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沉香

岳麓来使

墨沉香 墨荷寂寂 2213 2012-02-28 10:20:10

  “母后。”

“你又调皮了,是不是?”

“墨儿才没有调皮呢!墨儿今天看了一天的书,师傅还夸我了呢?”

“哦?那他夸你什么了?”

“他夸我,行兵布阵有一套,如果是男儿也可以上阵杀敌。”

“怎么会说这些话,你最近在看什么书?”

“兵书啊,我也想上阵杀敌,这样就可以看见王兄,早点结束战争,王兄就可以回来,不用母后你天天担心……..”

“胡闹,再不许看那些兵书。”王后毫不留情地打断青墨的话。

“王后,王有请。岳麓使者来了。”一个侍者匆匆忙忙赶来。

“快回宫去。”威严的声音呵斥着青墨。

“哦。”青墨委委屈屈地应承着。

岳麓的使者来了,一定是联合我国打败北狄的,战争应该快结束了。青墨在回宫的路上愉悦地想到。

“岳麓使者参见南姜王。”

“快请起,你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南姜王颤抖着双手,亲自扶住参见人的臂膀。

“想来南姜王也知道本人来贵国的目的,我们岳麓也不想参与战争,可是北狄欺人太甚,竟骚扰我国边境,我们应该联手打败他们。”

“是啊,战争早应该结束啊。”南姜王迷蒙着双眼说到。

“可是,我们也有自己的顾虑。”

“使者但说无妨。”

“我们希望王能够交给我们有一定的信物,让我们能够信任你们。”

“不知使者想要什么样的信物。”

“这个简单,听说南姜王一直有个视若珍宝的公主,不如让公主与我国联姻,以结姻好,和平永远。”

“这……”

(2)

“母后,岳麓使者来,是不是战争要结束了?”

“不该你担心的,别问。”母后急匆匆地走了。

“也不知道岳麓使者来到底是不是来帮我们的。”青墨悄悄地跟着母后,“要是他们不是来帮我们的,我就趁早赶他们走。”

透过门缝只远远看见母后和父王一直在说着什么,可就是距离太远,听不清楚。后来母后一脸气愤地要走了,青墨赶紧躲远点。可是迟迟不见母后出来。又探头探脑地伸过去,母后和父王已经站在门口了。只见母后满脸泪痕得靠在父王怀里,不断地抽噎。父王则一脸无奈得哄着母后。

青墨刚要转身离去。突然听见里边“嘭”一声。青墨又好奇地转回去。这次却听得异常清楚地听见“打仗,打仗,一个儿子还不够,还要一个女儿,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父亲?”

“一个儿子还不够,还有一个女儿,一个女儿,女儿,女儿,女儿……..”

什么意思?一个女儿。一个女儿。

青墨一个人恍恍惚惚地回来,倒头就躺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一直听见那个声音“一个女儿,一个女儿,女儿,女儿……”

青墨不是不明白,可是这场战争到底还需要什么啊?父王,母后,王兄还不够吗?还有我,难道连我都不能避免吗?上天,你为什么这么残忍,我们好好的一家人难道就不能平平安安过这么一生吗?都说相聚是一种缘分,可是这种缘分怎么就变成祸了呢?

就这么躺了一夜,眼睁睁地看着黑夜慢慢过去,可就是睡不着。

突然门响了一下,有人撩起床幔,阳光突然刺痛了眼睛,就是不想动一下,眯起了眼睛。

“公主这是怎么了?这么迟了怎么还不起身。”

“呦,怎么了这是,怎么眼睛肿的跟桃子似的。”

“徽娘。”说了一句就已经哽咽地说不出来了。徽娘赶紧将青墨扶起来。

“这是怎么了,谁敢惹我们小公主生气了。”徽娘轻轻地抚摸着青墨的头。

“没什么,就是伤心了,想哭一下。”

“伤心了,哭出来就好了,别憋在心了,憋在心里难受。”

“嗯,徽娘,要是有一天你再也见不到我了,你会不会想我,念我?”

“傻孩子,你是喝我的奶长大的,徽娘我看着你和大王子一天天长大,怎么能不想,怎么能不念,你王兄远赴战场,我每年都会去神庙祈求平安,你都比我的孩子还亲啊。”

青墨望着老人慈祥的面容,突然觉得不管怎样一切都是值得的。至少还可以有很多人不用家破人亡。

“徽娘,我想吃你做的玉寇酥了,你能不能现在就做啊?”

“不伤心了?”

“嗯,不伤心了。”

“不伤心了就好,快起来敷敷眼睛,不然就变丑了。”

“嗯。”说着就起身准备去梳洗。

(3)

“母后,我想跟你说件事。”青墨还在犹豫到底应不应该直说。

“说吧。”母后和颜悦色地望着青墨。

青墨突然直直地跪了下去,“母后,我要出嫁岳麓,请母后成全。”

“你竟敢偷听我和你父王的谈话。”母后狠狠地扬起巴掌扇在青墨的脸上。

青墨却一动不动,直挺挺地跪在那里,“我愿意出嫁岳麓,请母后成全。”母后又是狠狠地一巴掌落下去,“我叫你偷听,你长大翅膀硬了,想嫁人了,是吧?我偏偏就不让你嫁…….”

王后在那里不断地骂着青墨,可是青墨永远都只说着那句话,“我愿意出嫁岳麓,请母后成全。”

“哎呦,这是怎么了,有话不是可以商量着来吗?怎么把孩子打成这样。”徽娘来得时候,青墨的嘴角还在渗着血。

“快起来,孩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何必这样呢?”说着就要去扶起青墨。

“徽娘,这件事没有商量的,这岳麓我是嫁定了。”青墨坚定地摇摇头。

“你这孩子也真是死心眼。”说着就转身准备去劝王后。可是王后的眼神却悄悄地制止了徽娘。

“好啊,你要嫁岳麓是吧?那你就从这儿给我滚出去,我再没你这个女儿,你也休想再认我这个母后。快滚。”王后义正言辞地说到。

“横竖都是要嫁的,何不以公主的身份嫁过去,岂不是两全其美。母后。我在你心中还是很重要的,这我已经满足了,就算你今天不认我,我也要去岳麓。母后,你知道青墨的。”青墨微微笑着,看着这个用尽最后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这一生我能有这样一个母亲,足以。

却见王后蹙起了眉毛,伸手揽住青墨的肩头,哭着说出,“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青墨稍稍地缓了一下神,望着徽娘灿烂地一笑。徽娘却只是叹了一口气,慢慢转过身,走了。长长地阶梯一步一步在脚下,只要走一步,路就少一步啊。人,哪能事事如愿啊!也唯有这脚下的青石板才知道有多少事事都是难全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