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雪幻枫岚

第二百四十三章 紫色令牌

雨雪幻枫岚 954231190 3025 2017-10-10 22:16:30

  顾蒙身死,流云千变阵不攻自破,浑身染血的叶雨回头看向剩下的两名流云派弟子,眼底带着深深的寒意。剩下的两名流云派弟子早已被吓得失去了言语,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早已注定的命运。“回去告诉流云派的掌门,我叶雨不欲与流云派交恶,你二人的性命就当是我对流云派的一点赔礼,若再有下次,我定让世上再无流云派!”

  叶雨转身走过满目狼藉的院子,眼中依旧平静无波,见战斗依旧结束,潜藏在暗处的眼睛纷纷退去。叶雨朝着视线最为强烈的方向看了眼,缓步走进早已被破坏殆尽的房间中。

  直到叶雨的身影消失在院落中,那两名流云派的弟子才从刚才的状态中反应过来,见对方放过自己,心中大喜,顾不上同门被随意丢在院中的尸体,直接踉踉跄跄的转身离去。

  叶雨踏入房门,看见破晓与夕瑶二人一副做错事情的样子,低垂着头乖乖的站在破烂的房间中央。叶雨冰冷的眼神在看见二人此番情状后,缓缓带上了一丝浅薄的温度,步伐悠然的走到唯一一张还完好无损的座椅前坐下,叶雨挑眉道:“怎么,你们这是想离开了?”

  破晓嘭的一声跪在地上,双眼泛起点点泪光的看着叶雨,“是我们连累了你,你怎样惩罚我们都可行,可不可以不要赶我们离开?”叶雨被破晓的举动镇住,还未反应过来,见夕瑶也要跪下来,叶雨立即抬手阻止夕瑶,并将破晓扶了起来。

  看着这两个孩子样貌的器灵,叶雨真心不愿狠心待他们,虽然心中很清楚,以这二人存在的年月,恐怕已足够自己再活万世,但看着这二人的年少心性,叶雨始终无法真正狠下心来。推己及人,或许是当初的自己未曾保留下人性最后一点纯真,现在看着这两个孩子,叶雨终究想为这两张稚嫩的面孔做些什么。

  暗自轻叹一声,叶雨伸手抚了抚破晓有些褶皱的衣摆,“破晓,夕瑶,我们有言在先,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将你们带在身边并护住你们,但若是在生死抉择面前,我定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你二人。我叶雨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不是会亲手将同伴推入死亡以换取自身生机的人,若真到了我护不住你二人的那一刻,你们便自行离开,至于能否活着,那就听天由命吧!”

  夕瑶抿着嘴唇含泪道:“姐姐、、、、、、”

  叶雨看了眼夕瑶,眼中依旧淡然的道:“我叶雨此生最恨背叛,你们若是想离开,不必告诉我,直接走便是,但你们若是有一天背叛你我,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只要我叶雨还有一息尚存,我定会取你二人性命!”

  破晓拼命的摇头,“姐姐,我破晓以灵体发誓,今生今世绝不背叛姐姐!”夕瑶也缓缓靠近叶雨,软软的道:“姐姐,夕瑶也用灵体发誓,此生此世绝不背叛姐姐!”得到二人的誓言,叶雨眼中的冷意散了些许,将破晓、夕瑶抱进怀里,“你们两个从今日起,就是我叶雨的弟弟妹妹了。”

  夜凉如水,一道白色身影独自站立在屋脊之上,迎着清冷的月光,白色身影缓缓举起纤细的手掌,似要接住月华,又似要迎接什么更为重要的东西。女子白皙的手掌微微握紧,许久,才再次摊开,看着手掌中的虚无,白衣女子喃喃的道:“蓝雪,今天我收了两个弟弟妹妹,他们很可爱,跟曾经的我们很像,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也不知道那时的你还在不在这个世间,但我不会放弃。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希望他们能代替我找到你,或者,代替我们活下去。”

  一片白色的花瓣被微风吹动,飘荡在叶雨眼神,伸手接住眼前的花瓣,叶雨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温暖的笑意,若三月春风,又似百花盛开,“阳枫,不知何时才能再次见你,若我不幸身死,你会不会像白沫待紫星那般,为我留下一滴泪?”挥开手中的花瓣,叶雨闪身离开屋脊,一切又归于沉静,只余下微微的风声吹拂树叶,带起莎莎的声响。

  三日之期一晃而过,此时的封魔镇上已经聚集了数万名参与此次进入封魔谷试炼的修士。或许是封魔谷开放在即,也或许是真的怕了叶雨,自昨日之后,流云派便再无人前来找叶雨挑衅。对于这难得的安宁,叶雨自然极为受用,至于进入封魔谷之后可能遭遇的事情,叶雨早有心理准备,故而也并未太过在意。对叶雨而言,修仙界危险重重,与其处处担惊受怕,不如暂时放下,好好享受一番暴风雨前的平静。

  叶雨带着两个小孩儿缓步向人群聚集的封魔谷入口而去,一路上,修为差些的修士对叶雨投来一个不屑的眼神,而那些修为高深的修士则双目深沉的看了眼叶雨身后的两个孩子,在心底暗自揣测叶雨此举背后的含义。

  一路上被各种复杂的眼神打量,叶雨面色坦然无波,依旧目不斜视的向前走,至于跟在叶雨身后的破晓和夕瑶,见姐姐都毫不在乎,两人更是完全无视了周围这些修士的存在。就这样,诡异的三人组倒是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了天龙宗领取令牌的地方。

  一名天龙宗弟子傲然的道:“宗门、性命、境界!”叶雨神情微敛,淡然的道:“碧水门,叶雨,化丹巅峰!”站在一旁的另一名天龙宗弟子在一面白色园盘上以一支白玉玄灵笔,写上“碧水门,叶雨”五个字,园盘上立即出现了关于碧水门和叶雨在天龙大陆上有记录的所有资料。

  白色园盘前的天龙宗弟子在看见叶雨以一己之力打败八级宗门沧海派,硬生生将本是九级宗门的碧水门拉上八级时,眼中露出一丝赞赏之色。随手拿起一块紫色令牌正面对着白色园盘,手中泛起点点金光,白色园盘上的信息便化作一道流光飞入紫色令牌之中。

  将令牌交予叶雨,那名弟子道:“滴一滴精血上去!”叶雨依言,伸出右手,拇指轻压中指,一滴精血滴入紫色令牌之中,大脑一阵昏沉,叶雨瞬间摇头,双眼恢复清明,暗自接收着紫色令牌传来的信息。

  那名天龙宗弟子见叶雨不过迷茫了一瞬便恢复清明,眼中的赞赏再次加深,看了眼叶雨身后的破晓和夕瑶道:“此令牌可为你抵挡致命一击,若是遭遇不测,可捏碎令牌,里面的传送阵会将你传送出封魔谷。”叶雨看了眼周围的人,能拿到紫色令牌的人极少,大多都是青色令牌,心中对眼前这个天龙宗弟子有些感激的道:“多谢!”

  那名天龙宗弟子对叶雨摆了摆手,“吾名无崖子,你若能从封魔谷安然出来,可前往天龙宗寻我。”叶雨恍惚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但却不曾记得在何处听过,只好作罢,对无崖子抱了抱拳,带着破晓和夕瑶转身离开。

  三人来到封魔谷入口处,前面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叶雨不愿站着排队,随意找了颗大树,靠在树便暗自观察着四周的修士。破晓伸手拉了拉叶雨的衣摆道:“姐姐,刚才那个人很厉害!”叶雨见夕瑶也赞同的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二人的头道:“这里是天龙大陆,修仙界除了神域,最为强大的地方,有一些修为高强的前辈很正常,更何况,你二人现在连变回原形都困难,别说是刚才的无崖子,就是上次在封魔镇街边那流云派几个弟子不就差点将你们抓走?”

  见叶雨一副你们都是小孩子的眼神看着自己,破晓扭扭头决定不理她,姐姐太可恶了,要不是自己和夕瑶受了重伤,怎么会差点被那两个人抓住!

  叶雨笑着将破晓别扭的身体板正,“好啦,姐姐没有笑话破晓和夕瑶,你们的灵体受了伤,自然没办法反抗,正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姐姐理解。”见破晓又有要发作的趋势,叶雨立即补充道:“放心吧,这封魔谷定有很多奇珍异宝,到时候,破晓,夕瑶告诉姐姐你们需要什么,姐姐帮你们去取。”

  夕瑶弱弱的道:“可是,这样会连累姐姐的。”叶雨轻笑着摇头,“你们竟然已经是我的弟弟妹妹,我自然会护你们周全,反正这封魔谷我是必须要去的,顺便找些天材地宝也不错。”破晓也顾不上别扭了,抓住叶雨的手道:“姐姐,我会帮你找天材地宝的!”叶雨伸手用力的揉了揉破晓的头,“现在不生姐姐的气了?”

  破晓猛的摇头,低声说道:“本来也没生气。”

  叶雨看着这个有些别扭的小孩,暗自好笑,平时比谁都成熟稳重,这一放松下来,孩子心性就暴露出来了。这样也好,平时多教他们一些生存之道,偶尔逗逗他们,也还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