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花灯会(1)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2060 2011-11-12 09:13:46

  换了张脸就是好啊,去什么地方都自由。本来今日准备雇辆马车出城的,但是小依说,今晚有一年一度的花灯会很值得一看,于是便决定留下一晚。我就奇怪了,又不是元宵什么的,怎么就开花灯呢,问了小依才知道,原来今天是付国定江山的日子,难怪啊。

“黎哥哥,今年的花灯会说是有选‘诗圣’。往年都没有,今年是新添的节目呢。”小依一路走,一路雀跃着。

“哦?‘诗圣’?”我听到这两字,脑袋里瞬间反应的便是杜甫。

“考官出题,人人都上去作诗,最后胜出着便是‘诗圣’。”小依说完,便拉起我往人群中挤去。

花灯会真是让人眼花缭乱啊,就算在二十一世纪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壮观。各式各样的花灯一应俱全,美不胜收。我见小依盯着那些花灯都要流出口水来了,便让小贩拿了一盏莲花灯给她,小依甚是欣喜,提着花灯爱不释手。

“黎哥哥,你也选一个呀。”小依指着一盏莲花灯道。

我摇摇头,摸了摸她的头道:“你喜欢就好。”我看着她的花灯突然想到什么,于是让小贩准备了笔墨,在小依的灯上提了一句“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这是何意啊?黎哥哥。”小依不明白的问道。

我笑道:“写给你的。就是说,很漂亮的意思。”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好词,好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回头一看,差点没吓到,是皇上!没想到皇上也来逛这花灯会。

小依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掉了,我拉起她的手示她意不要害怕,然后小声道:“我们的样貌改变了。”见小依松了口气,然后回头对付离涵道:“多谢兄台夸奖,在下只是随手写写而已。”

“哦?随手写写也也能这么好?那兄台真是好文采啊。“付离涵对面前这个面容姣好的人起了兴趣。“兄台这么好的文采不去参选‘诗圣’可真是可惜了。”

“是吗?”我淡然的摇了摇头道:“我对那些不感兴趣,不过可以一看。”

“那真是巧了,朕……我也只是去观看而已。”付离涵对自己差点说错话而懊恼,“如若不嫌弃,我与兄台同行可好?”

小依一直紧张的捏着我的手,我无奈,既然人家都发话了,我能拒绝么。“那好,同行。”

一路上付离涵的话一直未听过,“我叫涵雅,敢问兄台尊姓大名?不然我一直叫你兄台,岂不是很别扭。”

“在下顾黎。”我指着小依道,“这是在下的小弟,顾义。”小依诺诺的朝他点点头,付离涵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涵雅兄,不好意思,在下的小弟对陌生人都是这样,你不用在意。”

他见我如此说,也未再探究下去。穿过拥挤的人群,不一会儿便到了选“诗圣”的擂台边。一阵敲锣声从台上传来,原本沸腾的人群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只见一位老者站在台中道:“今日是咱们付国一年一度的花灯会,不过,为了与往年不同,今年的灯会,我们增添了一项诗文大会,选‘诗圣’。”那老者顿了顿,接着道,“那么考题呢,由利申私塾的先生给各位出题,希望各位才子踊跃参与。得到‘诗圣’称号的,我们将给出丰厚的奖励。”

刚刚说完,安静的人群又炸开了锅。

“利申私塾?这下刚开始就没戏了。”

“怎么的?为什么会没戏?”我好些好奇的问旁边叹气的人。

“你不知道啊,利申私塾可是出了名的严厉啊!那可是皇室御用私塾!”

“唉……”

台下的一阵叹息。

那老者又发话了:“那么,现在便开始第一关:以‘荷’为题作诗。”台上陆续又人上去,又不断的下来。台上的人所剩无几,有人憋了半天才道出一句:“绿叶衬荷脸,荷红映满天。”台下马上窃窃私语,有些人还露出了笑声。我也扯了扯嘴角,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人悻悻的下了台,我正欲叫上小依转身离去,却不知是谁大力的推了我一把,我正想回头破口大骂,却见付离涵那不明深意的笑。

“公子,既然都来了,便作诗来听听吧。”那老者笑着来到我身边,我定睛一看,一脸愤恨,该死的付离涵,竟然把我推到了擂台线内。

我看着那老者,狠狠的憋出了一首杨万里的《小池》:“泉眼无声溪细流,树荫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那老头愣了愣,回头看着利申私塾的先生,那先生点点头,赞道:“此诗一切都是那样的细,那样的柔,那样的富有情意。它句句是诗,句句如画,展现了明媚的初夏风光,自然朴实,又真切感人。好诗!直接入下轮。”

台下的付离涵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就知道,这个顾黎不是一般人。

“第一关胜出者有玉公子,顾公子及兮公子。那么,下一题是:以‘月’为题,作首曲子。那边有乐器,公子们请随意挑选。”做曲子?我有些心酸的看着那四件乐器:箫、笛、琴、筝。以前的一幕幕又重现在眼前,想起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阿楠知道我喜欢古筝,为了让我学到古筝,每天都去小店里打工,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一千块,那钱还不够交学习古筝的学费,他便哭着求着让老师收了我。每每想起来,都会让我上心的落泪。

“你不是因为害怕得哭了吧?”那个兮公子讽刺的笑道。我见他们都还未选乐器,冷哼一声,一步上前站在古筝面前,我也不知他们会什么,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那老者见我们都选完了,大声说道:“玉公子选择了萧,兮公子选择了琴,顾公子选择了筝。那么比赛开始。”

玉公子吹起了乐曲,时而淡然,时而欢快,给人眼前一亮清新自然。兮公子也不分上下,弹完之后挑衅的看了我一眼,我叹了口气,坐在古筝前,闭上眼双手附在弦上,眼前出现了阿楠那忧伤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