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沉香

探病

墨沉香 墨荷寂寂 1064 2012-02-28 10:20:10

  主位上的那个人稍稍皱了一下眉,“是这么久,终于有行动了吗?”看着地上抽泣的人,沐阳忖思着,到底该怎么办呢?“求求您了,请个大夫给看一下吧……”好啊,那就请个人瞧一下去。“来人,去宫里召一名御医来。”“是。”

笔痕看见沐阳终于站起来,“起来吧!去看看。”看来王爷对公主还是上心的,就是自家的那个公主不开窍啊!

很长很长的一个梦,梦里有哥哥,有母后,有父王,还有那片花田……突然梦见他们笑着告诉她,再没有战争,他们可以过普通人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是转眼又不是原来的样子到处是孩子的哭声,满地的鲜血,硝烟呛得人难受,横七竖八的尸体,远处穿着战袍半跪着的很像哥哥,可是哥哥怎么会这么狼狈呢?走近一看,他突然抬起头,深深地眼睛似乎要望穿她,紧紧地拉着手,“墨儿,我们输了,原谅哥哥,我没有守住咱们的家……..”青墨很想告诉他,“没事,没事只要你在就好了。”可是喉头发干,不管怎么努力都不管用。

已经很晚了,沐阳看着床上躺着的人,今天烧稍稍退了一点,可是床上的人就是不肯醒,似乎进入了一个冗长的梦中,不是醒不醒的来,而是愿不愿意。“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呢,到底南姜国是什么意图呢?”沐阳暗自忖道。看着床上躺的人动了动,沐阳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好像又烧起来了。

“回王爷。九王妃的烧已经退了,只要注意休息,几日可以醒来,可是…….”“可是什么?”“九王妃本是肺热咳嗽拖了很长时间,又加之秋雨淋了没有及时治疗,恐怕留下了病根。”沐阳稍稍皱了一下眉,“那要注意什么?”“这病也好治,少思虑,不受寒,可是看王妃的性子,恐怕是思虑过重啊。”“下去吧!”沐阳挥了挥手。

转身望着床上的人,“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整天都心事重重。”

外边的雨停了,可还是依稀听见房檐上滴答滴的水响。床上的人自从那晚之后一直昏睡着,沐阳还记得那天晚上他推门进来,看见脸色潮红的她,走近一摸额头,竟然烫得搭不上手,听她的婢女说感染风寒已经好久了,又泡了雨,就成这样了,不知大雨天到底去干了什么,回来也不请大夫,她就这么轻视自己的命吗?

这个梦就这么完了吗?哥哥看着远方,脸上充满了绝望,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沐阳瞪着床上的人闪了闪眼睛,是要醒了吗?他紧紧地盯着她的脸上扑闪扑闪的睫毛,就像飞累了栖息在那里的蝴蝶,准备扇着翅膀起飞,可好像已经没有力气去展开了。青墨睁开眼就看见一双清明的眸子紧紧地看着自己,就像小孩盯着自己手中的珍宝,只有哥哥会有这么疼惜自己,难道是哥哥,“哥哥?”可是等自己再盯着这双眸子的时候,才看见原来是他。清冷的目光,没有温度,永远不像哥哥的那样是和煦的春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