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春是一场浩大的伤

我们总是在错过

青春是一场浩大的伤 467775980 4120 2013-08-03 15:41:18

  于是就这样,思念伴随着两个人度过了一年,这一年来,他们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中一次都没有遇见过,一次也没有。苏沫这一年也16岁了,她每天废寝忘食的努力学习,终于考上了位于F区的高中,她兴奋的拿着录取通知书,心里想着,陆晓晨,我来找你了,我一定要找到你!

开学第一天,苏沫带着大大的行李箱子走进了一中,这是他们这里最好的高中,为了来到这里,苏沫花了不少功夫,而此时的陆晓晨,就在离一中不远的实验中学上初三。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找不到的人,只有你想不想找而已。

苏沫是以全班第一考到这个班上的,所以一开学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安淋没有考上一中,所以说,苏沫在这里是没有朋友的,好在有两个初中的人和她在一个班,其中一个同学叫夏岚,人长的小巧可爱,嘴也很甜,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另外一个叫胡梅,性格大大咧咧,有什么说什么,从不经过大脑思考,也天真率直。苏沫也就自然而然的和她们走的比较近了,下了晚自习,苏沫和夏岚还有胡梅一起回寝室,收拾好东西之后她们决定今天晚上一起睡,于是她们都窝在苏沫的被子里互相说着少女的心事。夏岚说:“你们今天去班上了以后,觉得我们班上有没有帅哥啊?”苏沫笑着说:“啧啧啧,夏岚,你能不能把你的花痴气质稍微收敛一下,不过我到是觉得体育委员尹少东还不错,你觉得呢?”胡梅突然眼睛放光开学的说到:“对对对,我就准备和你说这个的,我觉得他好帅啊,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今天去食堂路过操场,他打球的样子真的帅呆了。”“你不会就这么看上他了吧,哈哈一见钟情吗?一见钟情。”苏沫嘴里念着这些这个词语,突然沉默了,眼睛看在前方陷入了沉思。

关于陆晓晨的事情,夏岚和胡梅是知道一些的,以前老是看见苏沫一个人看着窗外发呆,“你又想他了?”夏岚说。苏沫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声音小小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胡梅说:“以前老是看你盯着一块石头看,而且你的草稿本上全部画满了陆晓晨的名字,班上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不过,这陆晓晨到底是何方神圣?有尹少东帅吗?”苏沫慢慢转过头来,用一种很悲伤空洞的眼神看着她们:“这么小的城市,为什么一年来我一次也没有遇见过他,你们说这是不是命中注定我和他只能相互怀念,到底怎么才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人呢?”苏沫轻轻对夏兰和胡梅说着,又似乎是在喃喃自语,这些话在她心里憋了太久,她太想陆晓晨了。然后她从箱子里拿出以前想念陆晓晨时,凭印象画的陆晓晨,说:“他没有尹少东帅,但是,怎么说,他给我一种感觉,也许那叫做温暖。”夏岚和胡梅接过苏沫手中的画,用手电筒打着光看着画上有着好看笑容的少年,然后苏沫就开始给她们讲述她和陆晓晨的故事。

此时的陆晓晨坐在自家的书桌前,房间里灯都关了,只留下一盏台灯。一年的时间让他变得更加英俊了,个子长高了不少,脸庞也越发成熟了,就连声音都变的更加成熟了,黑暗中他明亮的眸子透过书桌前的窗户看着灯火阑珊的街道,“今天一中开学了吧,苏沫应该也毕业了吧,不知道她考的哪个高中啊,这找她,真是大海捞针。”陆晓晨脑海里浮现了苏沫认真背单词,阳光洒在她柔和的脸上的情景,突然灵光咋现“成绩应该不错,要不要去一中碰碰运气呢?”陆晓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感觉看到了一丝光亮,苏沫正在阳光里回头对他微笑。

第二天就是苏沫恨的牙痒痒的军训了,她是班上的宣传委员,自然也就负责了班上关于军训的宣传工作,一大早吃完早饭老师就让她当着全班人念军训这几天的活动内容和要求,苏沫本不喜欢做这些出风头的事情,可是师命难违,便硬着头皮上了讲台,同学们其实都没有听她念,大家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苏沫觉得很尴尬,并且苏沫感觉有一束目光老是盯着她,她感觉不寒而栗,“我说,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人听一下,宣传委员在给我们念军训守则呢。”一阵宏厚的男生响起,同学们停止了自己手中的事情,一直看到声音的出处,苏沫也被吓到了,将稿纸拿下,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声音是来自尹少东的,他正不屑的看着苏沫,好像在说:“连这都管不好,怎么当宣传委员。”苏沫回敬了他一个不屑的笑容:“再怎么也不用体育委员来插手吧。”然后苏沫继续拿起稿子念,其实苏沫此时害怕的腿都在发抖,但她表面上还正定自若着,尹少东却愣住了,“她刚刚那个笑,是在瞧不起我吗?呵。”尹少东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他看到了苏沫发抖的双腿,笑意更深了,然后目光上移,看到她故作正定的脸庞,“这小妮子还挺可爱的。”

由于一中最近是在军训,学生证也还没有办下来,所以对于门禁的管理还并不是很严格,陆晓晨专门请了半天的假,装作迟到的学生,遛进了一中,他来到早就打听好的新生军训的操场,开始一个班一个班的寻找那张他魂牵梦绕的脸,大家都穿的军训服,所以不怎么好找,但好在大家都面对一个方向,这让陆晓晨找到苏沫的决心更大了。

苏沫所在的班级正好是休息时间,教官提议说谁唱一首歌,由于是才开学,所以大家都不怎么熟悉,所以也就都不好意思,尹少东看着苏沫,心里升起来一个邪恶的念头:“不如,让苏沫同学给大家唱一首吧。”此话一出,大家都跟着起哄:“苏沫,来一个,苏沫。来一个,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待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的好着急。”苏沫对尹少东翻了一个白眼,走到队伍的最前面,转个身面对大家坐下开始唱起歌来,尹少东听着苏沫的歌声,不知不觉自己也跟着哼起来,突然发现了自己的不正常,骂了一声:“该死。”正在这个时候,陆晓晨从苏沫的背后走过,他并没有注意这个背对她坐的女孩子,直到把所以的都找完了,还是没有看到苏沫,陆晓晨心想苏沫也许不是考的这个高中,于是垂头丧气的往校门口走去,经过苏沫身边的时候再一次擦肩而过。夏岚注意到了那个没有穿军训服在人群中走来走去的男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对手肘碰了碰胡梅,指着陆晓晨说:“哎,你看,那个人好熟悉啊,是不是在那见过。”胡梅看了看那个人情绪激动地说:“那不是昨天晚上苏沫给我们看的画上的那个人嘛?叫什么来着?陆,陆,陆晓晨。”夏岚也想起来了:‘对对对,是他是他,他来这里干嘛?他不是实验中学的吗?”胡梅也撇撇嘴说:“谁知道呢。”然后两个人陷入一阵沉默,突然两人对视,食指互指着异口同声的说:“找苏沫。”苏沫唱完歌便走回自己的队伍之中,看着夏岚和胡梅两个人在说着什么,她笑着跑过去架在两人的肩膀上:“两个小贱人背着我说什么呢?”胡梅推开苏沫的手神情严肃的说:“我们刚才看到陆晓晨了。”苏沫顿时愣住了,马上便笑着说:“怎么可能,他是实验中学的,怎么会到这来,你们太过分了啊,拿这件事和我开玩笑。”夏岚也转过身,看着苏沫说:“是真的,刚刚你在唱歌的时候看见一个没有穿军训服的的男生在人群中走着,走过来的时候在人群找着什么,走回去的时候很失落,和你昨天给我们看的画是一模一样的。”苏沫听完夏岚的话,像疯子一样向校门口跑去,教官看着突然脱离人群的苏沫生气的说:“体育委员是谁,快,快把她追回来。”尹少东闻声而起,体育从小就好的他在半路上就拦住了苏沫,他说:“苏沫同学,军训的时候私自脱离队伍你知道是多严重的错误吗?快跟我回去。”苏沫说:“尹少东,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说,我有急事,快点让我走。”尹少东说:“再急也要给教官请假,快和我回去。”苏沫急的声音里几乎带着哭腔时候:“求你,我求你,让我过去吧,我真的有急事。”听见苏沫的声音在颤抖,尹少东起了侧影之心,给苏沫让了路,看着苏沫向校门口奔跑的身影,眯起来眼睛,心想:“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从来不把自己的软弱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那么倔强,现在却为了什么在自己面前表现柔软的一面呢?”

苏沫飞快的像校门口跑,一不留神摔了一跤,膝盖擦破了一块皮,疼的她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她也顾不上多少,忍着痛苦,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跑,到达校门的时候早已不见陆晓晨的身影,苏沫欲出去追,却被门卫挡住要请假条,苏沫瞬间崩溃了,瘫坐在地上,抱着大铁门的栏杆嚎啕大哭,这一年一来自己多么想念陆晓晨啊,只要有一点找到陆晓晨的希望自己都会去,现在,两个人就这么擦肩而过了,苏沫越想越伤心,眼泪也止不住的流。尾随她的尹少东也到达了,看着哭的不省人事的苏沫,竟然有一些心疼,他走过去想抱起苏沫,却被苏沫一把甩开,边哭边说:“你现在满意了,看见我伤心你开心了,我求你以后不要再惹我了好吗?我没有那个能力和精力陪你这个花花公子的玩,你知道因为你今天的恶作剧我错过什么了吗?”尹少东皱起来眉头,轻声说道:“你怎么骂我都没事,你不要坐在地上了,起来吧,哭成这个样子,丑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我,我好心疼。”苏沫听到这话突然停止了哭泣,眼前这个说“我好心疼”的人和那个说:“我就应该到了给你买的,看你这样我真心疼。”的那个人重合了起来,尹少东看着苏沫的情绪稳定下来了,便慢慢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由于刚才摔了一跤有点走不稳,尹少东准备背苏沫,却被苏沫拒绝了,于是尹少东便扶着一瘸一拐的苏沫像操场走去。

陆晓晨走出校门之后,隐约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哭声,先开始没有注意,但是走了很远还是听到了,于是他转过头向学校看去,校门口早已没有了人影。

回到了操场上大家都已经解散了夏岚和胡梅以为苏沫找到陆晓晨了,也就没等苏沫两个人先去吃饭了,教官罚苏沫在太阳下站一个小时,尹少东帮忙求情到:“她刚才摔跤了,情绪也不是很好,这么大太阳还是不要罚了吧。”教官说:“谁求情谁和她一起站。”苏沫一把推开尹少东说:“不用你管,我没事。”于是苏沫便在太阳底下罚站,阳光毒辣辣的,苏沫还在一边流眼泪,膝盖上的伤口在炎热的天气下逐渐化脓,苏沫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呼吸也越来越重,最后晕倒在操场上。去给苏沫买水的尹少东回来之后看见晕倒在地上的苏沫,赶紧把她抱到医务室,等苏沫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夏岚、胡梅和尹少东都在焦急的看着她,胡梅一看到苏沫醒来了就问:“怎么了,没找到陆晓晨吗?怎么回事?”夏岚赶紧制止她说:“回寝室了再说吧,她现在很累,尹少东,帮忙把苏沫背回我们的寝室好不好?”尹少东为难的说:“我倒是无所谓,只怕苏沫……”尹少东的话还没说完,苏沫虚弱的声音就传来了:“那就谢谢你了。”尹少东慢慢将苏沫背起,他感觉他的背后湿了一大块,还在哭吗?刚才胡梅说的陆晓晨是谁?一团团疑问在尹少东的心里越揪越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