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一百六十七章 流血之地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37 2013-08-15 10:37:31

  阙镶随意的说道,看来妖域是暂时不会回去了,现在我们要去哪?找南宫逸那个小子闯一闯承天门,还是你另有安排?不得不说数千年后,阙镶虽然性格大变,但其以阳枫为首的习惯还是丝毫未变。阳枫冷冷的看着阙镶道,现在我们受到重创,力量还过太弱小,即便是在全盛时期,我们回到妖域也改变不了什么,反而会打草惊蛇。人界虽然灵气不如妖域浓厚,但这里的高手我们却不能小觑,人界与妖域、魔域本就不合,倒是与神域关系颇好。我们现在想要在人界立足,就必须谨慎行事,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很容易被有些修仙者忽略,但想隐瞒高手却还有些勉强,更别说那些不出世的老怪物和绝世强者。

叶雨窝在阳枫温暖的怀抱里道,其实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麻烦,你们可以跟着我一起闯荡天下啊!反正现在你们虽然修为还在但力量弱小,有我这个人类在就不会有什么人会怀疑了。而且,你们现在不就是人吗?怕什么,一般人看不出来你们的真身,而不一般的人以我们现在的修为根本就见不到。至于以后的事情,就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毕竟现下最重要的是提升实力。

阳枫含笑的看着叶雨,一定要去承天门?叶雨坚定的道,只要我不死,就一定会去!我始终觉得承天门与我有什么莫名的联系,每次一提起承天门我就会隐隐约约有一种非去不可的感觉。阳枫深思道,或许那里有什么吸引你前去的东西或是你一直寻找的东西,当阳枫提到一直寻找的东西时,叶雨的眼里浮现出来一丝希翼,但很快就暗淡了下去。注意到叶雨的眼神,阳枫紧了紧手臂,传音道,只要她还在这个世间,总会有找到的一天。叶雨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这个世间如此之大,不仅有自己所处的人界,还有妖域、魔域和人人向往的神域,想要找到蓝雪,在这个大千世界中谈何容易。

阳枫知道自己此时多说无益,只是淡然的道,若是有缘,自会相见!叶雨知道现在的自己还太弱,别说找不到蓝雪,即便是找到了,自己也无法保她周全,便逐渐释然了。阳枫见叶雨与阙镶两人都想去闯一闯承天门,不由笑道,先不急,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阙镶与叶雨对视了一眼道,什么地方?这么神秘,阳枫淡笑不语,只是有些不怀好意的盯着阙镶。阙镶背脊一凉,他与阳枫相识数千年,对于这种眼神实在太过熟悉,阙镶颤颤的道,那个、、我先走一步了,说完也不待阳枫说话转身便走。阳枫冷笑道,阙镶,你现在是觉得自己可以爬到我头上了?说着阳枫的眼神更冷了几分。阙镶已经迈出去的脚步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收了回来,有些幽怨的看着阳枫,你、、要不是你有、、、、、阙镶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在阳枫凌厉的眼神下硬生生的压了下去。最后认命般的变回原形,张开巨大的双翅,托着叶雨和阳枫朝天渊出口飞去。

叶雨站在阙镶的背上,脊背挺得笔直,静静的注视着头顶上照射下来的光芒,眼神平静无波,心里没有任何离开黑暗的喜悦,现在的叶雨,心境已经渐渐接近无悲无喜,对自己心神的控制也逐渐熟练。阳枫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个仅仅只有十几岁方龄的女子,从最初时的相遇,到天渊底的重遇,再到现在的比肩而立。他几乎是看着她一路渐渐退去青涩,那张总是纯洁阳光的脸上渐渐被仇恨铺满,直到现在的云淡风轻。当年那个灵气全无的她,现如今已经是筑丹巅峰神识更是到达了聚识为丝的境界,想到叶雨刚才对自己说过的誓言,阳枫的心里划过一抹暖意。

叶雨看着眼前的天渊甲等囚牢,脑海里闪过曾经的一幕幕,但现在这些过往已经无法对叶雨的心境造成任何波动,面对曾经的一切,叶雨仿佛就像一个看客。叶雨感受着自己的变化,在心里道,或许,这就是心境提升的好处吧,修仙者除了对自身实力的提升外,更重要的还是心境的提升。若是没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心境,便无法承受修为提升所带来的心境变化,最后积少成多,轻者修为永无寸进,严重者则走火入魔或是直接爆体而亡。

踏上天渊甲等囚牢,阳枫对叶雨传音道,阙镶刚才指的是我火光兽一族的家主至宝烈焰剑,我与阙镶在外人眼里是主仆,但其实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当年在那个山洞里面的对话,其实是我故意的,那时的我只是在说给暗中的那个人听,虽然历经数千年,但他的封印却还有一丝神识在其中,只是那神识极度虚弱,只能坚持三息的时间罢了。叶雨淡淡的道,难怪当初你会说阙镶是叛徒,原来只是为了麻痹那个人,那我当初说的那些活?阳枫皎洁的笑了笑并未说话。叶雨脸色一红,有些不自然的转移话题道,既然那个人已经知道你没死,而且已经找到了阙镶,即便你当时的话能麻痹他一时,但却、、、、、、

阳枫冷笑道,我那句话还有一层意思,那便是说给那人听的,他是我族中的一位太上长老德高望重,即便他知道我没死,也不会告诉其他人。叶雨点点头,并没有问阳枫为什么,因为她相信他的判断,知道阳枫不会无的放矢。阙镶转过头来说道,那些事情现在还轮不到我们操心,提升实力才最重要,阳枫与叶雨的传音并没有瞒着阙镶,所以阙镶听到这里不由的说道。叶雨与阳枫都赞同的道,的确如此,在修仙界实力决定一切!

叶雨三人来到当初的那个广场之上,看着那扇依旧洁白如玉的大门,那大门上有几点暗黑色的污渍,这正是当年叶雨的心头血,经过这么多年已经干枯,但痕迹却依然存在。叶雨缓慢的走向这个自己第一次的流血之地,心里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憎恨,来到那扇大门前,叶雨的云袖轻轻一挥,原本有些斑斑点点的大门又恢复了曾经的洁白无瑕。阳枫没有亲眼见过叶雨的遭遇,但心里却已经猜到了七八分,走到叶雨身前,轻轻的对叶雨道,我们进去吧。阳枫衣袖轻挥,一道红色的剑气破门而入,洁白的大门缓缓打开,阳枫揽住叶雨飞身而进,阙镶微微慢了一步,差点被飞速关闭的大门挤成肉饼。阙镶进来后还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已经紧闭的大门,阳枫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叶雨只是淡淡的道,反应迟钝。叶雨的话几乎把阙镶气成内伤,他阙镶再怎么说当年也是堂堂的阳家精英,现在既居然被一个小丫头说成是反应迟钝!

但阙镶却是有口难言,因为阳枫他得罪不起,叶雨是阳枫甘愿用生命守护的人,他阙镶更是得罪不起,看着阙镶吃瘪,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叶雨对阙镶做了个鬼脸后,拉着阳枫飞快的跑了。听见阙镶在身后暴怒的声音,阳枫的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叶雨能这般像小孩子一样的调皮他很开心,若是可以,他希望他的雨儿能永远这样无忧无虑。叶雨回过头来便看见满脸笑意与宠溺的阳枫,心里一暖,阳枫轻轻的在叶雨耳边道,这样的雨儿很可人,叶雨知道阳枫是在说自己很可爱,脸色一红,但还是很淡定的接受了。

阙镶悠悠然的出现在你侬我侬的两人身后,有些挑衅的看着叶雨对阳枫道,这里面除了这长长的通道外,怎么什么都没有?阳枫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阙镶,那眼神仿佛在说,同为修行数千年的人,连这些都不知道,你的借口真烂。阙镶大方的反瞪回去,一脸我就不知道,你想怎样的表情,阳枫在心里叹道,经历过那件事情之后,阙镶就性格大变,原本冷漠无情的阙镶,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见叶雨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阳枫缓缓的道,这是一个守山大阵,主要的目的便是守护山门,每一个门派都有护山大阵,只不是过阵法不同罢了。

叶雨有些好奇的道,难道这里真的是幻虎门的山门?那欧阳嫣然有没有在里面?阳枫沉呤了片刻道,此处修建少说也有千年,叶啸云成立幻虎门不过区区数十年,这里应该不可能是幻虎门的山门。至于你说的那个欧阳嫣然可是何人?欧阳嫣然是前任神龙门门主的妹妹,当年叶啸天说他们两情相悦,可是后来我爹叶啸云横刀夺爱,最后还将欧阳嫣然关在了这座宫殿之内。阳枫皱了皱眉道,这座宫殿危险重重,阵法,陷阱无数,当初我也是因为受伤误闯进了这里,这些年我虽然可以自由出入,但也仅仅只是在同一个地方,至于这里的其他地方我并未去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