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再遇故人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366 2011-11-10 09:58:32

  两人俱是惊讶于清妃的评价,却是惊讶于不同的方面。

御则渊讶于清歌竟看得如此清楚;御岚月讶于这个后妃竟然毫无掩饰地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由得多看了那女子几眼。那女子见自己看过来,颇为和善的笑了笑,御岚月不由惊讶——那双眼睛,非常清澈,不像是在宫里会有的眼睛。

“玖儿怎么了?”见御岚月有些发怔,御则渊关切地道。

御岚月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垂下头,低声道,“没。娘娘的眼睛……很漂亮……”

那隐藏在白玉流苏中的耳朵,有些发红。

全场陷入静默。对于御岚月意料之外的坦率,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呆滞,御则渊素来冷峻的脸上也难得地出现了一丝裂痕。

“啊~~~”清歌首先反应过来,一下子冲到御岚月跟前,将那个小小的身子搂进怀里,拼命揉搓,同时不断阵阵发出尖叫声,“小玖儿……好可爱好可爱……姐姐好喜欢……”

御岚月面色又红了几分,被清歌搂在怀里,几乎无法呼吸,只能发出“呜呜”的闷哼声。

“啊!”

猛然一道黑影闪过,清歌猝不及防地被人揪住衣领,然后又被毫不留情地抛了出去。刺激过大,所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尊贵的清妃娘娘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摔到大殿中央。

凄厉的尖叫声响彻整个皇宫——

“啊——好痛——”

阻碍自己呼吸的障碍突然消失,御岚月依旧紧闭双眼,努力喘了几口气,憋得通红的小脸这才恢复原本的苍白。

“主子。”御岚月睁开眼,果然是风棂。他单膝跪在地上,眸中满是担忧。

摆摆手,御岚月示意风棂没事。风棂这才小心地退下,经过清歌时又狠狠瞪了对方一眼:你再敢动动主子试试!

“呜~”清歌丢人地发出宛如小动物般惧怕的声音,连屁股摔得生疼都忘记了,不由自主地往旁边缩了缩身子。

等风棂完全走出大殿,众人才猛然意识到要把清妃娘娘扶起来。人群蜂拥而去,赔罪声,问安声响起一片。小心地将清妃扶起,她一站稳便推开周围小心搀扶的人群,凑到御岚月身边,低声询问:“……玖儿,那个人是谁啊?”好恐怖~

“玖儿的侍卫风棂。”御岚月嘴角噙起笑,“娘娘刚刚差点勒死玖儿,风棂只是护主心切,娘娘勿怪。”

“没事没事。”清歌摆摆手,故作大度地道,可那呲牙咧嘴的表情却表明根本不是没事,而是真得非常的痛啦!那个侍卫根本不在意自己是个皇妃,说摔就摔,好可怕,“喔对了,清歌一直想要有个妹妹呢,玖儿就不要跟我客气,叫我姐姐好了。”

“……”御岚月怔了一下,抬头看看御则渊,见其并不反对,眼睛弯成月牙状,“恩,谢谢清姐姐。”

啊~~~~好可爱好可爱~~~~清歌眼睛快变成心形了,惮于门口风棂几乎可以杀人的眼光才没有扑上去。

御则渊看着俩人的互动,心下松了口气,“清歌,把玖儿交给你,朕也放心了。”又摸摸御岚月的头,“渊大哥还有事,你与清歌一起,让她带你逛逛。”

“恩,谢谢渊大哥。”

“摆驾御书房。”

“是。”宝林应了一声,尖声高唱,“摆驾御书房。”

见御则渊要走,清歌在他耳边低语,“万岁爷今晚……不如去清泉居?”

御则渊闻言下意识的看了御岚月一眼,见对方依旧捧着茶杯,似乎没有听见,才点点头,答应下来。

清歌松了口气,低头跪安,“恭送皇上。”

御则渊起身,离开漪澜宫,却没有注意到他答应清妃请求时,御岚月瞬间黯淡的黑眸。

靠在浴池边,御岚月慵懒的眯着黑眸,一下午,清妃折腾了一下,真是从没见过那么天真烂漫的后妃。叽叽喳喳吵嚷了一路,到现在耳边还回荡着她的声音。耳朵好累,呃,应该说全身都好累。直到泡进这记忆中熟悉的宽敞浴池才让她放松下来。

起身,刚从浴池出来,真芙初晴便拿着毛巾和换洗的衣物走进来。蹙了蹙眉,冷淡道:“东西放下,都出去吧,我自己来。”不喜别人侍候洗浴,在流云山庄是常识,进了宫她却忘了叮嘱。

晓得发令人的脾气,两个小宫女也不再多嘴,放下东西,赶紧离开。

擦净身子,换好衣服,一出浴池便看到两个小宫女拘谨的侍立在浴池门前。

“有事?”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漫不经心的问着。

支吾了半天,两个人还是没说出口。皱了皱眉,御岚月不再等两人开口,穿过两人,径直走向自己的卧室。经过两人时,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低声道:“各为其主,我没有怪你们。”

真芙初晴的表情瞬间愕然,惭愧的低下头。

或者应该找青商来问问?呵呵,还是算了吧,反正是为了渊吧。

******************************************************************************************

临渊殿。

已是午膳的时辰了,临渊殿的守门的小太监远远地便看到一位公子缓步走来。那是个未及弱冠的年轻男子,紫色的长袍被风吹起,银线勾勒的龙形暗纹在阳光下散发着温和的光,男子如冠玉的面颊白皙若雪,唇角挂着淡淡的笑,眉眼间是漠视一切的冷淡慵懒。小太监赶紧迎上,恭敬地跪下:“见过贤王殿下。”

那男子只是淡淡地偏了一下头,算是应了,而后又启唇问道:“皇兄可在殿内用膳?”

“回殿下,皇上去了漪澜宫,午膳也备在漪澜宫了。”小太监低着头,赶紧回道。

漪澜宫?他早就听闻御则渊在几天前从流云山庄回来时带回来一个女孩,并且将其安置在漪澜宫。漪澜宫长久闲置的原因他是清楚的,但是,突然将一个外人安置进去却是他无法理解的。略一沉吟,男子转身,朝漪澜宫的方向走去。

听着脚步声愈走愈远,小太监才敢站起来。倒不是贤王殿下有多可怕,主要是当今皇上对其宠得实在有些过分。姑且不说在五年前的红雪事件中贤王得以全身而退,成为沧澜国除皇上之外的唯一皇族,单是渊帝允其随意出入皇宫内廷便是一项殊荣。他们这些人都是五年前新招的宫人,对这皇室之事虽是不怎么了解,但是帝王对这仅剩的皇弟的宠爱却是有目共睹的。突然打了个寒颤,小太监猛然发觉自己想的多了,甩甩头,赶紧回到临渊殿守门。

******************************************************************************************

摆摆手,示意宫门前的小太监不要声张,御则暖踏着轻轻的步子迈进漪澜宫。还未及进宫便听到清妃麻雀般的喳喳声。表情不变的进入大殿,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那抹明黄色的身影,也不是吵个不停的清妃,而是那个娇小的,冷漠的,面无表情的女孩——那个在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九妹。

御则渊抬头瞥见那个紫色的身影,表情微变。其他人似是察觉到什么一般看向殿口处——

那个在宫中人心目中素来没心没肺漫不经心的贤王殿下,就那样,站在风口处,表情呆愣地流出眼泪,而不自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