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沉香

宫宴(5)

墨沉香 墨荷寂寂 1023 2012-02-28 10:20:10

  青墨就这么一直陪着她们坐着。到了晚间时候,突然有人进来传话说是北狄来使要来觐见,问问太后准备好了没有。太后只是轻笑一声,“告诉皇帝,,准备好了,等会就过去。”接着遣散了众人,说是回去做准备。可青墨又不是宫中人,也没地儿可去,老太后就留下青墨,让青墨帮忙打扮自己。青墨焦急得想知道这次宫宴会是什么样,有一下没一下得给她梳着头发,不断偷瞟外边的天色,

冬天的时间短,可是今天的日头怎么就是不落下去。等收拾好之后,太后觉得还早,有点累,就靠着外边的榻子眯起了觉。

青墨只是坐着,不断地看外边的日头。屋子里渐渐昏暗起来,外边的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只是依稀还有灰白的天空。外边稍稍起了响动,青墨站起身向外边走去,拉开门,见是眼熟的宫人,轻声问道,“怎么了?太后还在休息。”“外边的宴席就要开始了,皇上问准备好了没?”青墨回头看看屋里。犹豫怎么回答。

突然听见里边问到,“是皇帝在催了吗?”“是的。”青墨朝里间喊了一声。“告诉皇帝,今个身子乏了就不去了,北狄来使本是朝堂上的事,也不用我这个老婆子关心,不去也可以。九王妃,你也留下陪我说会子话。”这么大的声音,传话的人也听见了,拱了拱手,回道,“奴才这就回话去。”接着嘱托说道,“老太后身体不好,还望九王妃好生照顾。”青墨盯着宫人颔了颔首。

今天还真是不方便啊!看来多余的仅是自己一人啊。

宫宴开始的时候,玉澜刻意观察那个九王爷的身边,他身边的位置尽然是空着的,再看看上位上的皇帝,神情坦然,并无责怪之意,玉澜心中不禁明了。“这次宫宴之后应该有个明确的答复,不知这南姜的公主是如何,见今天这般情景,恐怕也是对整个局势难以掌控吧。这就好办。”

宫宴结束后,沐阳转到老太后的宫中。看见灯下,青墨服侍太后洗漱,规规矩矩请了安。问道,“今日见母后没有参加宫宴,一问才知您身体抱恙,现在可好了?”“嗯,好多了,多亏九王妃照顾。”“这么晚了,也该走了,回去吧。”“是,那您好好休息。”青墨和沐阳走了。可是这其中青墨心中的委屈要给何人说。

夜凉如水

青墨和沐阳就这么沉默着回了府,一路上几乎是难以想象的死寂,就像两个陌生人搭了车,沐阳一路上闭着眼睛假寐,青墨只是眼里噙着泪水,倔强地不让它流下来。回了家,一个走西边,一个走东边。

青墨回了房,终是噙不住泪,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滴滴滚落。突然恨起了自己,把手中的绢子使劲地绞起来,忽的看见沐阳放在桌上的玉冠,一把将它打落在地,青色的玉冠落在地上,只是咕噜噜转了两圈。青墨恨恨盯着,躺倒在床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