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回门(2)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2233 2011-11-12 09:13:46

  “爹爹!”刚跨进将军府我就兴奋得一路大叫着跑去找我那孤身一人的老爹,也不顾小依跟在身后,一直担忧的唠叨:“哎哟,王妃,您慢点,慢点呀,小心脚下。您可是金枝玉叶啊,王妃。”刚跨进前厅就看见那威严的老人脸上浮现出的温柔笑意。我一个上前,给爹来了一个熊抱。有家的感觉真好,有亲人的感觉真温暖。

“珂儿回来啦?想爹爹了?”那老人轻抚着我的头,满眼全是宠溺,我的笑意便也更加深了,深到完全忘了,跟我一起回来的那位冰霜王爷。

“岳父在上,请受小婿一拜。”那温柔的声音简直就和王府里的他是天壤之别啊。

爹爹点点头放开我,起身扶起了付离尘,笑道:“我们之间,无需这么多礼仪。今日见到珂儿如此之好,老夫心中也就放心了。看来把珂儿托付于王爷你,是对的。”

付离尘只是笑笑,也未多说什么。哼,对我那么差,恨不得将我打死,现在还虚情假意的对我爹笑,真是脸皮狗厚。他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全是冰冷的警告,我撇过头装作没看见,反正现在是在我家,我看你能奈我何。他见过撇过头,便也不再看我,会过头附在我爹耳边说了两句话,我见那慈爱的老人看了我一眼,瞬间眉头紧锁。

“爹爹,怎么了?”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无事,珂儿,爹爹和王爷去书房谈点事情,你和小依先回房,爹爹一会儿再过来看你。”说完两人便匆匆的离去。看样子,无事是假,定有大事才会如此匆忙。

见他们离去,小依便上前道:“王妃,咱们回屋吧。”

“嗯。”我心里还念着他们会谈何事,随口应了小依的话。一路上我都在疑惑,他们谈论的事儿会不会和我有关,刚刚爹爹不是朝我看了一眼么?我停住脚步,转身对小依说:“你先回去,我有事儿去找下爹爹。”便丢下小依,快步向书房走去。

刚要到书房便看见有人在门口把守,看来这事儿还真是大,不然为何让人把守。我躲在书房外的柱子一旁刚想听个真切,却见书房门突然开启,付离尘黑着一张脸快步走出,爹爹却优哉游哉的跟着出了门。两人的神色对比也差太多了吧。平日里趾高气昂的付离尘,今日却像战败的公鸡一样,我心里暗自叫爽。正在我一旁偷笑的时候,一束寒光射了过来,是付离尘!他竟然发现了。我无奈,只得悄悄退离现场。

前脚刚回到屋内,付离尘后脚便跟了上,像是审犯人一样的问道:“你都听到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听到。”我做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花茶。

“哦?是吗?”他的口气里满是不信任。

我轻笑着说道:“如果我听到了什么,你觉得我现在还会这么悠哉的和你在这儿说话?”然后在心里补了一句:听到了,早就被你弄死了。

“哼,本王还希望你听到。”他走上前来,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我,看得我全身发毛。然后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本王还真希望你听到,你那亲爱的爹爹对本王说的那些话。”他冷哼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我又再一次疑惑,看来我爹确实和他之间有不少的秘密。就如他上次所说,“你爹可真是养了你这样的一个好女儿,毫不逊色于你爹。”难道我爹用什么事威胁于他?但是,有什么能让他一个堂堂的王爷能受威胁的?一壶茶都差不多喝光了,我左思右想还是想不明白,算了,现如今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这一天过得很快,幸福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感觉还没在家好好呆一会儿,便要回那冷冰冰的王府了。我脸上写着一百个不情愿,谁知道回去了后,付离尘会用什么方法对付我。

“珂儿,舍不得爹爹?”我点点头看着爹爹,心里感觉好像去了就再也见不到了一样。

“爹爹……”我欲言又止,现在的我怎么会自由的决定自己的去留,我仰起头笑道:“爹爹,珂儿没事儿,珂儿会常常回来看您的。”

“嗯……珂儿,真懂事。”那老人的眼里全是不舍和落寞。是啊,陪伴了她十多年的女儿,自己宠溺了十多年的女儿就这样出嫁了,怎么能不舍。可是现在又能如何,我突然就想到那么一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付离尘突然将我拉到他的身边,向爹爹拜了一拜,说道:“岳父大人,我和珂儿便回去了,您不要担忧,我会照顾好她的,有时间,我还会带她回来看您。”他明显的把“照顾”两个字语气加重了几分,那话语里更是不容一点商量余地。

爹爹只好无奈的看着我,点点头,“那好吧,珂儿,记得回来看爹爹。”

“嗯,会的,爹爹,珂儿会回来看您。所以,您一定要把自己养得胖胖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鼻子酸酸的。原来,我黎珂除了阿楠,还有这样一位亲人爱着,真好。

挥手坐上马车的一瞬间,一滴泪落下来,我不愿爹爹看见,那样他也会难过,不是吗?

“黎珂。”付离尘坐上车来的一瞬间,愣了一下。“没想到死都不怕的女人,还会落泪。”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样的男人,真是讨厌,等我养精蓄锐一段时间,找到那老头儿后,定会摆脱你的制裁。

“本王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他突然用手指捏着我的下巴,让我直视他那双充满寒气的眼睛。“本王是对你太宽容了对吧?竟然还敢瞪本忘了!别忘了,本王能让你坐上王妃的位置,有一天本王也会让你跌得无葬身之地!哼!”他冷哼一声,狠狠的一甩手,我的头吃疼的撞到了放在马车里的桌子上,眼睛瞬间黑了一下,一股温热的东西从额头流了出来。其实我本就死过一次,怎会怕死,只是我还未找到那老头儿和石头,我岂能死。

“呵,付离尘,你以为我想做你的王妃吗?你大可,现在就休了我。”我强压着那股疼痛和眩晕,只身坐了起来,拿出帕子按在额头上。

“我倒是想休了你,如果不是你爹与本王有交易,本王也不会娶你!不娶你,本王的妍儿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交易?妍儿?我疑惑的看向他,难道我爹和他的交易和这个妍儿有关?本来想追问,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渐渐的倒了下去,又是一阵黑暗袭来,我只能叹息,这身体,怎么这般柔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