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一百四十章 独孤翼凡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83 2013-08-15 10:37:31

  自从蓝雪知道了蓝玲儿的身世如此凄惨后,蓝雪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她一定要帮助蓝玲儿走出阴影,能帮助蓝玲儿走出阴影的最好办法就是帮蓝玲儿报仇,但蓝雪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去找白璃,因为现在似乎只有白璃可以帮助自己完成这个心愿。但蓝雪并不确定白璃会愿意帮忙,毕竟自己与白璃只是普通朋友,玲儿虽然跟着白璃学习法术,但却从未说过或者有过要收玲儿为徒的想法。基于以上两点,蓝雪知道,白璃是不会那么轻易帮助自己的,但不管怎么样,蓝雪旧爱是想试试看。

蓝玲儿毕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将心里的话告诉了蓝雪之后,就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拉着蓝雪满大街的乱转。蓝雪看着满脸青春活力的蓝玲儿,在心里默默的感叹道:毕竟是孩子,就算有再大的血海深仇也不会成为他们快乐的阻碍。玲儿,姐姐真心的希望你能这样无忧无虑的快乐一辈子!

就在蓝雪失神的时候,蓝玲儿已经将蓝雪拉进了一间装饰华丽的店铺,姐姐、姐姐你快看,这里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蓝雪顺着蓝玲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是一个类似于权杖的东西,碧绿色的权杖上一颗凤头栩栩如生,特别是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清澈得仿佛能将人影映入其中。权杖上凤凰的尾翼缠绕其上,华美异常,蓝雪看了看左右,发现似乎这家店铺生意很好,伙计大都忙得团团转,根本没有人发现她们的到来。

就在蓝雪准备自己去问问那柄权杖的价钱时,一道清冽的声音传入耳畔:这位姑娘好眼光,此物名为“碧凤杖”,乃是五阶炼器大师邱阳倾尽毕生之力所铸。蓝雪转身,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白衣少年含笑而立,风度翩翩,语言谈吐得体优雅,蓝雪的脑海里不禁出现了这样一句话,秀色可餐!

白衣少年似是没有发现蓝雪那艳羡的表情般,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淡定的蓝玲儿,蓝玲儿微微皱眉,用手拉了拉蓝雪,娇滴滴的道:姐姐,玲儿累了,我们回去吧?蓝雪见蓝玲儿眼里那丝淡淡的忧愁,知道她又想起了自己的身世,立即对蓝玲儿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回去。见两人欲走,白衣少年淡淡的道,相逢便是有缘,既然这位姑娘累了,楼上有专供客人休息饮食的地方,不如我做东,请二位上楼一叙?不待蓝雪说话,伶心便道,不去!我们又不认识你,蓝雪见伶心回答得如此直白,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也没有反驳。

面对蓝玲儿如此直白的言语,白衣少年依然温润如故,不急不缓的说道,在下独孤翼凡,乃是这鸿运商会的少主,两位今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鸿运商会找我便是。蓝雪本想带蓝玲儿离开,见独孤翼凡都已经说出身份,知今日之事怕是无法拒绝了,也只能硬着头皮道,我叫蓝雪,这是我的妹妹蓝玲儿。

承蒙鸿运商会少主不弃,那我们姐妹就打扰了,这一顿饭蓝雪吃得还算尽兴,独孤翼凡不愧为鸿运商会的少主,知道的事情还真多,但令蓝雪有些奇怪的是,这期间玲儿始终一言不发。蓝雪也并未多想,只当玲儿是累了才会如此,出了鸿运商会,蓝雪有些担忧的道,玲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在责怪姐姐刚才没有拒绝独孤翼凡的邀请?

出了鸿运商会,蓝玲儿仿佛又恢复了活力般,气嘟嘟的说道:姐姐,玲儿知道姐姐是不想惹麻烦,这个鸿运商会玲儿也听说过,他们的势力遍布整个魔域。虽然在魔域只是一个处于中立的势力,但是,却也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家伙,只要被他们盯上,就没有好日子过。更何况,我们现在在他们眼里仅仅只是一粒尘埃而已,所以,玲儿一点都不怪姐姐,玲儿只是不喜欢独孤翼凡这个人而已。

蓝雪有些吃惊的看着蓝玲儿,呆呆的道,玲儿,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蓝玲儿有些鄙视的看着蓝雪慢吞吞的说道:姐姐,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啊!虽然玲儿不喜欢他们,但玲儿知道鸿运商会在整个魔域可是无处不在的。

蓝雪有些尴尬的牵起蓝玲儿的手欲盖弥彰的道,姐姐当然知道了,姐姐只是想考考你而已,蓝玲儿傻傻的点头道,哦!这个也要考啊!姐姐你的题好简单。

鸿运商会二楼,一身白衣的独孤翼凡看着渐渐消失在街头的两道身影,眼神深邃而沉寂,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独孤翼凡身后,恭敬的道:属下参见少主!独孤翼凡没有转身,只是清冷的道,事情如何了?回少主:属下已经见到天魔主,除了我们之外,其余的各方势力也在极力寻找。他们找到了?独孤翼凡无所谓的问道,见独孤翼凡发问,黑衣人有些吃惊的道,有三个找到了,其余的正在找寻之中。天魔主叫属下告知少主,在还没有接到天魔令之前,不能轻举妄动,更不能将与天魔主有关的消息透露给任何人,无论是自己人还是其他,让少主最好做到连自己都忘记这件事。听了黑衣人的话独孤翼凡脸色有些难看的道,难道有人知道了天魔主的消息?天魔主说,在几个月前,魔域的各界频频受到哪里的密切注意,天魔主怀疑我们内部出了问题,要少主彻底追查此事。

独孤翼凡挥了挥手,黑衣人便消失在原地,黑衣人离开后,一个五十几岁的老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独孤翼凡身后,看着独孤翼凡道:少主,当年是天魔主自己犯下大错,导致整个宗门被毁,少主又何必、、、、、、、

独孤翼凡阻止了老人接下来的话,自言自语的道:靜伯,你应该知道,他不仅是我们的魔主,还是我的恩人,当初,若不是他将我冰封千年,护住我的心魔,我又怎会有今天。可是少主,魔主到了今天都还未放下,靜伯有些急切的道,独孤翼凡喃喃的道,靜伯,其实谁又能真正放下呢?你、我、我爹或者所有人,我们都只是把它深藏起来了而已。当年之事,天魔主险些生死,如今不管他复仇是为了什么,至少,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至少,天魔主他只在乎他在乎的,其他的,

天魔主是一定要讨回来的,这样就够了。

靜伯知道自己无法劝阻独孤翼凡,也不再劝阻,其实,就连靜伯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在劝独孤翼凡还是自己。唉!罢了罢了,少主你说得对,是老奴太过在乎天魔主的初衷了,就如少主所言,不论如何,天魔主就是天魔主,这点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就算天魔主再如何放不下,也绝对不会为了一人而放过他们,大不了,我们不杀那一人就是。

独孤翼凡冷然的道,靜伯你也无需烦忧,或许,事情还有转机也不一定,毕竟现在还仅仅只能算是开始而已。少主说得是,是老奴太过于心急了,刚才还在劝阻少主,原来老奴的内心比少主还要放不下。

独孤翼凡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出神,靜伯也不打扰,只是静静的站在身后,默默的看着独孤翼凡的背影。许久,独孤翼凡才继续说道,靜伯,你去将店铺里的那柄碧凤杖交给今天那个名叫蓝玲儿的女子,再拿一块鸿运令给那位叫蓝雪的女子。靜伯有些疑惑的道,少主这是为何?独孤翼凡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道:靜伯,不要多问,去便是,

靜伯恭敬的答道:奴遵命!

待靜伯离去,独孤翼凡才喃喃的道:蓝雪,

当蓝雪与蓝玲儿晃晃悠悠的回到客栈时,便看见一个老人手里拿着一个灰色布袋孤零零的站在客栈门口,仿佛在等什么人。不待蓝雪两人走近,老人便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道:两位可是蓝雪与蓝玲儿姑娘?蓝雪微微皱了皱眉说道,我就是蓝雪,不知道老人家找我何事?老奴名叫靜伯,是我家少主独孤翼凡特派老奴前来将这两样东西交予二位的。靜伯将布袋交给正一脸不爽的蓝玲儿,并拿出一块铁牌交给蓝雪,蓝雪愣愣的看着手里的东西,靜伯解释道,这是鸿运令,拥有此令,姑娘可以在任何一个有鸿运商会的地方带走一件东西,不论价格高低。

蓝雪看了看蓝玲儿手中的已经被打开的布袋,当蓝雪发现是碧凤杖时,脸色一寒,靜伯,请你回去转告你家少主,就说我们谢谢她的好意,这两样东西我们不能收。靜伯似乎早就料到蓝雪会如此说一般,继续恭恭敬敬的说道,少主说,赠送这两件东西全是因为与二位有缘,还请两位放心,不论今后发生什么事,少主都不会以此作为筹码来要挟两位或是请两位帮忙的。还请两位收下此物,万万别让老奴为难,负责老奴回去少主定会怪罪于我,蓝雪想了想说道,既然独孤少主都如此说了,那小女子就先收下了,还请靜伯代我和妹妹谢过独孤少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