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二百三十四章 正式拜师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16 2017-05-07 22:27:07

  当一身寒气的叶雨回到客栈,大厅内的情景让叶雨原本冰冷的脸庞染上一丝暖意,大厅之中,摆满了美味佳肴,碧水门的弟子正在一边利用灵力维持菜的温度,一边不时的看向门外。秦茹媛在一旁指导几个闲来无事的弟子法术,秦栍则端起一杯灵茶,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慢慢品着。

一个碧水门的弟子看见站在客栈门口的叶雨,立即兴奋的高声喊道:叶师姐回来了!叶师姐回来了!他的这一喊,大厅里的人立即聚集到客栈之外,围着叶雨七嘴八舌的说话,叶雨一边浅笑着回应,一边在众人的簇拥下向大厅走去。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秦栍和站在他身侧的秦茹媛,叶雨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倒是秦栍率先开口道:回来了?尽管极力压制,叶雨还是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忐忑。看着大厅内一双双饱含敬佩的双眼,叶雨的嘴唇动了动,轻声应道:我回来了,师父!

嘭!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秦栍激动的走到叶雨身前,“你,你刚刚叫我什么?”看着这样失态的秦栍,叶雨眼里满是笑意,正欲开口,秦栍身侧的秦茹媛立即道:师姐叫爹您师父啊?好了爹,现在师姐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我们也不必担忧了,是不是应该开始我们的庆功宴了?秦栍好像是才反应过来般,对秦茹媛道:对对对!来,今日雨儿拔得头筹,为我们碧水门争光,我们一起来喝一杯!

面对四周兴奋异常的师弟师妹,叶雨无奈摇头,本来都不怎么醉的,看来今天是非醉不可了!此时本就是半夜了,碧水门一众弟子一直喝到天色将白,才醉醺醺的相互搀扶着回到房间。叶雨本就与落英喝了不少,现在又被这些师弟师妹猛灌,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秦栍独自回房之后,秦茹媛才搀扶着叶雨回到房间。叶雨正想好好睡一觉,就被秦茹媛突如其来的举动给牵制住了脚步,看着跪在地上的秦茹媛,叶雨皱了皱眉,“师妹这是何意?”

秦茹媛抬头看着叶雨,“叶师姐,爹当年满门被灭,年仅四岁的爹爹被仇人扔进冰冷的湖水之中,幸而被碧水门的掌门所救,爹的一切都是掌门所赐,碧水门就是爹的一切。茹媛知道爹不守约定很是不耻,但求师姐看在我爹对碧水门一片维护之情上,原谅我爹吧?如果,师姐一定要怪罪,那就请师姐杀了我,我愿意以死抵消我爹之过。”秦栍突然从外面闯进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道:媛儿,是爹之过,你不必如此!

秦栍看向叶雨,眼底满是沧桑,“雨、、、叶道友,出尔反尔是我之过,我秦栍不求其他,只求叶道友能放过媛儿与碧水门,我秦栍感激不尽!”叶雨闪身扶起正欲下跪的秦栍,“向来都只有徒弟跪师父,哪有师父跪徒弟之礼?”叶雨说着,径直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向秦栍磕了三个响头,“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三拜!”叶雨拜完,手中多出一杯灵茶,“请师父喝茶!”秦栍愣在原地,秦茹媛碰了碰秦栍道:爹,快接啊?秦栍反应过来,颤抖的接过灵茶,喝了一口,“好好好!乖徒儿,快,快起来!”

叶雨站起身,将秦茹媛拉起来道:虽然我比你晚拜师,但我修为比你高,你叫我一声师姐不亏吧?秦茹媛眨了眨眼睛,故作委屈的道:可是,我也想做师姐啊?叶雨理直气壮的道:你不是有很多师弟师妹了么?秦茹媛更委屈了,“可是,他们都不是爹的亲传弟子啊!”叶雨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有何难?让师父再收几个是了!叶雨说完,不给秦茹媛继续反驳的机会,“就这么决定了!”

秦栍在一旁凉凉的开口道:为师何时说过会再收徒弟了?叶雨转过身看着秦栍,“师父会收的吧?”秦栍似笑非笑的看着叶雨道:为师会不会继续收徒弟,那就要看雨儿能不能找到好苗子了?叶雨狡黠一笑,“有没有好苗子,那就要看师父把我排的第几咯?”秦茹媛立即走过来,叫道:爹~

秦栍咳嗽了一声道:媛儿,现在碧水门所有弟子都已经知道雨儿是你们的师姐,这突然更改也说不过去,就这样吧!看着秦茹媛气鼓鼓的样子,秦栍咳嗽一声道:为师不胜酒力,先去歇息了!叶雨笑着道:恭送师父!

秦栍走后,秦茹媛靠在叶雨身上道:谢谢你,还是我的师姐!叶雨推开秦茹媛,有些好笑的道:好了,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煽情的话就不必再提了,赶紧回去休息吧!秦茹媛在叶雨的肩上蹭了蹭,乖乖的回房间休息了。

秦茹媛走后,叶雨站在窗前,看着逐渐泛白的天际,但愿自己这次的心软,换来的不是彻底的绝望。

三日之后,金陵城外。“雨儿,媛儿,祝融城之行凶险万分,记住,不可勉强,保命为上!”叶雨点头道:师父放心,弟子知道该如何做!秦栍点头,“至于那些追杀你的人,雨儿,你、、、、、、”叶雨冷笑道:师父,若是他们再敢出现,徒儿必定让他们有去无回!只是,会碧水门路途遥远,师父一路小心!秦栍笑道:为师虽然不是什么绝世强者,但也不会轻易让人得逞,更何况,为师还有你这个好徒弟!秦栍与叶雨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叶雨了然,转身对周围的师弟师妹道:回宗门的路上势必凶险万分,路上摆好万剑锁心阵法队形,以防不测!众弟子齐声应道:弟子定会誓死保护掌门,祝师姐旗开得胜!

这时,秦茹媛也与秦栍告别完,叶雨对众人点了点头,对秦栍道:师父保重,弟子告辞!叶雨御起飞剑,与秦茹媛一齐冲天而去。

二人刚刚离开金陵城的范围,一柄银色长枪横在两人身前,叶雨轻笑一声,停在空中道:落英,你这出场方式还真是特别。落英自天际降落下来,踏在银抢之上,“叶雨,你离开金陵城,也不只会一声,太不够意思了!”叶雨待着降下飞剑道:你这不是已经知道了么?落英正欲说话,站在叶雨身侧的秦茹媛道:茹媛,见过前辈!落英在两人身旁站定,点头道:你是叶雨的师妹,我是叶雨的朋友,今后,你就直接叫我落师姐吧!秦茹媛点头道:是,秦茹媛见过落师姐!

落英笑道:沾了叶雨你的光,我便宜得了一个这么天资聪颖的师妹,真是赚了!叶雨无聊的瞥了眼落英,“你不必媛儿大多少,少在那里占媛儿便宜!”落英揽过秦茹媛的肩道:我怎么占你便宜了?我这不是已经征得你的同意了吗?秦茹媛看着叶雨的眼神和落英一副我很高兴的脸,为难的道:我怎样都行!

哈哈哈哈哈!落英与叶雨对视一眼,同时大笑出声,秦茹媛无奈,坐在一旁不理她们了。玩笑过后,落英有些歉意的道:叶雨,那日之事是我不对,若不是我在大庭广众之下邀你喝酒,你也不会被有心人盯上,你放心,那晚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叶雨找了一个相对平坦的地方坐下,“那日并非你之过,就算没有你相邀喝酒这一事,我还是会被暗杀,不过是时间、地点的差距罢了。”叶雨说着,看向落英道:这几天的人,是你拦下的吧?落英点头道:包括刚才那波,我一共拦下了五波人,你此行凶险万分,不若,我陪你一同前往?叶雨摇头,“落英,你我是朋友,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一句话,今后不论何事,只要我叶雨能做到,必定义不容辞!”

落英拍了拍叶雨的肩膀,豪迈的道:好!能用到你的地方,我一定会用!

叶雨取出三瓶灵酒,扔给落英与秦茹媛,“既是送别,没有美酒相助怎行?”落英大笑道:明明我是个酒鬼,怎么请你喝了一次酒后,你反而成为了最嗜酒如命的那个了?叶雨对二人举了举手中的酒瓶道:须知借酒浇愁愁更愁,无酒浇愁愁上愁,你说,你选哪样?落英与叶雨碰了碰酒瓶,喝了一口道:你这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你让我如何回答?秦茹媛在一旁道:师姐的意思是,有酒害相思,无酒更相思,酒不过是一个相思的借口罢了,该有的,该来的,该失去的,一样都逃不掉!

落英看着突然之间变得低落的秦茹媛,有些担忧的道:她这是怎么了?叶雨跟她碰了碰酒壶,狠狠的喝了口道:有些人求而不得,有些人得而不惜,你说她是那种?落英无奈苦笑,“我怎么觉得你们二人说的话,我完全不知所云?是我的问题,还是你们?”叶雨再次喝了一口酒道:懂有懂的好处,不懂有不懂的好处,我既希望你能懂,又希望你永远不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