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一百五十五章 真相后的真相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10 2013-08-15 10:37:31

  其实这么多年来,并不是嫡系有意要压制旁系,而是他们对家主之位的执着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在别人看来是嫡系在处处为难旁系,其实嫡系只是在杀该杀之人。我兄长夫妇的莫名死去,你娘亲的失踪,以及你堂弟叶啸天或许都是旁系在作祟,这些年为父一直忍而不发就是在你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前,要保证嫡系不能断后。叶啸云皱了皱眉淡淡的道,爹似乎一开始就知道我并没有死,不是疑问而是陈述,叶啸云在陈述一个他早就开始怀疑的事实。不错,叶腾坦然的答道,我的确一开始就知道你没有死,当初你留极西之城的魂牌突然破裂,当我看见那一地的碎片时,却并没有心痛的感觉,所以为父便坚信你还没有死。

叶啸云见叶腾如此说,眼里一道精芒闪过,随后了然一笑便不再追问这件事,无论如何,自己此生还能有机会与家人再次团聚便是最好。没有理会叶腾眼里那浓浓的疑问,叶啸云淡笑道,原来爹不是在担心我是否死去,而是在在意我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啊!似乎孩儿的经历比我的命更值钱,叶啸云的话说得无比鉴定,连一旁的丁泽宇等人都深有所感的点了点头。叶腾脸色有些难看的道,你小子,都已经是当爹的人了,竟然还是这般无所畏惧,这么多年的磨练看来是白费了。既然这样,那我这个当爹的就教教你什么叫做深沉,叶腾嘴上说着,手里已经凝聚出一道绿色光芒砸向了叶啸云。站在一旁的丁泽宇与良菲芸等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脸上看出了一抹不可思议的震惊,这、、这还是刚刚他们看见的那幅威严场景么?明明那么充满威严的人,怎么会转眼间就变成了这个说打就打的莽夫?虽然叶腾的表情看上去依旧充满威严,但丁泽宇四人已经无法将他与刚才那个不怒而威的极西之城叶家家主相提并论了。

只是眨眼间,这对父子便在这偌大的大厅里展开了全武行,四人看着这刚才还无比宽阔的大厅在这两人无数的技能之下,立即被各种各样的光芒笼罩,开始变得有些拥挤起来。而正在激烈打斗的两人似乎毫无所觉,还在不停的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攻击,好像体内的灵气根本就用不完一般。丁泽宇看着两人看似声势浩大的攻击,其实却没有一点攻击力,以这两人的修为一个处于炼圣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可化圣,而另一个则处于炼神中期。以这两人的攻击力,只需要随随便便一挥手便可以直接将这座雄伟壮观的大殿销毁,但这两人打斗了半天,除了无数的法决、技能五彩缤纷外,别说这座大殿了,就连这小小的大厅都毫发无损。

铁虎等人似乎也看出来了其中的不寻常,几人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里那抹耐人寻味的光。甘婷儿最是藏不住事,见此就要冲上去问个明白,被良菲芸及时抓住手腕,狠狠的瞪了一眼,才满脸委屈的消停下来。半个时辰之后,在大厅内激斗的两父子才意犹未尽的消停下来,但从他们看向彼此眼里那浓浓的战意就能看出两人似乎还未尽兴。丁泽宇看了看这刚刚在他眼里还算宽阔的大厅微微一笑,看来这两父子是嫌这里太小了伸展不开手脚才停了下来。

哈哈哈哈,好多年都没有人跟我这样毫无顾忌的打斗了,要不是这里太小伸展不开,我还真想再来大战三百回合。叶啸云淡淡的道,既然爹与孩儿都一样意犹未尽,那改日换个地点我们再战,叶腾豪放一笑道,好,那我们就改日再战!叶腾说完走到叶啸云身前拍了拍叶啸云的肩,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丁泽宇,便消失在大厅里。铁虎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叶啸云,难道这就是十几年后父子重逢的场景?

叶啸云有些无奈的道,我爹他向来如此,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表现出他该有的情绪,让人永远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你们以后慢慢就会知道了。我们已经安全的躲过几位太上长老的追踪,安全的出现在了叶城,现在玄冰剑的剑灵也离开了叶城,其余的事情我们暂时先不要管,明天你们便随我前往极西之城。铁虎等人了解的点了点头,只有丁泽宇没有任何表示,叶啸云对铁虎等人道,你们先在这里稍等片刻,一会会有人来带你们去房间休息,明天我们就前往极西之城。叶啸云说完看了丁泽宇一眼,转身离开了大厅,叶啸云走后,几个小厮打扮的弟子出现在大厅,将几人带去了各自的房间。

叶啸云脸色平静的看着这个曾经他一手创立起来有亲手毁去的幻虎门,眼神有些许空洞。老爷这般没有防备,若是我要偷袭岂不是手到擒来?丁泽宇表情有些酸涩的说道,叶啸云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转身,声音有些空洞的道,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亲手建立起来的,但他却也被我亲手毁去。老爷这话其实说得有些太过牵强,这里的一切,其实是小姐毁去的,不论是原因还是实行者都是小姐,这里的毁灭与老爷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老爷不愧是极西之城的少主,心思缜密让人几乎看不出任何破绽,就连自己的爹都隐瞒了,极西之城少主果真名不虚传。

叶啸云眼里闪过一抹杀机,似乎是有些顾虑,最后慢慢消散了,就连我爹都是在我死后花了三年才发现,你是如何看出来的?丁泽宇随便找了一块破石头坐下,然后冷然的道,第一,你对叶暗的态度,一个曾经被人废去全身修为几乎打残的人怎么可能不会恨那个始作俑者入骨?可你对叶暗的态度除了不屑外,其余的那淡淡的恨意却是装出来的。第二,你在问叶家主为何会知道你还没有死时,眼里闪过一抹慌张,最后,甚至于你都不敢再详细问下去。第三,具你向小姐透露的修为只是在炼圣期巅峰,而今天你却能与一个踏入炼神期多年的炼神中期高手过招而立于不败之地。当时打斗时,我看得很清楚,家主并没有丝毫的相让,而是全力以赴,但还是在半个时辰之后渐露败像。显然,你的修为比家主还要高,一个修为在几十年之后比家主还要高的人会被同样几十年之后叶暗一个化圣期高手打败,而且在几十年前那个人还是一个全身修为被废的废人,没有人会信。

叶啸云道,如果说是那人在几十年里突然遇见天大的奇遇,修为急速提升,有何不可?丁泽宇道,一个人如果从天堂掉下地狱,即便心性再好都会影响今后的修为,即便修为恢复了,那他也不可能在几十年到达这样的程度,而且还能如此收发自如。天下的奇遇再如何神奇都不可能将一个人提升到这般程度,更何况你还被夏长青关押了十几年。

看来,你似乎都知道了,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叶啸云的声音很轻,但丁泽宇却无所谓的道,我们本就是杀手,早就已经有了必死的准备,但你不该欺瞒小姐!小姐对你极其信任,几乎将所有的秘密都告知与你了,但你却一直都在利用她。叶啸云漠然的道,何以见得?丁泽宇没有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叶啸云,丁泽宇很清楚,有些事情只要自己明白就好,说出来对大家都不好。

叶啸云见丁泽宇沉默,叹了口气道,的确,当初在那个洞府的时候,我是故意认她为女儿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救我出去。但在后来的相处中,她对我的信任渐渐打动了我,所以,我才会在黑风煞手里救下她,并为了替她报仇杀上幻虎门。丁泽宇有些愤恨的道,但你最后还是利用了她!叶啸云有些悔恨的道,的确,多年来,我一直隐藏实力,当初杀上幻虎门就是希望待所有知情人都死后,才将其毁灭,所以,我提前支开了你们几人。没想到,最后雨儿却因为担心我而带着良菲芸从新返回,我不得不出此下策,做出要自爆的样子掩人耳目想乘机杀死夏长青。却不想雨儿信以为真竟然不顾自身危险利用玄冰剑救下了我们几人,还将蓝波流转剑自爆,杀死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

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女儿?丁泽宇这话问得有一些疑虑,因为从叶啸云对叶雨的态度来看,他有些不太确定。对于丁泽宇的问题,叶啸云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我的确没有女儿,但我有一个儿子实际年龄比雨儿要大些,你或许见过。丁泽宇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因为如果叶啸云想说,他自然会说,毕竟只要不会伤害到小姐,这些事情都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