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一百六十一章 叶城城主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38 2013-08-15 10:37:31

  当叶雨从曾经取出玄冰剑的洞府出来时,只见阙镶满脸了然的道,我们现在就去叶城找阳枫。听了阙镶的话,叶雨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神顿时暗淡了下来,不用去叶城找了,我已经在叶城找了好几个月但却一点阳枫的消息都没有,甚至连阳枫的妖丹我都用上了,但还是一无所获。阙镶悠然的道,你可知阳枫除了妖界外,在哪里的时间最久?叶雨顿了顿道,你是说天渊!

阙镶一副孺子可教也的看着叶雨道,当年阳枫被重伤后就一直居住在天渊,那里可以算是阳枫的老巢了,既然阳枫现在修为尽失,自然要找一个自己熟悉而又没有任何危险的地方闭关,而阳枫居住数千年的天渊便是最好的选择。叶雨有些激动的道,却实如此,现在阳枫的修为根本无法与以前相提并论,以阳枫现在的能力势必不能去太远的地方,而距离幻虎门最近的天渊则是阳枫闭关最好的选择。叶雨有些黯然的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呢?阙镶叹了口气道,你这也是关心则乱,不用太自责,我们还是先去天渊找到阳枫,其他的以后再说吧。叶雨点了点头,好吧,见叶雨满脸失落的样子,阙镶无奈看来她是误会阳枫了,但愿见到阳枫后他能解释清楚吧。

叶雨与阙镶来到叶城并没有直接赶去天渊,而是去了百花楼,对于上次青竹之事,叶雨还是有些心有余悸,若是这次能在百花楼里查出些蛛丝马迹那叶雨便在无形之中解决了一个隐形敌人。然此时去百花楼有叶雨的危险,但有阙镶在应该足以应付一般的化婴强者了,再不济打不过就跑。若是不解决这件事,叶雨的心始终无法放下,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任谁都不想在自己身边永远存在着一条随时可以置自己于死地毒蛇。虽经过几次思索之后,叶雨与阙镶出现在了百花楼前,虽然此时已是傍晚大多店铺都已经关门了,但像百花楼这样的地方,晚上本应该灯火璀璨热闹无比,但此时却充满着寂静与萧条。叶雨看着原本该喧哗四起的地方,暗道不好,当叶雨站在空无一人的大厅时,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原本整洁优雅的大厅此时已是满目狼藉,无数东西散落了一地。

阙镶看着这杂乱无比的地方,对叶雨道,看来他们已经离开了,叶雨向前走了几步蹲下来抹了下地上的血迹道,不仅人去楼空,而且手段干净利落,我想这里凡是知道一点内幕的应该都已经被灭口了。叶雨顺着台阶缓缓走上二楼,一路的血迹和让人作呕的血腥味让脸色冰冷的叶雨皱了皱眉,再往前,叶雨走至一扇半开的房门口,轻轻推开半掩的房门,一具巨大的女尸便向叶雨倒来。落后叶雨一步的气息大喝道,小心!叶雨轻巧的转身,巨大的尸体轰然坠落地面,溅起一地的灰尘。叶雨神色淡然的看来阙镶一眼,便将视线落在地上那具庞大的尸体上,阙镶满脸尴尬的笑了笑,便将头转向四周,眼神不断的漂浮着。

当叶雨看去此人时,乌黑的眸子不由暗淡了几分,这具尸体的主人正是昨天叶雨见过的那位百花楼的老板娘。叶雨将视线转向房内,大约有五六名年轻女子横七竖八姿态各异的躺在地上,看样子似乎已经死去多时了。接着叶雨又转身查看了周围的房间,当叶雨与阙镶将所有房间都查看完毕之后,就连一向视人命如无物的阙镶都不由脸色微变。阙镶指着这些被叶雨聚集起来准备火花的尸体道,这哪里是什么人去楼空,这分明就是全部灭口,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般狠毒,连这些手无寸铁的弱女子都不放过。

叶雨没有说话,举着手里的火把,脸色依旧冰冷的注视着这些原本应该笑若桃花的女子,整个大厅内挤满了尸体,足足有数百具之多。叶雨手里的火把翩然落下,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止了下落的趋势,就这么直直的立在空中。数十道身穿官服的身影窜进这已经无法落脚的大厅,举起手里的兵器冷冷的注视着大厅里的两人,阻止了正欲动手的阙镶,叶雨转身看向百花楼门口。一道白色身影从远处飞来稳稳的落在百花楼面前,一把纸扇在白衣男子手里哗的打开,一张俊逸淡然的脸庞,晶莹剔透的扳指在黑暗的夜里闪着柔和的白光。

当叶雨看见此人手上的玉扳指时,微微有些讶异,但也仅仅只是一闪而过。不用问叶雨便已经知道此人的身份,四极大陆上的唯一的国家天龙国,明面上掌管着整个四极大陆的帝国,而这个玉扳指则是天龙国每一个城主身份的象征。由于其颜色不同,各城城主的身份也有很大的差异,这些颜色由下至上分别是:青、蓝、紫、红、白五色,而叶雨讶异的原因便是叶城在整个四极大陆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二级或三级城镇罢了,而这白衣男子手上的玉扳指明明就是一级城主的标志。

一个满脸精明像是师爷打扮的中年男子看了看叶雨与阙镶道,叶城城主在此,尔等还不过来见过城主,向城主行礼。阙镶微微一愣,显然有些愤怒,这么多年来还没有谁敢如此对他说话,即便是那个宗门的弟子经过几千年后对阙镶也是惧怕多余无礼。叶雨见阙镶眼里已经开始显现出怒意,知道他又想起了曾经的往事,给阙镶一个万事放心的眼神后,对白衣男子抱拳道,见过城主,我这位朋友没怎么见过世面,还请城主见谅。那位师爷还欲说什么,白衣男子则淡淡的道,刑师爷罢了,我们是来调查百花楼一事的,不可节外生枝,那叫刑师爷的中年男子立即对白衣男子恭敬的道,属下遵命。

见城主府来人,叶雨知道此事已经有人处理了,自己想要火化这些人也暂时不可能了,便不再浪费时间,看来阙镶一眼,转身离开这已经人满为患的百花楼。当走到白衣男子身前时,叶雨冷冷的道,人死如灯灭,她们生前可怜,还望她们死后城主能让她们尽快入土为安。姑娘请留步,本城主姓白名逸不知姑娘?叶雨冷冷的道,狭路相逢何需姓名。白逸淡然一笑道,姑娘此时出现在百花楼绝非偶然,从姑娘今日此举看来与这百花楼似乎关系匪浅,还请姑娘移步城主府片刻。阙镶死死的注视着白逸道,你的意思是在怀疑我们杀了这里的人然后毁尸灭迹?白逸对上阙镶的目光怡然不惧的道,本城主并没有怀疑两位,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阙镶似笑非笑的道,例行公事!这里的人都已经死了近一天了,你们现在才来例行公事,会不会太过做作了?叶雨无奈的看了看脸色微变的白逸,叹道,看来短时间内是走不了了。果然,一瞬间后,叶雨敢肯定真的仅仅只是一瞬间的时间白逸便面色如常的道,既然这位对于城主府的办事效率有偏见,那就请两位亲临城主府指教一番吧。白逸一挥手,十几个黑衣侍卫便出现在叶雨两人周围将两人团团围住,叶雨看着这些每个都有筑丹以上的实力的侍卫,黯然的道,那就有劳白逸城主了。

阙镶本想直接冲出去找阳枫,但见叶雨如此说只能悻悻的放下手,与叶雨一起跟在白逸身后向城主府走去。

城主府,白逸坐在大厅的主位上一脸淡然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两人,身穿白纱衣裙的女子虽然并没有绝色无双的容颜,但却有一个冰冷的气质,让人过目不忘。而一身黑衣的俊朗男子则是自己选择无视自己的存在,目光放肆的打量着大厅内的装饰,几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各自选择自己的存在方式想着自己的事情。一旁的刑师爷很识趣的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响,默默的看着大厅内的三人。

许久之后,一个丫鬟战战兢兢地为几人送来茶点,叶雨看着被当成炮灰叫进来满脸冷汗的丫鬟冷冷的道,白逸城主既然已经将我们带来了,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白逸挥了挥时手,待送茶点的丫鬟如蒙大赦的出去之后,白逸才淡淡的开口道,叶小姐为什么就这么断定我找两位来是有什么事情呢?叶雨不才,虽然在叶城不算是什么名人,但只要两年前参加过至尊榜大会的人相信应该都认识叶雨这个明明是叶家之人却偏偏要多此一举参加至尊榜大会的人。白逸城主身为叶城的一城之主,即便是刚到叶城上任也不可能不了解一下叶城的过去与现状,以白逸城主的实力,想要知道叶雨的长相那就更是轻而易举了。若我猜得不错的话,白逸城主刚才在众人面前的表现应该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吧,你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接下来要谈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