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一百六十五章 忆情拾爱 上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83 2013-08-15 10:37:31

  阳枫脸色一沉眼神阴冷的道,既然你这么想死,随你!感受到两人的怒气,阙镶叹了口气道,阳枫,你可还记得你曾经在山洞里交给我保管的东西?见阳枫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阙镶只能继续说道,当年你在舍弃自己的两魂一魄之时复制了一份记忆给我,说那份记忆是你最难以释怀的记忆,也是你这一生最为珍贵的记忆。当时你告诉我,那份记忆也是你最愧于面对的记忆,因为在哪些记忆里你欠了一个人,一个你宁死也要保护的人。你让我在合适的时候把它交给你,我想或许早一点给你,你们之间便会顺利很多吧。阙镶拿出一枚玉简,玉简上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光芒不断闪烁似有一股生生不息之态,由此可见此玉简上的封印从未被动过。阳枫看着眼前的这枚玉简,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但这玉简上的确有自己的气息。阳枫接过阙镶手里的玉简,仔细看着这枚玉简,将自己的一丝气息输入玉简,脑海便出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闪过,但并不完整,他只记得自己怀里抱着一个女子,但却无法看清她的脸。

阳枫皱眉,有些不耐的对阙镶道,你给我看的就是这些?阙镶摊开手掌慢悠悠的道,东西已经给你了,至于你自己要不要看,已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到时候别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就行。看着越来越大胆的阙镶,阳枫一记冰冷的眼神扫过去,正在滔滔不绝表达自己有多无辜的阙镶突然感觉四周冷飕飕的,嘴里还没说出来的话就已经被阳枫一个眼神扼杀在摇篮中。站在一旁努力把自己当做隐形人的叶雨,感受到阳枫那个眼神的杀伤力,不由背脊发凉,悄悄的往后挪了一小步。从来没有感受过阳枫这样凌厉的眼神,叶雨的退避只是潜意识的一个动作,但却让阳枫的眼神更加寒冷。

顿时,整个深渊底变成了一片死寂,没有理会被自己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的两人,阳枫将眼神从新落到手里这枚玉简上。看着眼前这枚因失去封印而完全变回一块普通玉石的玉简,阳枫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阙镶。阳枫的胸口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红光,半个呼吸间那耀眼的红光散去,阳枫身前飘着一滴鲜红色的血滴。红色的血滴在阳枫身前不断的旋转着,仿佛拥有自己的生命与意识一般,血滴在阳枫的超控下滴落在那毫无生气的普通玉简上,顿时整个玉简光芒大放,像是又重生过来一般。看着这一切,阙镶眼里闪过一抹了然,而叶雨则完全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

几股艳红色的光芒纠缠着一缕白色丝线从旋转中的玉简里冲出,进入阳枫的脑海中,随着这些不断进入识海的丝线,阳枫的眼神也慢慢变得柔和,最后甚至有些黯然和歉疚。看着阳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阙镶还好一些,叶雨却有些措手不及,只能愣愣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白色丝线越来越少,玉简上的光芒也开始渐渐暗淡下去,当所有的光芒都消失后,玉简也随之化作一团粉末消散在空气中。

阳枫缓缓闭上双眼,无数的回忆接踵而至:

一道尖锐的声音自上方响起:啊……

随着一声凄凄惨惨的叫喊,欧阳枫的头顶突然掉下一个不明物体,欧阳枫眉头微皱,只听唆.!的一声,欧阳枫脚尖轻点麒麟兽背脊,身体瞬间从麒麟兽的背脊上轻松飞跃而起。接住了那个正在下坠的物体,准确的说应该是个人,啊~~我的屁屁好痛,你怎么可以这样?叶雨可怜兮兮的看着欧阳枫,气愤的指控着,这人怎么可以直接把自己扔在地上。欧阳枫装作无比歉意的说,手不小心滑了一下,这位小姐你没事吧?快,快起来,地下凉,说着,欧阳枫将手伸向叶雨。

看着脸色铁青的欧阳枫,叶雨有点发憷,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是觉得如果你找到了你的真爱,大家就好聚好散,做不成夫妻还可以做朋友,没必要因为一纸婚书就断送两个人的幸福。虽然叶雨有点害怕这个样子的欧阳枫,但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可以……….唔….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吻,叶雨傻了,欧阳枫吻得很粗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好半天叶雨才回过神来,拼命的挣扎,发现叶雨的反抗,欧阳枫吻得更狠了。一丝血迹从欧阳枫嘴角流出来,欧阳枫吃痛,这才放开了拼命挣扎的叶雨,欧阳枫你混蛋!说完叶雨拼命跑出了欧阳枫的视线,看着叶雨渐渐远去的背影,欧阳枫的手指轻轻拂过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知道叶雨生气了,但他并不后悔这么做。

雨儿,这是第一次,也将会是最后一次:雨儿,我爱你!

我已经知道,你不是真正的叶雨,但我爱的就是你,也只是你!在我离开苍穹大陆的那一刻,我会服下绝情丹,从此以后,你我天涯陌路。

天涯陌路、天涯陌路、、、、、

阳枫淡淡的重复着这四个字,语气沉痛,眼里充满了哀伤与无奈,叶雨听见这四个字,身体一僵眼神复杂的看着阳枫,喃喃的道,你为什么会知道这四个字,你在哪里听见的?见阳枫没有任何反应,叶雨急切的走到阳枫身边,也不理会阳枫是否清醒,双手用力抓着阳枫宽阔的肩,大声的吼道,阳枫,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四个字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巧合?是不是?

叶雨的话让阳枫身体一震,猛然从记忆之中醒来,看着眼前的叶雨,阳枫爱怜的叫道,雨儿,雨儿、、、、、、

听见这几声无比爱怜的雨儿,叶雨眼里闪过浓浓的震惊和恨意,但叶雨还是鼓起最后的勇气颤声问道,叶落千家花始开,雨流倾斜入帘来。的最后两句是什么?

阳枫见到叶雨眼中的怨恨,沉痛的道,雨儿,这首诗是你当初跳舞时,我送给你的,最后两句是:阳春三月蝴蝶赋,枫若扶疏舞还来。

叶雨反复的念着最后两句诗,阳春三月蝴蝶赋,枫若扶疏舞还来、、、、、、

仿佛被人抽去了最后的力气般,叶雨的双手从阳枫的肩上滑落,整个人跌落在地上,那双原本黑亮的双眼里,一片死寂和空洞。阳枫心疼的扶住叶雨,叶雨却像一个受伤的孩子般连滚带爬的逃离了阳枫的身前。你滚,你滚!你这个骗子,骗子!我再也不想要看见你,你滚!热烫的眼泪大颗大颗的从叶雨眼里滑落,宣泄了叶雨的悲伤,同时也灼烧了阳枫那颗早也痛到麻木的心。

阙镶看着这样的场景,微微叹了口气,我能做的也已经做了,剩下的就要看你们自己如何解决了,摇了摇头阙镶悄悄离开了两人的视线。阳枫一个闪身来到叶雨身前紧紧的将叶雨娇小的身子拥入怀中,仿佛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小心翼翼。看着叶雨不断滑落的泪水,阳枫心疼的道,雨儿,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想要怎样都行,只是不要再哭了好不好?

叶雨拼命的挣扎着想要逃离开阳枫的怀抱,但力量的差异使得叶雨无论怎样努力,始终无法离开半分。最后叶雨挣扎得累了,只能声嘶力竭的道,阳枫,我恨你,叶雨这一辈子都不要原谅你,曾经我欠你的,今日我什么都还清了,下次再见面之时,就是我叶雨杀你之日!阳枫心疼的看着满眼恨意的叶雨,艰难的道,雨儿,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难道你就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原因给我吗?

叶雨冷冷的道,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若不是你杀了欧阳枫,你怎么可能知道我们之间的一切?阳枫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一个人,你知道你杀的是谁吗?那是我叶雨今生最爱的人,最爱的人!

叶雨的话让阳枫愣了愣,随后便将头埋在叶雨的肩上低低的笑着,雨儿,你、你说我杀了欧阳枫?原来这就是你恨我的原因?叶雨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阳枫,暗暗提起妖丹的力量,时刻警惕着阳枫的动作。一股温润的气息进入叶雨的身体内,叶雨猛然一惊,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竟然无法控制,发现体内的情况,叶雨看向阳枫的眼里恨意更浓了几分。

雨儿,就算你一会怪我,我也不要你以后把我误会成仇人,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将你体内的力量暂时封印。叶雨冷漠的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阳枫淡淡的道,当年我身受重伤,身体一直无法恢复,更别说是离开这无尽的天渊之底。所以几千年来,我一直被困在此处,渐渐的就连我的意识都开始有些模糊,直到十几年前的某一天,有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被扔下天渊,我才开始有些苏醒。当时的我太弱,没有救活那个小男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之后,为了找到能尽快恢复伤势的丹药,我便夺舍了那个小男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