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曼珠沙华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086 2011-11-10 09:58:32

  夏霜不愧是“百花”夏家的嫡女,据称在这一代的子孙中是最有天分的孩子,不少族人都有意让她做夏家的下一代掌舵人,不过,夏霜并不在意这些,也从不强求,夏家现任家主也未表态。虽然夏霜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啦。

在夏家独有的嫁接方法配以改良的煻熏法结合冰冻法,打破了时间的限制。尽管是在晚夏,也能看到各种各样多姿多彩的早菊。

放眼望去,白的“十丈垂帘”、“玉堂金马”;黄的“西湖柳月”、“瀑布开花”;青的“绿牡丹”、“绿翠”;粉的“踏雪寻梅”、“太真含笑”。每朵花,皆是千瓣万瓣,重重叠叠。其中不乏妖娆而风骚者,不缺奔放伴洒脱者,更有含蓄不失高贵的

朵朵花瓣上带着露珠,于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一看便知道是清晨急急忙忙运过来的。它们仿佛知道生命的短暂,一支支随风飞舞,好像美丽的姑娘跳着一生最后一次的舞蹈。是如此的绚丽,那么的耀眼。

待介绍完各种花之后,夏霜和清歌莫名其妙混的很熟,感情很好了,转了一圈之后,两个人不知跑到哪里去玩了,只剩下准备与未来妻子培养感情的玄之镜和防止妹妹被抢走的御则暖。

看着满园的菊花,御岚月的思绪莫名飘到前世。流苏很喜欢菊花,虽然没到挚爱的程度,但是每年秋季的菊展还是会带自己去参加的。那是流苏总是会念一句诗,说是因为这诗才让她开始喜欢。

不觉吟出心中所想的诗句:“……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闻言,玄之镜勾唇浅笑,合上折扇,插入腰间,俯下身,折下一枝粉色的“踏雪寻梅”,递于御岚月手中:“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御岚月愣了片刻,并没有接。御则暖在一旁看得不爽,将花枝接过:“这娇艳欲滴的花,折了下来,只怕会迅速枯萎呢。”一语双关,意有所指。

玄之镜只是无谓地笑笑,“只要连根拔起移植,也是不成问题的,怕只怕,这土地不愿放开彻底斩断花根。”

“沧澜的花怕是难以适应漓徽的气候,本王怕她成了生于淮南的桔了。”

“北静王的封地与沧澜毗邻,气候相似,贤王殿下多虑了。”

“花朵如此娇嫩,王爷忍心让其奔波劳碌,大伤元气?”

“本王便要自私一次,心爱的花还是自己照顾比较妥当。”

二人针锋相对了半天不见正主的反应,扭头一看,御岚月呆呆地看着某一处,一动不动。

两人诧异的顺着御岚月的眸光看过去——

仿若是一片火海,闪耀着杜鹃悲啼的颜色,猛然望过去,一个恍惚,仿佛置身于一片血海中,火与血,散发着妖异不祥,仿佛是五年前的,海市蜃楼。景象缱绻中,现实幻境,竟然有些不太分明。

御则暖也有些愣怔,玄之镜却是满眼好奇,饶有兴趣。

御则暖偏偏头,似是有意躲避那一片如血赤红,语气也不似一开始的剑拔弩张,不知怎的染上了淡淡的愁绪:“那是……彼岸花……”

红色的彼岸花,又称,曼珠沙华,据称布满在地狱之途。

白色的彼岸花则称为,曼陀罗华,盛开在天堂之路。

“……血红彼岸花?”御岚月看向那一片开得正艳的花,心头一阵猛跳,怔怔地,不觉问出心头的惊疑,“怎么会开在宫里?”

“……皇兄屠……”顿了顿,觉得不妥,改口道:“红雪事件后,御花园突然就冒出了这一片如火般的花海,因为预兆不好,宫人起初不敢上报,私底下点了一把火想烧掉,……”

结果,那一把火几乎燃尽了整个御花园,震惊天听,甚至动用了御林军才将大火压下。再次出乎宫人的预料的是,原本想借大火烧掉的彼岸花,在经历祸害的洗礼后,宛如涅火的凤凰,在御花园里重新生,而且,愈演愈烈,到最后以人力无法控制的速度,席卷了整片御花园。事情彻底闹大了。闻风而来的帝王让宫人胆战心惊,生怕这位冷血残暴的君王一怒之下要了他们的狗命。再再出乎宫人的预料,素来冷血,素来残暴的帝王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这一片火红,不置一词。几个胆大的宫人疑惑地抬首,想要窥伺帝王的心意——那双嗜血的的双眸在妖艳的花朵掩映下,竟透着几分寂寥,几分感伤,几分惆怅,让他们原本恐惧的心猛然一疼——这样的男子,这样高高在上一直的帝王,也许,一直都是寂寞的,高处不胜寒。

而后,那位深得帝王宠爱的沧澜六皇弟贤王殿下也赶了过来,摆摆手,让这些心惊胆战却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宫人离开,望着那片火海,与帝王一起陷入沉默。

没人知道那日帝王与贤王在彼岸花前究竟想了些什么,只知道从那之后,御花园作为皇宫后花园的命运彻底终结了。帝王命人在离御花园不远处的地方重新辟出一块地,取名万花苑,重新担任起御花园的使命。那片火红妖艳不祥的花海被废置,无人欣赏却依旧生长的如火如荼,带着警示的意味,注视着这深远不知底的宫殿。

御岚月失了神,怔怔地抬腿,行尸走肉般的朝向那一片火红走去。

那花朵弯曲着长长的娇嫩的花瓣,好似在向上天祈求着什么似的,绿色的茎笔直纤细,颤巍巍地擎着那一簇火红,承载着厚重的祈愿。

那,你们在祈求什么呢?在心里默默地问着,御岚月俯下身子,轻轻伸出白玉般的手指,想要触碰那不祥妖异花蕊般的花瓣。

“啪。”娇嫩的花瓣突然嘣碎,泻出一掌的鲜艳,就像是血一样呢,红的刺眼啊……眼睛慢慢蒙上一层灰影,大脑有些迟钝,却好像在来回不断地闪动着一些文字:花叶永不相见……相念不得相见……相爱不得厮守……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喉中涌起一股铁锈的味道,一张嘴,暗红至黑的血液喷涌而出——

一阵天旋地转,俯身,倒在那一片亮的耀眼的火红之中。

身后一片惊呼——

“主子——”

“小玖儿——”

“九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