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将军府邸藏佳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3461 2011-11-12 09:13:46

  “阿楠……”我努力睁开眼,眼前的一切却让我无奈。我被五花大绑的绑在树上吊着,树下全是带刀的黑衣人。“我穿了?”真可笑,我这一抹孤魂还真的被石头带到了这儿。我看着树下的那些人,想想或许真是回不去了,可是我也不能死在这儿。那个老头儿不是说会改变我生生世世的命运吗?或许,只有活下来了,我和阿楠的那一世才会一直不分离。想到这儿,我捏紧了手,缺发现石头未在我手中,我以为在我的衣服里,可是绳子这样绑着,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难道消失了?正在着急的时候,下面有人说起话来。

“副堡主,您说那老家伙回来吗?”其中一个黑衣人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对另一个人说。

那人冷笑了两声,指着树上的我,得逞的说:“他最爱的女人生下的女儿在这儿,他舍得不来?哈哈。”

老家伙?最爱的女人的女儿?莫不是那黑衣人口中的老家伙是我这一世的爹?这些人抓我来做什么?我定了定神,还是不要说话的好,继续装晕倒,到时候我还得留着一条命去找石头,然后再找那老头儿算账。

“副堡主,都快到一炷香的时辰了,老家伙还不来,我们就把人杀了吧。”开口的仍是那个阴阳人,可见这人是恨我入骨,不然为何急于要置我于死地?

“一炷香未到,到了再说。”那副堡主撇了那阴阳人一眼,沉声道。看来这副堡主还是个守信之人,我心里暗道。不过如果这世的爹还未来,恐怕我也会死于非命了。

眼看香已烧尽,我还是未见到那个所谓的爹出现,我想,恐怕什么最爱的女人的孩子,对他来说也不过如此吧,如此,我也没必要在装作晕倒了。那阴阳人人慢慢将我放下,见我已醒冷漠的说着:“副堡主,如此佳人,杀了可惜啊。”

我还未明白过来,他一把抓起我的衣领,双手撕开的绸布,胸口一片凉意袭来,我惊恐的看着那个领头人,希望他能制止这一切。阴阳人看了那个被称作堡主的人,见他没有反对,我已然知道自己会如何。

阴阳人继续说道:“杀了可惜,不过,杀之前可以供我们享乐,哈哈。”

他大笑着解开我身上所有的绳子,我心一横,心念着不能死在这里,不能受他们侮辱,于是拔腿就跑。还未跑几步,便被其他人制止,抓住了双脚,拖回了他们中间。我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衣服如残翼般撕落,心如死灰,想到阿楠的微笑,泪已决堤,为何老天要如此对我。

“阿楠……”我颤抖的唤着阿楠的名字,闭上双眼。过了许久,没有那些预想的疼痛,我睁开眼,看见满地尸横遍野,也包括那个阴阳人。顺着滴血剑尖看上去,是那个被称作副堡主的人。

“为什么?”我诧异的看着他,声音还是止不住的颤抖。他看了我许久,走过来给我披上了一件衣服,或许是错觉,我看见他眼里那一抹心疼。禁不住又问道:“你为什么救我?”

“我是你爹爹的内应。”他蹲在我面前为我拉好衣襟。

我不解的看着他,沉声道:“既是内应,为何绑我时不救我,而现在才来救?你那是作何?想看我被人践踏侮辱?”

“本来不该今日出手。”他给我系好斗篷,双手紧紧的握住剑柄,“我救了你,就等于失去了内应的资格。”我望着他,突然明白了,笑的有些凄凉。他回头,看着我的笑有些不解。

“呵呵,什么最爱女人生的女儿,都是谎言吧?”我看他眼光不自在的闪烁了一下,笑着说:“我想,我这个爹是想拿我的命做赌注吧?就算是牺牲我,也要想完成大事吧?不过……”我走到他身边,踮起脚,轻声的在他耳边说道:“我知道,你不想我死吧?”我退后几步,冷眼看着他,用手指指自己的心口,问:“想利用吗?”

他愣一愣,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黎珂,别闹了。你爹不是在利用你,确实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次意外发生。你爹最爱的就是你和你母亲……”他还在说着什么,我却听不清楚了,我突然想哭,因为那语气像极了阿楠。

“黎珂,别闹了。”

“黎珂,别哭了。”

“黎珂……”

阿楠喜欢这么说我,这么不厌其烦的说着一些重复了一千遍一万遍的话。我捂着心脏,那里有个地方撕心裂肺的痛。

“阿楠……”我恍惚的看着眼前的人,慢慢走进,然后一把抱住他,轻轻的说着:“阿楠,姐姐是爱你的……阿楠,姐姐对不起你……”那人的身体明显震了一下,双手也伏在我的肩上,捏紧了一些。我抬头,却看不见他的面容,我问他:“阿楠,你怪我吗?”他摇摇头,我想抱着他,可是身体却无力的下滑,慢慢的陷入黑暗。

我感到有人在擦拭着我的身体,还有一个苍老却坚毅的声音急切的问着:“大夫,我女儿没事儿吧?”我想,这个可能就是我的爹。我想起了那人说的话,“他不是在利用你,确实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次意外发生。”我又继续想了想,而后他说了一句,“不是你爹不帮你,是我自己犹豫了。”我怎么没挺清楚他说的话,而后却把他当做阿楠抱着。我有些愤怒的睁开了眼睛,把正在给我诊脉的大夫吓了一大跳。

“将,将,将……军。”那大夫口吃的叫来了我的爹,“小姐醒了。”直到我爹来我身边,他都未敢看我一眼。

“珂儿好些了吗?”我抬头看着坐在我床沿的爹,这位头发花白的人便是我的爹了?

“爹爹为何不来救我。”我撇过头去,不让他看出我是如何表情。他叹了口气,愧疚的说道:“倭寇南下,人又突然又掳走了你。我又不能撇下战事,两头着急,急忙派人去营救。可是营救途中有人偷袭,幸得一人救下了你。”

我转头看着老人,拍拍他的手,说道:“我想那人便是那个副堡主吧?爹爹的内应。”他点点头,我又说道:“爹爹可知他想过不去就女儿?”他点头,我疑惑的看着他,他说道:“魏敛是听我行事,我这边派去的营救受阻,他不知道情,才会迟迟不动手,珂儿莫怪他。”

我点点头,原来是自己误会了他,而后又担忧道:“那他既然已经暴露了,爹爹如何安排?”

“自是不会安排在齐家堡了。”爹爹的话,让我稍微放心了一下。

“为何他们要抓我?”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他们想拿你威胁我,让我做通敌叛国的事情。”爹爹一脸愤恨的说着。

看来这个身体以前的主人对他爹爹的底细是全都了解的,而且这个爹爹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这个身体以前的主人。

我转念想想,便又问道:“齐家堡,现况如何?爹爹准备作何打算。”

那老人显然是听到了这句话愣了一下。我一下凉意四起,难道我不该问?对于他接下来的举动,我果然想对了。爹爹看似以上年纪,功夫却是好的很,掐我脖子的时候估计只用了两成力气,我脖子却已经快要断掉了。

“你是何人,我女儿在哪儿?!”他暴怒的吼道。

“珂……黎珂……”再这么下去,我真的快气绝了。

“你不是。”爹爹冷声道,“说,是不是齐天云派你来的!”

我眼泪顺着掉落:“我……真的……黎珂啊……”我突然想到今日被人撕破衣服时,胸口和手臂有胎记,于是挣扎着说道:“花,锁骨……手……蝴……蝶。”爹爹的手抖了一下,马上放开了我,扯开衣领和袖子,看见了两处胎记。

“这是我黎家世世代代蝶念花的胎记,谁人都模仿不了的……”他自言自语道,而后哽咽着说:“对不起,珂儿,是爹爹的错……爹爹不该怀疑你的。爹爹以后怕是无颜去见你娘亲……”

我抓起爹的手,轻轻拍着:“爹爹,珂儿不怪您,毕竟珂儿问了一些奇怪的问题。”

“为何想知道?”爹看着我,“以前不是很讨厌过问江湖中的事情么?以前即使是问,也不会问得那么详细。”

我丝毫不畏惧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因为我是爹爹的女儿。”那老人突然笑了,然后又满眼泪水,轻抚着我的头,语重心长道:“珂儿,长大了,懂事了。”

自从安心留在将军府后,我用各种办法慢慢打听到一些关于这个身体主人,也是现在的我的事情。

而今的时代是处于四国鼎立,未有战事的和平时期。这四国分别为,楚,凌,付,韩。而我处在付国,当今圣上其名付离涵,更有美称名曰:“涵雅帝”。我爹便是付国的将军,随先帝开疆辟土,征战多年,而后被封为“镇国大将军”。爹一生只娶了我娘一人,可是后来娘死于齐家堡上任堡主之手。原来是这个原因,以前的黎珂才不愿意去问及江湖中的事情。听很多人说,将军一生最疼爱我这个女儿,把女儿藏于府邸内,任何人都未曾见过。也有传闻说我因为丑陋之极,所以将军用心呵护,怕我的心理留下阴影。

我就纳闷了,其实这张脸没有变过,还是我那张脸,只不过年轻了许多。毕竟是才到二七的姑娘。其实这脸还是不赖的,面红齿白,肤嫩如水,柳叶弯眉,笑眼似月,回眸一笑一倾城。虽说有些自恋,不过也确实如此。我对着镜子笑了笑,却见屋外的丫鬟小依急急忙忙冲了进来,喜上眉梢的说着:“小姐,小姐,大喜啊!”

“何喜之有?”我不解的问。

“二王爷上门提亲,将军应允了。”小依笑着说,“二王爷付离尘可是文武双全,温柔之至呐,有多少人想嫁都嫁不到的!”

我腾地站起来,手里的簪子也应声而落,“我不嫁。”

“可是小姐,王爷都允了这事儿了,您怎么……?”小依不解的看着我。我有些悲凉,想想也是,古代的婚姻都是父母的一句话,爹爹为何这么突然的要我下嫁,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小依,随我去找爹爹。”说完,便快步走入厅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