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玉叶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2564 2011-11-12 09:13:46

  悠悠醒来时,只听见小依在一旁高兴得哭了起来,欲起身,小依慌忙的将我扶起,“王妃,您怎么过了这么久才醒来?王爷抱您进王府时,您就一直昏迷不醒,王爷说是马车没有停稳,撞到了额头,吓死小依了……”说完又是一阵哽咽。

我心里暗自嘲讽付离尘,马车没停稳,呵,这人真会找借口。而后又看了看正哭在劲头上的小依,无奈得摇摇头,“别哭,我不是没事儿么。”怎么这些小姑娘一遇到个事情就哭不停,真是头疼。

小依一边哽咽,一边给我倒茶,“您还说,您都睡了三天三夜了,您说,我能不担心么?”

我有点惊讶,竟然一睡就是三天三夜,这身体不会像我后世一样吧?我忧心的摸了摸心口,感觉到那律动很健康,我舒了一口气,接过小依的茶道:“你要是再哭,我便是好的都被你哭晕过去。”

“呸呸呸,王妃,您说的是什么话,这话不能乱说,万一被有心的神仙听去了,那岂不是……”小依立马停止抽泣,一脸正经的看着窗外小声说道。

“扑哧……”我被这小丫头的举动给逗得笑了起来,“小依丫头,那有心的神仙不会收了本王妃的。”

小依一脸茫然:“为什么呀?”

“因为本王妃貌若天仙啊。神仙见了本王妃也也以为是他们的仙女,怎会让我那么轻易晕倒。哈哈哈哈……”我看见已经呆掉的小依,笑的都直不起腰来,这丫头,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呵呵,看来本王的爱妃好很多了,还有力气与下人嘻笑。”那春风一般的声音又从门口飘了进来,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戴假面具的功夫真不是盖的。还“爱妃”,我看在他眼里连个下人都不如吧。

我示意小依下去,付离尘便随身坐在了桌前。待小依出去后,我便开口问道:“找我何事?应该不是来关心我好不好的吧。”

付离尘眼神冷了几分:“本王想来便来,这王府是本王的,本王爱找谁找谁。”

“那去找你想找的人,为何来我这里。”我也火了,“你是王爷我知道,这里是王府我也知道。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请回。”

“本王来你这里找我要找的人。”他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我疑惑的看着他:“你要找的人,怎会在我这里?”

他冷哼一声,起身走到床边,一字一顿的说道:“只要你活着,我就能找到她。”

“她?哪个她?”我突然想到在晕倒之前他说的那个妍儿,于是试探性问道:“妍儿?”没想到,刚说完那女人的名字,他便掐住我的咽喉,下手越来越重,我感觉呼吸越来越困来,本想长开嘴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一粒丹药似的东西却划入我的喉咙中。他松开了手,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空气的珍贵。

“咳咳……你给我,吃了什么……”我抹着喉咙,想着那一粒药已经在我腹中,“不会,是……毒药吧?”

“看来,你还不傻。知道是毒药。”看着他上翘的唇,那唇边竟是嗜血一样的快感。我感觉背后的凉意渐渐上升。“既然你不怕死,本王也不会那么轻易让你痛快的死掉。好好享受本王赐给你的‘噬心’吧。”他大笑着走到门口,回头冷声道:“这次,即便是有人想救你,也救不了了。”说完便大步走了出去。

我本想起身追出去,心脏却莫名的抽痛起来,疼得一声冷汗。“噬心”……看来就算是换了一世,我还是逃不过心脏坏死。付离尘,你这般折磨我,却又不让我痛快死去,你要找的妍儿定是与爹爹有关。如果我猜的没错,爹爹很可能幽禁了妍儿。可是,爹爹为何这样做?怕不仅仅是想让我嫁给王爷这么简单。

我无力的躺下,合上眼,这痛比起后世那种心痛,还算不上什么。付离尘,你小瞧我了。我黎珂今日所受的苦,日后定会加倍偿还。

突然想起了阿楠,那晚我离去后,伤心难过的模样。心想,如果他见到我现在这样,是不是又会抱着我哭。浑浑噩噩间又想到那晚遇到的老头,如果没遇见他,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上演,我也安安静静的死去。

我望向窗外,心还是抽痛着,“老头儿啊,你送我来改变命运,究竟是救我,还是害我?”

“是救你。”一个微小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我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不会是那老头来了吧?于是试探着问道:“谁?”过了许久也没听见回答,看来是自己幻听了,激动的心本要跌落下来了,却又听见一个白影一晃就到了面前,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一跳。定神看清了来人,他戴着精致的银色面具,看身形便知,不是老头,我那失望的情绪在脸上一一表露无遗。

“失望了?”那银色面具下的眼睛里满是柔情。

“是失望了。”我坦然承认,见他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便有一丝不解,“你是谁,这是王府,戒备深严,看你也不是王府中的人,你如何来去自如的。”我望向他,眼里满是疑惑,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是熟悉,却又没在哪里见过,难道……我眼睛一亮,“你可去过皇宫?”

他笑着点点头,看来是他救了我,果真没错。

“那个……恕我不能起身谢谢您的救命之恩。不过,这救命之恩岂是一句感谢就了事的。”我叹了口气。

“不必了谢我了,珂儿。”我有些惊讶,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觉得惊讶吗?”我不可知否的点点头。他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只是伸了一只手过来,“张开嘴。”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不是毒药,这个药能压制住‘噬心’。”我也不知为何,看着他的眼睛便安心了下来。于是听话的张开了嘴,药便顺着喉咙一直下滑,过了一会儿全身犹如在空中飞行一样,轻松自在,心也不那么痛了,看来,他真没骗我。

“你是谁?你为何三番四次的救我?”我开口问道,“我想,你我之间是认识的。”

“素未谋面。”他只用四个字简短的回答了。

“素未谋面?那你为何识得我?为何救我?”我急急的问出,生怕他不回答便走掉。

他依旧是温柔的看着我,笑道:“珂儿,我是受人之托。”当然,也是出于私心。这句话他最终没有说出来,以至于最后,在他生命最终的那一刻,他也没来得及亲口说出来心里的情谊。

受人之托?这里我认识的除了宫里的太后他们和我爹便是付离尘。排除了其他的人,估计只有我爹了,可是我这次回去,他显然还不知道我在王府里的事情,那还有谁?“是不是老头儿?”

“老头儿?”他看着我,摇摇头,“受人之托,并非你口中那个老头儿。”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本想追问一句“那会是谁?”他如刚刚风一样出现一般的走了,只是他走是留下了一块玉雕的叶子,上面刻了一字:宿,还留下一封信来。他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他说,压制“噬心”一个月的药都留在这里了,他说,有难时,拿着这块玉叶去白里镇的“玉霞客栈”定能找到他。

我把他留下的东西都一一收好,看完了信便烧掉了,这毕竟是在王府,眼睛多,嘴巴也多。还是处处小心得好。可惜,连他的名字也未知道,不过玉叶上面会不会是他的名字呢?宿,还蛮好听的。

我手中捏着他给的那块玉叶,多年以后回头想起,却已是物是人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