走出来,手中多了一件白色刺绣紫蝶纱衣。她径直走到御岚月身边,为她套上。

“小姐加一件纱衣吧,这件月白色的长袍虽然也很好看,但是有点太素了。在宫里太素了不太好……”

御岚月的眸中快速闪过一丝疑窦,却仍是笑笑,任凭对方摆弄。可是当真芙端起胭脂盒要为她涂胭脂水粉时,她还是忍不住逃开了。

御岚月双手一展,足尖轻点地面,直接从椅子上跃起,飞身闪开。

“小姐……”在御岚月飞身而起的刹那,真芙和初晴眸中闪过一丝讶异,不过又很快用惶恐掩饰住了。

御岚月捂住鼻子,发出闷闷的声音:“拿走拿走……味道好难闻……”

“可是……”真芙初晴对视一眼颇有些无奈,但见御岚月如临大敌宁死不从的样子也明白这位主儿也是有自己底线的,于是只能妥协地放弃。

见真芙初晴有放弃的打算,御岚月这才坐过去,但同时有意识地远离梳妆台。这个孩子气的动作看得两个宫女忍不住捂嘴偷笑,摇头,怎么会有女孩子怕胭脂水粉怕到这样?

似乎还是不放心,御岚月干脆起身离了梳妆台,走向大殿。走到窗前坐下,单手支起下巴,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

七月的天气,阳光不是很刺眼,晒在身上,暖洋洋的。窗外栽种的几株玉兰花开得正艳,清新的香气缓缓送入鼻腔。御岚月晃着脑袋,很快便浅浅地睡着了。

悠闲和谐的日子总是会有一些不识相的人来打搅,小太监尖锐的嗓音报来三名不速之客。

“静妃娘娘驾到。”

“虞妃娘娘驾到。”

“柔妃娘娘驾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