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一百三十九章 凄惨身世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463 2013-08-15 10:37:31

  火红的阳光贪婪的倾洒在大地上,一颗五人合抱的大树下,蓝雪懒散的坐在地上百无聊赖的打坐,蓝雪不停的看着不远处一白一青两道身影不停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阳光穿透树叶的缝隙落在蓝雪身上,留下斑斑点点的痕迹。

自从上次蓝雪利用生命力强行提升修为导致生命力大减之后,这几个月以来便一直留在风火城,被白璃与绿纱逼着吃各种天材地宝来重修生命力。蓝玲儿则在白璃的教导下渐渐习惯了新的生活,同时也有了一些基本的自保能力,在教导蓝玲儿这一点上,蓝雪不得不承认白璃才是最专业的。绿纱轻轻走到蓝雪身边道,姐姐,我们已经在风火城停留了很长时间,若是再不启程赶往魔界,恐怕没办法赶上两个月后修魔院的入院测试,时间紧迫,姐姐我们要不要立即启程离开?

蓝雪轻轻摇了摇头有些犹豫的道,绿纱,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我现在还不能离开,至少再等三天,三天过后,我们立即启程赶往魔界,绝对不在路上停留,好不好?绿纱看了看远处正在认真练习的蓝玲儿,没有说话,但蓝雪知道绿纱已经答应自己的要求了。

几个月前蓝雪突然觉得心疼无比,心没有任何缘由的痛,撕心裂肺的痛,那段时间只要蓝雪一闭上双眼,脑海里就会出现曾经与叶雨有关的一切。蓝雪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蓝雪可以肯定,这种反常的现象一定跟叶雨有关,但现在的蓝雪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默默的体会那种悲伤和心疼,在蓝雪看来,只有每当这种时候,自己距离叶雨才是最近的时候。

姐姐,姐姐?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叶雨耳畔响起,叶雨回过神来,对站在自己身旁的蓝玲儿微微一笑道,怎么了?玲儿又被罚了?蓝玲儿嘟了嘟嘴道,姐姐就知道取笑玲儿,玲儿不理你了。蓝玲儿说完微微转身作势欲跑,蓝雪立即投降道,好玲儿,姐姐错了还不行吗?大不了姐姐以后不再取笑你了,别再生气了。

哼!姐姐说话不算话,这都是姐姐第二十次怎么说了,呃!蓝雪有些尴尬,立即转过头看了眼远处已经进入修炼状态的白璃道,玲儿,你今天的修炼完成了?被蓝雪这么一问,玲儿立即忘了刚心里小小的不快激动的对蓝雪手舞足蹈,有些小骄傲的说道,我已经完成了今天所有的修炼哦!那一脸得意的样子仿佛在说快点夸奖我吧,看我多厉害!看着这样无忧无虑的蓝玲儿,蓝雪心里一暖,笑着道,姐姐就知道,玲儿是最厉害的!

蓝玲儿听见蓝雪的夸奖,心里美滋滋的,恨不得立即出去跑两圈,蓝雪站起身,牵起蓝玲儿的手道,玲儿,跟姐姐出去走走吧?蓝玲儿的脸上立即盈满了笑容,但仅仅只是维持了几秒就又渐渐暗淡了下去,有些犹豫的看着蓝雪。蓝雪无所谓的道,放心吧,我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而且经过这几个月的修炼和天材地宝的滋养,你姐姐我现在的修为已经不能与当初同日而语了。听蓝雪这么说,蓝玲儿才放下心来,但还是没有动,有些为难的看着不远处的蒲团上打坐修炼的白璃,弱弱的道,姐姐可是白璃哥哥他?

蓝雪看了一眼白璃撇撇嘴道,放心吧,没事的,我们悄悄溜出去,然后玩一会就回来,他不会发现的,况且你姐姐我身上的伤都已经好了,他是不会阻止的。当蓝雪与蓝玲儿迈出离开客栈的第一步时,沉入修炼中的白璃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蓝雪与蓝玲儿来到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逛着,蓝玲儿就像是一条跳出水面的鱼,眼里看见石门都觉得新鲜,一路蹦蹦跳跳的这瞧瞧那看看。蓝雪则紧紧的跟在她身后跑,两个人就像是偷偷跑出家门的孩子般,流连在不同的摊位前,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统统买下。等到两人终于累到筋疲力尽的时候,手上已经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小东西,蓝雪看了看身上的一大包东西,泄气般的坐在了一个街道边的石凳上,怎么也不愿动了。而蓝玲儿则是累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许久,蓝雪两人才缓过来,蓝雪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悠悠的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在不停的创造故事,玲儿你有自己的故事吗?

蓝雪的话让蓝玲儿原本红润的脸颊瞬间变得苍白无力,本以为这么久了,蓝玲儿应该已经可以坦然面对了,没想到自己才微微一提,玲儿就那么大反应。蓝雪心疼的看着玲儿满身哀伤的脸,心里充满了后悔,若是早知道让玲儿说出身世会对她伤害如此之深,蓝雪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蓝雪紧紧的抱住泪流满面的蓝玲儿道,玲儿,是姐姐的错,姐姐以后再也不问了,玲儿原谅姐姐好不好?

蓝玲儿第一次没有理会蓝雪的话,缓缓的闭上双眼陷入无尽的回忆中,风火城林家,在这座亭台楼阁比比皆是的家族里,有一个偏僻的小梅院总是无人问津。一个瘦弱的小女孩正哆哆嗦嗦的躲在一颗梅树下,身上满是伤痕,在她身边围了一大群人,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一个三四岁身穿大红纱衣的小女孩,正一脸傲然的站在那里对那个瘦弱的小女孩吐口水。

哼!小东西,你真脏,我看以后直接叫你脏东西好了,你们说好不好啊?红衣女孩转过头去,对身边那一帮奴仆问道。小姐好聪明!就叫脏东西,脏东西、脏东西、、、、、、、、、

一声声的辱骂声,让那个原本就颤抖不已的小身子更加瘦小了,卷缩在梅树下的小女孩死死的抱住自己的小身躯,拼命的将自己脑海里那一个个轻生的念头压下。不行,我不可以就这样死去,我要为娘亲报仇,我不能放弃,绝对不可以!小女孩像是突然重生了一般,全身充满了力量,撞开挡在身前的人,小女孩疯了一般的向外跑,此时,小女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自己是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要拼命活下去。但是,身后的人怎么都甩不掉,当小女孩跑进一条巷子里的时候,已经有人在哪里等着她了,她认识那个人,他是萱姨身边的大哥哥,很厉害,也很凶。她拼命的求大哥哥放了自己,看大哥哥却告诉她:小东西,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跟小姐抢,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没有人要的野丫头!我今天杀了你,你就永远也不会对小姐造成威胁了,要怪就怪你没有投到一个好人家!

那一刻,她心如死灰,就在小女孩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一个身穿蓝衣的绝色姐姐出现在身前,救了自己。蓝雪一直看着蓝玲儿的一举一动,当蓝雪看见蓝玲儿眼角不断躺下的眼泪时,真的吓坏了。她拼命的叫蓝玲儿,可蓝玲儿就像是陷入自己的世界一般,任凭蓝雪怎么呼喊她都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刚才,蓝雪发现蓝玲儿笑了,蓝雪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心里更急了。当蓝玲儿从回忆中醒来时,看见的就是满脸泪痕的蓝雪,正在一遍遍的给自己擦眼泪,眼里写满了焦急和担忧。

蓝玲儿钻井蓝雪的怀里,紧紧地抱着蓝雪,撒娇般的道:姐姐以后就是玲儿唯一的亲人了,姐姐一定不可以丢下玲儿。蓝雪见蓝玲儿总算是醒来了,立即拉着蓝玲儿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嗯,姐姐发誓,不论今后发生什么,姐姐一定不会丢下玲儿,也一定不会再让玲儿伤心。

之后,蓝玲儿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蓝雪,原来,玲儿的爹性林,叫林世安,是林家的现任家主,林家在风火城里只是一个中型家族。玲儿的娘名叫罗凤,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但玲儿的爹林世安很爱罗凤,便以家主之位作为要挟,说若是今生不能娶罗凤,便不愿接任家主之位并终生不娶。林家无奈,只好同意,但也告诉林世安,只要他娶了罗凤,那今后林家的一切决定他都必须同意。

林世安与罗凤在没有任何人祝福的情况下成了亲,一年后罗凤怀了玲儿,就在罗凤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林世安为了家族利益参加了一场由风火城城主举办的宴席。在那次宴席上,城主的女儿武萱对林世安一见钟情,城主府一直给林家施压,林世安一直在苦苦支撑,最后林世安无奈,只得以一生只与正妻相伴来拖延。林世安此举果然令城主府无计可施,一连好几个月城主府都没有任何动静,仿佛之前的咄咄逼人都未发生过一般。

尽管外面风起云涌,但在林世安的有意隐瞒下罗凤一直未知此事,林世安与罗凤的两人世界依旧风平浪静,直到玲儿的降临。在玲儿出生的前一天,武萱入住林家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般传入罗凤耳边,事情一件件的被罗凤知晓,但这个明晓事理的女子很坦然的接受了。并让林世安不要亏待了武萱,但第二天傍晚就传出罗凤身死的消息,林世安当场吐血昏迷。三个月后,林世安在林家与城主府的双重压力下迎娶了武萱,十年来林世安的修为停滞不前,而武萱对林世安的爱也并非像当年表现出的那般痴情。这十年来,林世安虽然表面上是林家家主,但实际掌权者却变成了武萱,至于林世安,从罗凤身死之后,便一直郁郁寡欢,除了每个月来看玲儿一次之外便再也不见踪影。

这些年来,林家已经对林世安失望至极,正欲从玲儿与妹妹林仙之中挑选一位继承者,来继承林世安的家主之位。由于林家族规,林家家主只能由林家嫡系担任,而林世安便是林家嫡系中最后一位,历任家主在继任之前必须得到上一任家主的许可,负责将会被取消担任家主的资格。正是因为林家的族规,而林世安这十年来除了玲儿,谁也没有主动去见过,所以玲儿在林家才会遭受到林家所有人的排挤,这不仅仅是因为林世安,还有玲儿的娘罗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