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沉香

初雪(三)

墨沉香 墨荷寂寂 1021 2012-02-28 10:20:10

  冷雨将手中衣服接过,转身打开柜子,准备放进去。青墨抬手摸到手边的杯子,准备喝,可是挨到嘴边,才发现没水了。伸出手,正好在笔痕的眼前,“帮我倒杯水。”头也没有转,只是定定看着天空。笔痕慌乱地抬起头,可是抬头看见青墨根本没有看她,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青墨举着杯子,很久都没有人接,可还是这么固执地拿着,笔痕凑上前去,接杯子的时候,不觉轻轻碰到青墨的手,冰凉冰凉的僵硬。青墨突然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味道,是哥哥?就像很多时候哥哥突然给自己的惊喜,突然不见,又从后边跳出来笑着看自己,偏着头,温暖的笑,惊喜地回头看了一下,是笔痕。笔痕拿着杯子,青墨并没有松手,笔痕抬头看了看,发现青墨紧紧盯着自己,荒落得缩回手,松手的时候,青墨也松了手,杯子哐当一声摔在地上,没有碎,只是徒劳在地上打转。青墨和笔痕紧紧盯着,就这么僵着。红缨马上跪下来,低头说道,“奴婢该死,请王妃恕罪。”看见笔痕还是那么站着,拉了拉她的衣角。可是笔痕纹丝不动,冷雨听见声响,也转过身,看着笔痕,一言不发。四个人就这么静静的。不知过了多久,红缨觉得自己都已经快死了。

听见青墨轻轻一句,“起来出去吧!”红缨出了一口气,这王妃还真是善良的人,脾气也像外边传言的人一样温和可人,可是看见笔痕还愣在那里,红缨硬拉着笔痕,准备出去了。

快要到门口时,青墨突然来了一句,“你留下。”三个人一起转过身,诧异地看着青墨。红缨暗叫不好,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带笔痕进来,可是已经带进来,算了吧!冷雨诧异的是:平时王妃挺和蔼的,一个杯子,也不是贵重物品,那次打碎一个贵重的花瓶都没见这么生气。笔痕只是默默站着,只有笔痕知道青墨说的谁。

冷雨凑上前去,笑着问道,“王妃还有什么吩咐吗?”“她留下,你们两个出去吧。”青墨死死盯着青墨。红缨害怕地看看笔痕,走得时候轻轻拉了一下笔痕的衣袖,笔痕只是回头一笑。

屋子一下子变得寂静,青墨还是盯着书看,静静得,笔痕站在那儿,不断地换着脚,时不时拿眼睛看一下青墨。

这天都黑掉了,笔痕也不见出来,真是急死人了,红缨趴在门洞上看,下午进去,这会都没动静,这是要杀要剐快一点呀,真是这次不但没有帮上笔痕姐,还倒害了她,真是…..哎!

“王妃在里边干什么呢?”斜风沉着脸问道。“不知道,今天那个婢女将杯子打翻,估计这会儿惩治着呢。”冷雨折着手边干枯的树枝,一节一节。“哦?”斜风皱了一下眉。冷雨于是将下午的事说了一遍。斜风仔细听着,听完之后,像是思虑着什么。一会儿抬头看看天,这天怕是要下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