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剑战记

魔剑战记

深夜中的黑猫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7-05上架
  • 6266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引文

魔剑战记 深夜中的黑猫 1934 2013-07-06 16:36:46

  艾德拉斯大陆,一个斗气与魔法同时存在的大陆。传说,神魔之战一役后,泛古大陆被劈成了几块大陆,其中艾德拉斯大陆是一块完全被魔兽和人类占据的大陆。在遥远的西方有着名叫幻界圣域的大陆,据说幻界圣域大陆是一个被神族占据的大陆,在那片大陆上的神族能够活到上万年。艾德拉斯大陆的正东方,则传说是被魔族占据的阿拉斯特尔大陆。

艾德拉斯大陆,首都格兰西北,落日镇。

韩府,盘踞在落日镇上的一个家族,这是个人数不多的家主,算上老老小小也仅仅只有千余人。

韩战,韩府家主,韩府成名剑技“陨杀决”修炼至顶峰的化神初期的高手,生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韩战的妻子还曾在韩府门前捡到过一个女婴。女孩在出生三个月之后和他母亲一起夭折了,韩战独自抚养起那两个男孩,一个起名韩立,一个起名韩枫,那个捡来的女婴则叫韩芸儿。

韩枫,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虽说在这个镇子上算是少爷级别的人,但是待人却十分和蔼亲切,完全没有那些浮夸子弟的装腔作势的架势。说起来,韩枫在修炼方面天赋极佳,七岁练气,十岁筑基,现在只要突破一年都未曾突破的结丹期瓶颈就可以达到结丹期,成为韩府有史以来资质最佳,最早修炼至结丹期的天才!

“轰”只见两道身影在黑雾中一闪而出,“呵呵,就你还是韩家的天才?!简直就是个蠢才啊!”一个身着银白色衣袍的男子轻蔑的笑道。这银袍男子长得眉清目秀的,手中执着一把散发着淡淡银色光芒的长剑,要不是此刻他满脸的贪婪与狠意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此人和善亲切。韩枫身着一袭黑色的长袍,隐隐露出了女生都要羡慕的白皙皮肤,俊美的脸庞上,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上卷,覆盖在一双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上,淡定的目光让人捉摸不定,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感觉,俊朗的身姿更加显示出他那不同常人的风范。只是那原本俊秀至极的脸庞上有了一抹惨白。

“噗”一口鲜血从韩枫口中喷出,身体内的每一个脏器都在隐隐作痛,原本深邃的眼眸也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虚弱。“难道我就要这样的结束了吗?”“不可以!不可以就这样死掉,我的父亲还在等着我,这场比试必须赢”韩枫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但是仍然全身酸痛无比。他看了一眼手中那锈迹斑斑的长剑深吸一口气,尽力将身体中的每一丝斗气全抽取出来。大喝一声“哈哈,来吧,既然你把我逼到了如此绝路上,那么你也就不要再想完好的踏出我家府邸半步!”“陨杀绝·陨落!”只见韩枫周围的空气都在缓缓围绕着他转动,时间仿佛也在此刻凝固,下一瞬只见一道黑影闪过,那银袍男子急忙用尽全力抵挡,“乒!”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加的声音传来,只见韩枫用尽全力的攻击竟然被花沁颜化解开来。

“哼!”那名银袍男子不屑的一笑,随后将长剑一挥,深深的刺进了韩枫的左肩!“啊!”韩枫疼的喊了出来!“就这就挺不住了?废柴去死吧!”花沁颜面露讥讽,拔出长剑再次刺在韩枫的大腿上!剧烈的疼痛让韩枫直接跪了下来!“哟~小子,你给爷爷行这么大的礼,好!实在是好!那我就赏你不死吧!”说罢,花沁颜便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韩枫的脸上,又踩在他的身上,不停的践踏着韩枫的尊严。

“好了,本少爷爽了,你可以滚了!”花沁颜冷笑一声狠狠的一脚踢在了韩枫的小腹上,韩枫被这一脚踢得飞到了擂台下......

“少爷!”一旁韩枫的随从急忙前去查看情况。只见韩枫面容憔悴,身前有着一道道怖人的剑痕,殷虹的鲜血不断地涌出。“少爷!少爷您没事吧!”那名韩枫的随从声音略带颤抖的喊道。

那花沁颜撂下一句“你活该”后带人扬长而去……

花沁颜在这个城市算是一个蛮横无比的痞子,但是由于他身后的花盟实力过于强大,所以大家一直对其敢怒不敢言,此次的争斗是因为花沁颜要强行把一位铁匠家的女儿纳为小妾,铁匠女儿因此上吊自杀,但是没有成功,被他父亲发现救了下来。韩枫知道此事向花沁颜提出决斗!

在花盟所有人都撤走后,韩枫终于强撑不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少爷!”一旁韩枫的随从急忙接住将要倒在地上的韩枫,将韩枫抱起送回到韩府的房间里。此刻,一直在紧握在韩枫手中的那把生锈的剑,似乎隐隐约约的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黑色波动,不过由于大家都太过关心韩枫的伤势也没有注意到这一闪而过的黑色波动。

“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这么黑?韩枫仿佛看到前方有一道人影,便缓缓向那里走去。走近后,韩枫眼前一震!只见一道黑色身影在使用着一种可怕的剑技,每一剑挥过,在那剑锋处都会留下一道漆黑的仿佛要将人吞噬进去一般的深黑色剑痕。“这是?”韩枫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突然脚下一空。等到韩枫再次睁开眼后,就看到了身旁满脸愁容的父亲。“父亲,是您吗?”韩枫虚弱的说道。

“枫儿!你醒了?”“嗯,父亲,他们走了吗?没有在找您的麻烦了吧?”“没有了,枫儿,现在身体感觉如何?”“还好吧,就是斗气用尽了身体很疲惫,但是不知为什么内伤竟然痊愈了”“嗯?那就好,无论如何,你没事就好啊,父亲走了你好好歇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