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沧澜九公主

清歌VS御则暖

沧澜九公主 彩之萧条 2794 2011-11-10 09:58:32

  “给你。”如同五年前一样的淡漠嗓音。他停止手里的动作,看了过去。水汽氤氲中,看不分明,只模模糊糊看到那个身高只到自己胸前的娇小女孩向自己伸着手,手中似乎拿了一个要给自己的东西。不疑有他地伸手接了过来,细腻柔软略带着女孩的体温——那是一块锦帕。就在他弯腰接过手帕的同时,那女孩在他耳边极快的说了一句话。怔忪只是一瞬间的事,他马上恢复,接过帕子擦擦脸,可以感觉到那个孩子已经离开,心底却在思考女孩所说的话:不要泄露我的身份。

而后渊帝与其的对话让他明白了一些什么。

“玖儿刚刚和贤王说了什么?”

“玖儿给了贤王殿下一块帕子,告诉他这宫人们都在笑话他呢。”顿了顿又道:“渊大哥还没有给贤王殿下介绍玖儿吗?”

“朕还真给忘了。”御则渊抬起头看向御则暖,“六弟,这位是流云山庄的庄主玉玖小姐。”

流云山庄接手了皇家的盐业,在朝廷的名声如雷贯耳,懒散如御则暖也是很清楚的。恢复往日慵懒的模样,淡淡地笑道:“不知玖小姐在此,则暖失态了。”

御岚月没有答话,而是专心致志地吃着摆在面前的一条荷包鲫鱼,小心仔细地挑着刺。

御则暖丝毫没有因为御岚月的失礼而有一丝怒意,反而无奈地笑了笑,满带着宠溺走到餐桌前。

“皇兄不介意则暖也在这里用餐吧?”御则暖笑着问御则渊。御则渊点点头,默许了。御则暖自顾自地将椅子挪到御岚月旁边,毫不客气的将御岚月吃得很专心的鱼整个夹起,放到自己的碗里。御岚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整条鲫鱼在她眼前飞走。

放下筷子,御岚月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盯着桌上其他的菜,考虑着还有什么可吃。还没等她想好吃什么,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从她面前划过,她定睛一看,是刚刚那条鱼,而且是一条已经挑干净刺的鱼。眼中闪过一丝欣喜,道了声谢,便开始大口地吃起鱼。

清妃看得羡慕,大叫:“王爷偏心,怎么只给玖儿挑鱼刺啊?”

御则暖笑了笑,“饶了我吧,清妃娘娘,您这不是有皇兄么?”

清妃抬头瞅瞅御则渊紧皱的眉头,垂下头,喃喃:“……那还是算了吧。”

看御岚月吃那条鱼吃得那么开心,不知怎的,御则渊觉得心里有些闷闷地,没了胃口。扔下筷子,起身离开餐桌。行至殿口,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御岚月,见对方还是吃得很开心,心中怒火更甚,一甩袖,踏步离开。感觉到那个人离开,御岚月才收起开心的表情,出神地看着手中的筷子。

御则暖看了御岚月一眼,若有所思地垂下头,果然啊,无论过了多少年……

清妃也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喃喃自语着:“皇上这又是生的哪一门子气啊……”

******************************************************************************************

“九妹九妹……”

远远地便听到御则暖的呼唤,御岚月忍不住蹙眉,她是不是对这个御则暖太过宽容了?自从几天前那顿饭以后,几乎天天到漪澜宫报道。

“喂喂,九妹!”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响,脸颊突然被人扯向两边。一边打掉蹂躏自己脸颊的爪子,一边让懒洋洋的涣散眼神聚焦。与御则渊有几分相像的俊脸放大在眼前。

“干嘛扯我脸?”揉着脸,御岚月没好气的问,一开始她还是平淡的语气,可这几天御则暖分明在考验自己的极限。不但整天往她的漪澜宫跑,还好不避讳的叫她“九妹”,喂,生怕她身份暴露不了还是怎样?!居然还振振有词说自己叫的是“玖妹”。

御则暖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谁让九妹你出神不理我。”

斜着眼,御岚月看着温和阳光一如五年前的笑脸,“……有没有人说贤王殿下是个个性超级恶劣家伙?”

“超级恶劣?”御则暖忍不住大笑起来,“没有哇,满朝文武都说他们的贤王殿下是一个温文儒雅,天真善良,淡泊名利,不屑权势的标准‘闲’王爷诶~~~~”

他们都被骗了!!!

眼前这个人根本没有那么简单!也不知道渊有没有发觉。好在他没啥野心,要不就渊对他的纵容和毫无戒备,他轻而易举就能取渊而代之。

“呐,九妹不要告诉皇兄喔~~~”御则暖眨眨眼,脸上依旧挂着温煦阳光的笑脸,可掩饰其下的是浓烈的悲伤,无法显露的痛,“皇兄的岚儿不在了,要不是唯一的弟弟是个白痴,他恐怕早就弃了天下,追随而去了……”

“六皇兄……”御岚月怔住了,她一直以为至少有一个不受五年前事件影响的笨蛋,结果,这个孩子却是影响最深的人,不禁有些愧疚。

“干嘛叫的那么煽情,可不要爱上我哟,我只是把你当妹妹看。”依旧笑得人畜无害。

御岚月额头上出现罕见的青筋,恩,对这个家伙,果然不该愧疚。

“玖儿……喂,贤王爷怎么也在?哼哼,果然很闲。”清歌也是每日准时报到,一看到御则暖就忍不住抱怨。

“清妃娘娘才是闲着了吧,人家都在绞尽脑汁为后位勾心斗角,虽然你没有脑子但是也该努努力去陪着皇兄多露个脸吧,干嘛老往九妹这里跑。”

“你说谁没有脑子?!”清歌双手叉腰,完全不见身为贵妃的自觉,“喔~~~好吧,我没脑子。那您这位非常有脑子的亲王干嘛不去朝堂尔虞我诈争权夺势?”

“本王还用得着尔虞我诈争权夺势?你没有看到皇兄有多信任本王?”

“本宫还用得着绞尽脑汁勾心斗角?你没看到皇上有多宠爱本宫?”

“哼,以色侍君,终有一日人老珠黄惨遭遗弃,最好打入冷宫孤独终老。”

“切,昏庸无能,迟早有一天惹下大祸,发配充军客死他乡。”

……

静默。

御岚月捧着香茶,对两人的争吵视若无睹,吵累了就停了么,她不用操心。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俩这样子吵来吵去没问题么?皇妃和王爷啊,会不会有什么多事的传出啥奸*情之类的?毕竟俩人都是渊跟前的大红人诶。呼,算了算了,还是不要想了,这两人的战争不要烧到自己身上就好……

“喂,玖儿,你说我们俩谁说得对?”

“九妹,你给我们俩评评!”

……果然,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以的!

“……半斤八俩,谁也别争了。”虽然没有听两人争辩的内容,反正都是些没营养的。

互相哼了哼,谁也不服谁。

“玖儿,今天去哪里玩?”

“教练场吧,九妹陪我练练。”

“不行,玖儿身子弱,哪经得起王爷折腾,去万花园,‘百花’夏家把这个月的赏菊送进宫了,咱去瞅瞅。”

“夏家的赏菊?”

一听御岚月有兴趣,清歌更是喋喋不休:“对啊,今年的第一批赏菊,喔对了,听皇上说您和夏家大小姐关系不错,今年是她第一次全权负责哟……”

夏家大小姐?夏霜?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天真可爱的女孩。

“恩,我去。”打断清歌的话,无视御则暖可怜兮兮的表情。

“可是,小姐……”初晴小心翼翼地提醒,“今天阳光有点毒,您出去会不会……”昏倒?前几次也是清妃娘娘带着玖小姐出去,结果发烧昏睡两天。

真芙也是担心地看着。

御岚月安慰地笑笑,看看门口守卫的黑衣侍卫,“没关系,有风棂哪。”

真芙抬眼瞅瞅御则暖,再看看清歌,唔,这两个人还是怎么看怎么不放心,最后走向门口,“风棂大人,请注意让小姐多呆在阴凉处,不要在阳光下晒得太久。”

得到对方的答应,真芙才回到御岚月身边,“小姐一定要注意,不舒服就马上回来。”

“恩。知道了,真芙和初晴就好好看家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喂喂,小丫头,你家娘娘(王爷)就这么不可靠么?”清歌和御则暖异口同声的发问,然后又互瞪一眼,继续盯着小宫女。初晴认真仔细地看着两人,认真的点点头:“恩,完全不可靠!”

靠!这小丫头真是胆大!狠瞪了小宫女一眼,刚要说什么,又被御岚月打断:“清姐姐,贤王殿下,要走咯~”

“喂,玖儿,等等我。”

“九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