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漓徽北静王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3458 2011-11-10 09:58:32

  “小玖儿——”御岚月刚迈进万花苑的大门,就被迎面来的一个翠绿色的身影扑倒在地。

风棂一惊,刚要上前,就听到御岚月头疼的口气:“霜儿,你怎么还是这么冒失啊?”

身穿翠绿色锦缎丝绸的少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赶紧从御岚月身上爬起来,然后伸出手,将对方拉起来,“不好意思啊,小玖儿,因为你都老长时间没去夏家花园了,园子里的莲花可是会哭的。”

“喂,你是哪里来的小丫头,干嘛拉住我的九妹不放?”御则暖拍掉夏霜的手,换他拉着,小心眼的模样完全不见沧澜国王爷该有的样子。

“就是啊,玖儿是我的!”清歌立刻站到御岚月身边,首次与宿敌结盟,同仇敌忾的同时不忘宣布对御岚月的所有权,这直接导致好容易建立的同盟瞬间瓦解:“九妹是我的,清歌你又发什么疯?”

“死御则暖,你又算哪根葱?”

很好,已经完全忘记所谓的尊称等级了!御岚月头顶蹦出N个井字,强压怒火才不至于爆发。

万花苑的仆从瞬间傻眼,这,这真的是他们尊贵的贤王殿下和高贵的清妃娘娘吗?真的是那个以慵懒淡泊著称的贤王殿下和以温柔亲切著称的清妃娘娘吗?他们怎么瞅着像是菜市口争抢降价白菜的庸俗大妈呢?

“贤王殿下和清妃娘娘真是好兴致~”温和的声音,温和的语调,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站在夏霜身后的玄色长袍的男子身上,不禁都愣住了。

温润如玉。御岚月的脑海中出现这四个字。那男子的长相只能算是中上,不同于耀凛令人膜拜的冷艳,亦不同于御则渊令人臣服的凌厉,只是那种温和的气质,温文尔雅如林间青风,淡然从容如山间白云,唇边勾着一抹浅笑,即便面对那么多人或吃惊,或愤怒,或惊艳,或疑惑的眼神,唇角的弧度始终没有一丝变化,然后轻轻浅浅的开口:“真要说的话,这小玖儿该是在下的才是。”

话音刚落,也不待众人反应,纵身一跃便来至御岚月身旁。然后在御岚月错愕的目光下,一把揽住她的腰,低下头,覆上那片绯红的柔软。

“你在做什么?!”

御则渊听宝林报告御则暖与清歌都在漪澜宫,有些不放心,遂一下早朝便直奔漪澜宫。结果,还是扑了个空。听了真芙初晴的报告,连茶都来不及喝一杯,就急忙摆驾万花苑。岂料,还隔老远,就看到这么一幕。

御则渊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感觉,只觉无力感铺天盖地袭来,心脏一阵蹙缩,心痛至极。还有嫉妒,忐忑,愤怒,慌张。仿佛一件理所当然而有自以为是自己的东西突然被人夺去的嫉恨,而自己却在想要夺回来的那一瞬间突然想到那也许不一定属于自己的惶恐不安。全身止不住的颤栗,不知究竟是害怕还是愤怒。

心中的怒火登时烧了起来,完全无法掌控——这在自御岚月死后头一次大动肝火。想也不想,冲了过去,一掌劈开玄衣男子,将御岚月扯在怀里,厉声叱道。

那男子也不是等闲之辈,轻轻巧巧躲过那一掌,立在两米开外勾唇淡笑。

御则渊敛了面上的怒火,心中却还是郁结。从怀里取出一方锦帕,低下头,专心致志地擦着御岚月的唇。愈擦愈恼火,恨不能亲自吻下去,用自己的口水好好消消毒。

手中的动作不由顿了一下,御则渊暗暗纳罕自己怎会有这种想法——应该,应该只是因为对方是流云山庄的主人,沧澜皇宫最重要的贵客吧?想通了这一点,御则渊继续手下的动作。

其实早在玄衣男子靠近自己时,御岚月就能闪开。只是对方身上的味道,莫名熟悉的令她忘了闪躲,只是呆呆忍受对方的行为。看御则渊粗鲁的动作,御岚月被非礼的不快转瞬便烟消云散,面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忍不住偷笑,咯咯,渊,是在吃醋吧?

“沧澜的皇,看你如此珍视本王未来的妻子,本王真的非常欣慰。但是夫妻之间,这种行为,用不着如此小题大作吧?”男子落地后,抽出一把折扇,悠哉的摇着,看着两人的互动,半是揶揄半是嘲讽地道。

闻言,御则渊停下手中的动作,放开御岚月,冷冷的注视着对方。

御则渊从十岁起开始入伍,到十六岁弑君弑兄夺得帝位,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六年,又腥风血雨的经历了逼宫,眉宇间无论如何掩饰都有着浓烈的杀伐之气,更何况此时更是杀气全开,可那男子竟丝毫不为所动,勾着唇,笑意盈盈地回望着御则渊。

对视了半晌,见御则渊依旧没有说话得意思,男子轻起唇,柔柔道:“怎么,沧澜的皇,莫不是真不记得本王了?”

御则渊眸色沉了几分,咬牙道:“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我沧澜内宫?!”

“沧澜的皇既然记起本王了,那便好说了——”玄衣男子收起折扇,深施一礼,“奉皇兄之命,前来沧澜联姻。”

“哼。未经通报私闯我国内宫,你可知是何罪?”御则渊冷哼一声,不置可否,“不要忘了,朕既能杀了阁下的小姑,自然也能杀了你!”

“区区私闯内宫又如何?现在,沧澜的皇,您更重要的是要了解与漓徽的联姻之事吧?”丝毫不畏御则渊的怒气,玄衣男子打开折扇,慢慢摇着。

“风棂?”御岚月退至风棂身边,疑惑地轻唤。

风棂立刻会意,低声回道:“玄之镜。”

玄?漓徽的?难道是……御岚月心中一动。她一手创建的“捕风”,号称连风都可以捕获,江湖传言,没有捕风不知道的事情。可事实上,只有一件事,也是这一件事,一直让她放心不下——漓徽国的国师。这个神秘莫测行为诡谲的人,完全没有一丝破绽,她一点消息也得不到。当一个人几乎知道所有的东西时,那唯一的不了解,便可能成为致命的弱点。所以,关于漓徽的事务,她往往能躲便躲,一旦涉及到漓徽朝廷,更是竭力抽身离开。此刻由御则渊面对,她……很不安。

“沧澜皇室并无女眷,不知北静王爷联姻之说所指为何?”

北静王?清歌御则暖齐刷刷呆住了。眼前的弱质青年竟是漓徽国皇帝最为宠爱的四弟,手握漓徽三分之一兵权的北静王!!!

“本王好脾气,好性子,好说话,只要沧澜舍得本王看中的一名女子,随便册封或者不册封名号,那这姻,便联成了。从此沧澜漓徽缔结百年和约,互不侵犯。”

“倘若漓徽要战,我沧澜奉陪便是。”御则渊轻轻扫了身后的御岚月一眼,“靠联姻换的百年和平,我沧澜不屑,亦不必。”

“皇兄,倘若漓徽出兵,臣弟愿领兵请战。”御则暖单膝跪地,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御则暖的气息突然变化,清歌吓了一跳,躲到一边,这个御则暖的气息,跟陛下很相似,嗜血,残忍。天真淡泊已然无痕。

玄之镜依旧摇扇轻笑,“……原来誉满全国‘脓包’王爷也是一个妙人,本王还真是小瞧贵国。沧澜国不愧是传说中‘三国的起源’,果然是人杰地灵,沧澜皇室亦是人才辈出。”

“脓包”王爷自然是指御则暖,他在朝堂众大臣的眼中自然是一位安守本分的标准“闲”王,可在老百姓耳中,却变成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俗称“脓包”。

至于那个“三国的起源”则是三国皇室的,尤其是沧澜国的不传之秘。此时此刻由对方说出来,御则渊不由得皱起眉,思考对方的意图。

“北静王过奖了,”倒是御则暖不吭不卑的起身答话,“皇兄雄才伟略,劳苦功高,本王生性贪玩不成气候,但是倘若外敌来辱,纵然是‘脓包’如本王,也要思得为国献力,为主分忧。话又说回来,贵国请‘风流’之称远播的北静王前来联姻,更是妙国啊。”

御则渊在心里微微一笑,这个六弟。平日里贪玩爱耍,藏头露尾的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伶牙俐齿,巧言善辩。

不过,御则暖的话也算稍微过了一点,玄之镜风流但从不滥情,或者说,太过温柔的人往往不会拒绝,手下留情,便成了处处留情,绯色新闻满天飞,真正有关系的却只有北静王府内的一房妾室,原本还是幼年时的通房大丫鬟。

“你们都在吵些什么啊?那么多人吵一个人,不太好诶~还有二爷,你怎么也在皇宫?居然还自称朕?小心被皇帝砍头哟,听说皇帝很坏的。”满头雾水的夏霜忍不住开口,来回巡视着吵得莫名其妙的两方人,老实说,她有种以多欺少的羞愧感,额……为同为沧澜人吧。

……默。

该说她是迟钝的笨蛋还是天生的乐观呢?这事处理不好可要两军交战了啊,明明是两国谈判,怎么变成以多欺少了?

清歌偷偷拉住夏家大小姐,捂住对方的嘴巴。万一触怒圣颜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恐怕整个“百花”夏家都要没落了。

“呵呵。”玄之镜心情极好的低笑出声,“贤王殿下尽可放心,玄之镜在此承诺,此生只娶此一女。”

“倘若玖儿答应,朕自然没有异议,倘若玖儿不愿意——沧澜随时准备与阁下相见于沙场!”

“……只要沧澜的皇不阻拦便好。”玄之镜合起折扇,弯下身,直视御岚月的眼眸,看到乌黑若黑曜石般的瞳仁里隐含着淡淡的戒备,勾起唇,笑,“小玖儿,我会努力的,一定要爱上我哟~嘛,先来培养一下感情吧。”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御岚月的手,便要前往花丛中赏花。

御岚月不着痕迹的甩开玄之镜,不顾对方难得起了变化的脸色,扯扯御则渊的衣摆,御则渊会意地低下头,然后听到御岚月的低声絮语,“渊大哥要玖儿嫁,玖儿便嫁,渊大哥不要玖儿嫁,玖儿便不嫁。”

言罢,甩开御则渊的衣摆,招呼着夏霜清妃等人下去赏花,“霜儿,你家不是刚进贡了早菊么?带我看看。”

夏霜回过神来,赶紧跟上去,絮絮叨叨的介绍着,“恩,你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