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二百三十三章 各方反应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69 2017-04-29 16:30:09

  叶雨一下擂台,碧水门的弟子立即来到叶雨身旁,众弟子七嘴八舌的说着叶雨在擂台上的表现,脸上满是钦佩和与有荣焉的笑容。叶雨被众人围在中央,看着眼前这一群青涩的碧水门弟子,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秦栍与秦茹媛站在碧水门弟子的外围,看着神情淡漠的叶雨,心中百感交集。

这时,金陵城城主与那擂台上的白发老者一同走了过来,站在外围的秦栍见此,正欲迎上去,却被秦茹媛先一步挡在了身前。叶雨见二人径直向自己走来,眼底闪过一抹深思,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金陵城主大笑道:哈哈哈,碧水门叶雨,敢大闹我城主府的人,果然不一般!金陵城主说完,看了眼并未站在叶雨身前的秦栍,意味深长的道:碧水门掌门倒是收了个好徒弟!

秦栍执掌碧水门多年,却从未与金陵城主这样的人物有过交集,否则,当初的碧水门也不会处于内忧外患之中。此时突然被金陵城主夸赞,尽管只是一句场面话,也让秦栍生出一股扬眉吐气之感,“金陵城主谬赞,小徒顽劣,给城主添麻烦了!”金陵城主看了眼脸色不善的镜海派,心情极为不错的道:能轻松通过小秘境试炼,又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在金陵城门派大比上夺得头筹,这可不是“顽劣”就能做到的,叶雨道友,你说呢?

金陵城主竟然称呼碧水门弟子为道友,不仅在场暗自关注此处的人惊呆了,就连叶雨原本淡漠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在这些人中,最为惊惧的,莫过于秦栍与秦茹媛了,秦茹媛是昨日才知道叶雨与秦栍之间所做的交易,以她的聪慧,稍一细想就反应了过来。而秦栍则是脸色惨白的站在那里,进退不能,金陵城主称呼叶雨为道友,这样的称呼绝对不是在抬高碧水门,而是,在逼自己给叶雨让位!

在场的人都不傻,不论是本就与叶雨有嫌隙的镜海派,还是乾元门都明白金陵城主此话何意,但他们明白明面上的意思,却不解这其中的深意。苍山老祖、碧云仙子、黄明道人、青霞长老和城主府的大长老五人见名次已定本欲离开,突然之间碰见了这等颇有深意的事情,也就饶有兴致的坐在原地,端看这个被金陵城主如此高看的女子如何反应。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叶雨一人身上,只为了等待一个答案,此时叶雨的心中却有些无奈,自己当初的确是想将碧水门掌控在手中,毕竟自己在天龙大陆不过是个黑户,若是有心人想查,必定不会瞒过天龙宗。自己若是想坐上天龙宗少主的位置,就不能来历不明,白白给别人把柄,至少在自己的实力不足之前,这的确是一个把柄。

但经历过秦栍的反抗之后,叶雨的心思就淡了,自己的最初目的已经达到,若是再接手碧水门,手中多了一大堆麻烦不说,碧水门的弟子也未必会服气,与其花上大量的时间去经营一个人心涣散的碧水门,还不如多点时间修炼。想明白了这些,叶雨看向一旁脸色惨白的秦栍,淡然的脸上出现一丝惶恐,“金陵城主折煞晚辈了,叶雨修为尚浅,当不起城主这一声“道友”之称,晚辈当时擅闯城主府,虽事急从权,但的确有些不妥,还请城主见谅,莫要再以此事开晚辈玩笑。”

金陵城主闻言,定定的看了叶雨一瞬,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九级宗门之中最为杰出的晚辈,果然聪慧过人!既然你主动致歉,本座也不再开你玩笑让你一个小辈为难,此事就算过去了!”叶雨感激的道:晚辈多谢金陵城主大人大量!金陵城主双手负于身后转身笑道:无妨,无妨!

金陵城主走到秦栍身侧拍了拍秦栍的肩道:碧水门主果然收了一个好徒弟啊!金陵城主说完,不再理会秦栍,对身侧的始终不发一言的白发老者道:使者难得来我金陵城一趟,今晚设宴城主府,我们可要不醉不归!白发老者淡淡的看了叶雨一眼,对金陵城主点了点头,二人转身向广场之外走去。

等在此地的众人见无热闹可看,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广场,终于反应过来的秦栍神色复杂的看着叶雨,正欲开口,一道爽朗的男声突然传来,“叶道友,今日多谢相助!”叶雨见孟非站在三丈外对自己拱手,立即还了一礼笑“孟道友严重了,彼此彼此罢了!”孟非笑道:但愿在祝融城,你我能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叶雨莞尔一笑,“好!若有机会,叶雨随时恭候!”孟非点头,“告辞!”叶雨看着孟非道:后会有期!

孟非一离开,叶雨转身对周围的碧水门弟子道:众位师弟妹,我与落英有约,就不随你们回客栈了!叶雨路过秦茹媛身侧,顿了顿,还是转身对秦栍道:弟子先行告退!叶雨说完,毫无留恋的离开了比试广场。叶雨离开之后,其他与碧水门相差无几的势力纷纷前来巴结讨好,就连一些强过碧水门的宗门,都一一派遣弟子过来表达善意,这些,叶雨离开前就已猜到,但却从未放在心上。

叶雨一跨进福裕客栈,就被一个小二带到二楼雅间,还未踏进雅间,落英就迎了出来,“叶雨,你总算来了!”叶雨有些歉意的道:抱歉,让你久等了,落英。落英大方的道:既然知道让我久等了,那就先自罚三杯!叶雨有些无奈的笑了,“好,我自罚三杯”。

这个雅间清雅幽静,窗外不时飘来几缕馨香,让叶雨很是喜欢,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叶雨刚一坐下,手中就被塞进了一个碧玉酒杯。知道今天躲不过,叶雨只得执起桌上的酒壶道:放心,我既然应了自罚三杯就绝对不会推脱!落英抢过叶雨手中的酒壶道:既是罚酒,那自然不能由你倒酒,我来!叶雨看着豪气万丈的落英,妥协道:好吧,你来!

一杯酒被装得满满当当,叶雨无奈扶额,“我若醉了,落英,你可得复杂将我送回客栈!”叶雨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连喝了三杯,叶雨才放下酒杯道:我这酒也罚了,身为东道主,你是否应该喝上一杯?“那是自然!”落英豪爽的拿起身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些微醉,落英看向依旧一派云淡风轻的叶雨道:金陵城主如此助你,你为何不顺势而为呢?叶雨放下即将送入口中的灵酒摇了摇头,“暂且不论金陵城主此举的用意,单就碧水门弟子那一关,就是一大麻烦,我本就志不在此,何必增添不必要的烦忧?”落英喝了口酒赞同的道:也是,这金陵城主心思不小,其余门派对碧水门更是虎视眈眈,你若坐上了门主之位,内忧未除,又外患不断,即使你有再大的能耐,也只能蒙尘。

叶雨没有接话,只是举起酒杯将目光移向人来人往的大街,落英见叶雨如此,也不再多问,继续喝着眼前的灵酒。

叶雨离开福裕客栈时,已接近子时,街道之上,除了各家各户门前有些褪色的灯笼还泛起点点微光外,四周一片漆黑。黑暗对修者而言,与白日无异,只是,过于清冷的街道让叶雨的背影看上去显得很是萧瑟。走至一条狭窄的街道口,叶雨扔掉手中的酒壶嫣然一笑,“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十几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站在叶雨身前,手中的灵器泛起阵阵冷光。叶雨慵懒的靠在一堵墙上,看着这些黑衣人手中的兵器,“下品灵器,真是好大的手笔!承蒙各位如此看得起,我叶雨若是不回敬些什么,岂不是可惜了你们的一片苦心?”

一道白色身影猛然冲向黑色人,数万根冰凌以叶雨为圆心,将十几人紧紧围绕在叶雨三丈之内,一阵白色冰雾突然升腾而起,让潜藏在四周的探子失去了感知的对象。做完这一切,叶雨摊开手掌,无色透明的玄冰剑迎上一见下品灵器,灵器在玄冰剑面前就像一块豆腐般,轻易被坎成数块。叶雨身子一侧,玄冰剑向后一拉,一道血柱喷涌而出,在冰雾的笼罩下,一切都将由叶雨主宰,这些人修为与自己同境如何?手握下品灵器又如何?叶雨不杀则以,一动手,就绝不留下后患!

在叶雨强大的神识之下,眼前这些化丹境高手在叶雨的手中,连一招都没过,直接被判了死刑。紧紧半柱香的时间,叶雨的面前已再无活口,待冰凌撤去,冰雾消散,一身白衣不染纤尘的女子傲然而立,对着一个方向轻轻一笑,踏着血流成河的街道,缓步离开。片刻之后,白衣女子的身影早已不见,只有满是断臂残肢的地面,诉说了这条街道刚刚经历过什么。躲在暗处的人久久不能回神,看着已经被挑开面纱的狰狞脸庞,他们知道,迎接他们的,将是不死不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