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二百一十八章 龙蛋认主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91 2013-08-15 10:37:31

  压下心中的微妙情绪,叶雨带着白雪转身离去,一步还未踏出,一股浑厚的气势扑面而来,白雪的身躯僵硬了一瞬,费飞快向左偏移挡在了叶雨身前。叶雨转身,神情莫测的看着挡在身前的白雪,仅仅只是片刻功夫,巨龙的身躯已经接近虚无,叶雨伸手拉了拉白雪的袖袍,冷声道:无妨!白雪见巨龙即将烟消云散,又见叶雨并不在意,迟疑了片刻,终是向旁边挪了一步。

叶雨神态淡漠的看向一丈之外的巨龙虚影,“我叶雨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你想要我救它母子连心无可厚非,但,我为何救它?”巨龙咆哮一声,从嘴里打出一道白光,白雪下意识的想要阻拦,叶雨对白雪摇头道:无需担忧,我自有分寸。白光进入叶雨脑海,形成一个白色虚影,“求求你,救救我的龙儿,它还没有出生,还没有看过这个世界,还没有回过故乡,我、、、、、、”虚影的声音非常微弱,语气恳切,若是曾经的叶雨绝对二话不说的答应了,但现在~

“我说过,我为何要帮你?天下没有白食,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懂。”虚影沉默了一瞬,再次开口道:我能让你与我的龙儿签下主仆契约,并将我的身躯包括龙丹都给你!叶雨的眼神依旧毫无波动,“条件?”虚影见叶雨如此默然,有些决绝的道:若有朝一日你能去海域,请你带龙儿回故乡看看,若有一天它明白了前因后果,所有决断,希望你不要阻止于它,如今龙儿是我唯一的牵挂,希望您能帮我。

叶雨冷冷的道:我既然敢留下来,就不怕你自爆,你的威胁对我毫无用处,至于你的那颗蛋,能不能孵化还是未知,我想,就连你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今后它的选择我不阻止,说得倒是好听,你的故事里怕是夹杂了无数的腥风血雨吧?见虚影沉默,叶雨顿了顿开口道:内丹在哪?虚影闻言,惊讶的抬头看向叶雨,叶雨不耐的道:再不开始,恐怕就真的无法孵化了!

虚影闻言扭转了一下身形,站在叶雨一丈外的巨龙逐渐缩小成一个光点投入叶雨的识海,叶雨身形一颤,随手抛出几根冰针布下了一个阵法,才再次沉入识海。光点与虚影相融合,逐渐形成一个玄妙的阵法,阵法之上隐隐约约看见一大一小两条龙在其中翻腾,此时,虚影的声音再次传来,“子母阵法已成,你只需将精血滴在龙儿的外壳上,就能签订契约”。

叶雨收回神识,示意白雪在原地等候,身形一闪,出现在圆台之上,白色的龙蛋依旧散发着淡淡的莹光,孤零零的立在原地。叶雨无暇去观察,直接划开手指,几滴精血没入龙蛋之中,见精血被龙蛋完全吸收,叶雨才随手一抹,手指完好如初,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随着精血的没入,叶雨识海里的阵法疯狂旋转着,一道白光从叶雨的识海里冲出照射在龙蛋之上,那一瞬间,叶雨发现自己与龙蛋之间出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联系,这种感觉很微妙,但却是真实的存在着。白光逐渐与龙蛋融合,叶雨与龙蛋的联系也越来越强烈,随着最后一丝光芒的没入,叶雨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与这颗龙蛋完成了主仆契约。

此时,叶雨脑海里的虚影已经极为虚弱,正虚虚无无的变化着,见叶雨的神识出现,对叶雨真诚的笑了,若是从前叶雨定然无法从一条龙身上发现“笑”这个字,但刚才,叶雨看得分明,她是真的笑了。“我的身躯就被封印在圆台之内,即将消散前,就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吧,就当是对你莫大恩情的一丝报答。”虚影说完,整个身躯在叶雨的识海里炸开,磅礴的灵力狂涌而出,叶雨皱了皱眉,手中出现十枚极品灵石,随手一弹,一个大型的阵法瞬间将整个圆台包裹在内,示意白雪等在原地,叶雨便沉入了修炼之中。

叶雨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能量包裹着,这股能量并不暴躁,甚至还有些温和,但却无法让叶雨不痛。巨龙在即将烟消云散之际,选择了自解灵魂,甘愿将自身的灵魂之力送予叶雨,即便她已经自己抹去了意识,但到底是神兽,仅仅只是灵魂中的残留意识,就让叶雨不敢大意。不过好在她是自愿的,残留在灵魂之力内的意识虽然有,但却不会主动攻击叶雨,叶雨忍着灵魂重铸般的疼痛,将巨龙残存的意识从灵魂之力内慢慢剔除。

不知过了多久,叶雨终于将所有残存的意识汇聚到了一起,本想自己炼化,叶雨的神识内却突然传来了一股微弱的气息,他的阻拦很微弱,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叶雨却犹豫了。没有得到过,永远不会知道失去时的痛彻心扉,既然你已经有了微弱的意识,又与我有了主仆之缘,我自然不会让你完全失去母亲。叶雨分出一道细小的意识去碰触他,还未接近,那道细微的意识倒是亲昵的缠绕了过来,叶雨轻叹一声道:罢了,就当感谢她的灵魂之力吧!

当叶雨再次睁开双眼时,已经是三天之后,察觉到自身修为已经步入了化丹中期,叶雨摇头一叹,区区一个小境界,竟然停留了如此之久,果然的心境阻碍么?将龙蛋连同圆台一并收入空间戒指,叶雨撤掉阵法,对疾步而来的白雪道:此地已无你我所需之物,走吧!

白雪定定的看着叶雨道“你,不恨我么?”叶雨看了白雪一眼,向前走去,“有何可恨?不过是各自利益罢了,你曾经救过我一命,虽然并非出自真心,但若不是你,以玄冰剑灵当时那微弱的状态,我早已修为尽毁,离开此地之后,你是走是留,我绝不拦你!”白雪站在原地,盯着叶雨的背影看了许久,像是想通了什么般,骤然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三天时间,足够方士咏查清城主府的所有动向,自从三天前,方士咏收了李易之后,心中就一直有一股极为不安的情绪在蔓延,一开始,方士咏还能勉强控制,但就在刚才,方士咏突然发现自己与法宝失去了联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差点让方士咏显露了踪迹,还好,最后方士咏镇定了下来,这法宝是方士咏的师父从一个上古秘境内经历九死一生才取得,若不是方士咏与这法宝属性相符,自身又极为出色,这等好事,一般是不会落到他头上的。

方士咏很清楚,自己在乾元门内,除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聪明外,几乎没有什么值得别人称赞的,否则,也不会被派到这种偏远的小地方来取还兰草。想起还兰草,方士咏心中又是一阵气闷,明明唾手可得的东西,最后却被一个无名小卒取走,若不是自己已经将其封印在法宝之中,回去恐怕很难向宗门交差。

想到宗门,方士咏下意识的看了眼不远处的城主府众人,当初刚来此地时,方士咏就对城主府一行人在秘境外的话有些疑惑。按理说,城主府本就有免费的名牌,并不需要再去争夺,但这次城主府不仅开放了秘境,还派出了大量的精英弟子。几乎是在李易说明理由的瞬间,方士咏就下意识的相信了,查探了三天,直到今天方士咏才全完确定城主府一行人的所图为何。

看着眼前的的秘府大门,方士咏冷冷一笑,城主府那群人无法打开这秘府大门,可不代表他方士咏打不开,他师父可是闯过上古秘境的人,区区一个秘府大门,自然不在话下。自己虽然不如师父那般厉害,但费些力气,进去还是可以的,确定四下无人,方士咏独自站在秘府大门前,开始推算起来。

几个时辰过去了,方士咏的脸上有些苍白,嘴角却包含了一丝笑意,走到大门左侧,伸出三根手指平移了三次,方士咏触摸到一块凸起的岩石,轻轻一按,厚重的大门缓缓开启。眼神快速的扫过四周,方士咏闪身进入了秘府,大门在方士咏进入之后,应声而关。

没时间理会自动关闭的大门,方士咏取出一颗硕大的夜明珠,缓缓的前行着,这个洞府内机关重重,方士咏的身形已经极为狼狈,但贪婪的欲望还是促使着他不断前行。方士咏心里很清楚,城主府一行人布了这么大的局,不可能毫无准备,想要破开大门,也不过是时间问题,或许,他们明明发现了秘府,却迟迟没有派人前来看守,除了不想引人注意之外,恐怕,还在专心研究如何破开秘府大门。

前行的路越来越窄,甚至出现了向下的通道,这样的通道让方士咏很不安,虽然不知不安从何而来,但方士咏却格外的相信自己的直觉。下意识的取出折扇握在手中,方士咏知道李易已经被封印在折扇中,为了不让李易有机会逃脱,方士咏一直没有使用过自己的法宝,但在性命面前,一切都是虚妄,或许,将李易放出来,自己还能找一块垫脚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