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沉香

宫宴

墨沉香 墨荷寂寂 1084 2012-02-28 10:20:10

  青墨只是看见沐阳和沐雨停在走廊里说话,说的什么就不知道了,青墨看着他俩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了,“你终究还是不愿相信我吗?”

看着青墨转身离开,沐阳才盯着沐雨说道,“还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事儿,近来北狄那边要见皇兄,皇兄可能会设宫宴接待……”

“哦?。”那就让我看看真实的你吧,沐阳紧紧盯着远去的青墨。

宫宴

本以为笔痕已经走了,可是前几日出屋子走的时候,看见笔痕正拿着扫把在那儿扫着被雨打湿粘在青石板路上的落叶。沙沙,沙沙,青墨远远盯着,想要把笔痕烙在心里。笔痕也感觉到了有人盯着自己看,回头看了一眼,知是青墨,那种可怜的,祈求的眼神不禁让笔痕心稍稍酸了一下,又马上转过身,偷偷抹了一把泪,重重地蹭着地面。

“笔痕,你回头再看我一眼呀,难道我伤你伤得那么深吗?既然伤你那么深,可你为什么不走呢?”青墨还是那样看着笔痕,久久的看着,直到笔痕扫完地,出了拱门。

笔痕出了门,才靠着墙,扑簌扑簌得掉眼泪,拄着扫把,不断地抹着眼睛,“不哭,不哭,公主病好了,可以出屋子转了,不用担心。”笔痕不断地告诉自己。可是就是忍不住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越抹越多,就是擦不干。

“王妃。”看见青墨站在房檐底下,一直站了好久,动都不动,这个王妃人还是挺好的,待下人也随和,从来不吩咐其他的事,说话也是不急不缓,好像永远没有事儿让她上心,有时候冷雨很怀疑她是不是个公主,连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是那种飞扬跋扈的样子,堂堂一个公主怎么会如此淡漠,这世上也没什么事玷污这清冷的人儿了吧!可是为什么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整日不是发呆,就是看书,话也不多说,一天问了就应一声,不问从来不应,冷雨还怀疑她是不是哑巴,哎!就是这样的性子,难怪自家爷不喜欢。冷雨轻轻唤了一声青墨。

青墨稍稍转了一下头,看了是冷雨。又把头转了过去,问道,“怎么了?”“站这儿凉,还是回去吧,不然王爷又该怪罪了。”冷雨轻轻说道。青墨好像没有听见冷雨说的话,还是那样怔怔看着扫干净的路面,也不回话。

“王妃。”冷雨忍不住催促道。青墨回了下头,似是叹了口气,轻轻说,“走吧。”

吃完饭,已是晚间,青墨也没怎么吃饭,扒拉两口就不怎么吃了,可冷雨看着青墨吃得这么少,又劝道,“还要吃药呢!再多吃两口吧。”青墨皱了下眉,“不吃了,吃不下了。”看青墨真得吃不下了,冷雨收拾着碗筷,又去热药了。

屋子里燃着的蜡烛,青墨倚着桌子看那灯芯,看得越来越出神。

沐阳进来的时候,青墨还是盯着那个灯芯出神。感觉有人进来,青墨以为是冷雨端着药进来,“放那儿吧,我等会儿就喝了。”“喝什么呀!”沐阳笑着说。青墨听见是沐阳的声音,局促地站起来,回过身,尴尬地抿抿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