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沉香

初雪(五)

墨沉香 墨荷寂寂 1021 2012-02-28 10:20:10

  沐阳沉思着,不行,得去看看,于是拿起披风走出去。

青墨披着氅衣,站在雪地上,歪着头笑着看笔痕,笔痕也看着青墨笑得合不住嘴,“公主,下雪了,好大的雪。”“嗯,下雪了,这是我第一次见雪,好大好大的雪,看,你的头发都白了。”青墨轻柔地拢着笔痕的头发,替笔痕轻轻拍去发上的雪。笔痕看着青墨的样子,笑着拉住青墨的手,“别拢了,我就喜欢这种感觉,雪落在发上,恍惚过了很久,久到咱们已经白发了,这一生就这么结束了。”“是啊,就这么结束了,等咱们老的时候,会这么拉着手看雪。”“是啊,会的,一定会。”青墨伸出手接住飘落的雪花,一片片飘在手上,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它的形状就已经化成一滴水,青墨展开手,问道,“笔痕,你看雪是不是像泪?一滴一滴,本是泪,可为什么落在地上是白的,落在手上是透明的?”笔痕一把攥住青墨的手,放进怀里,“不是泪,雪就是雪,它只是来纯洁大地的。”青墨笑盯着笔痕,僵硬地双手碰到笔痕滚烫的胸膛,慢慢舒展开来。

沐阳急急地走了出来,看见外边已经落了一层薄雪,踏着雪进了屋子,屋子里漆黑一片,虽是傍晚,可是屋子里已经昏暗得看不见,只是隐约瞅见东西的轮廓,灯罩,美人榻,屏风,暗暗地立在那里。“她不在?”沐阳凭着记忆,转到屏风后边,床上整整齐齐放着被褥。“斜风,冷雨。”沐阳大声喊道。“王爷。”门口突然出现的两个人马上将光线挡了大半,房子越发暗。“王妃去哪儿了?”沐阳厉喝道。“王妃刚刚还在屋里,怎么一转眼不见了。”冷雨还探探头看看在不在床上。可是里边什么也没有。沐阳披着氅衣,甩了一下疾步走出屋子。“会去哪儿呢?”

青墨看着笔痕,突然弯腰捡起一堆雪就朝笔痕扔了过去,笔痕被突然而来的雪打懵了,一愣之后,反应过来,也弯下腰捡起雪打了过去。沐阳听见后院有人,寻着声音走了过去,看见青墨笑着,跑着。很灿烂的笑容,很久很久都没有看见她笑了。今天也许是个例外。青墨回过头时,看见远处的沐阳,停下脚步,笔痕仍出的雪球,直直地撞过去,打在深色的氅衣上,全部散开,笔痕也好奇地转头去看,原来是他,笔痕也垂下头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沐阳见两人停下来,踏着雪走到青墨身边,拉了拉青墨的大氅,轻声问道,“这么冷,回去吧。”青墨只是点点头。沐阳揽着青墨往回走,笔痕也只是低着头,等抬头的时候,看见青墨回头看着自己,没有出声地说了话,转过头走了。笔痕回忆着青墨最后的唇语,是“你明白吗?”明白吗,我明白,明白你是为我好,明白你让我回去,明白,我都明白,可是你在这里,我怎么舍得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