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花灯会(2)

家有暴王:微雨燕双飞 andy1023 3463 2011-11-12 09:13:46

  我深吸一口气,指尖在弦上轻轻的拨弄着,优美的乐曲从古筝里慢慢的扩散开来。

随着乐曲的伴奏,便轻启朱唇唱起了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愿人长久……阿楠,如果你能听见,姐姐真的很开心。

音已落,唇已闭,我含着泪睁开眼,台下的人似乎都还沉浸在那哀伤的歌声中,再看看旁边的那两位公子,此时他们的目光里有惊叹,有赞美。

我起身正准备行礼,却不知是谁带头鼓起了掌,“啪,啪,啪……”此时的台下掌声如雷。

利申私塾的先生也回过了神,起身道:“顾公子真是深藏不漏啊!虽是乐器比试,但竟然能把诗词融入到乐曲里,实在是了不得啊!这诗词唱得如此出神入化,让人身临其境,感受到诗词中的悲伤心怀,老朽佩服啊!”

我不好意思的向那老先生行了一礼,其实这只不过是借用的苏轼的诗词,我的文采平平,只有歌还过得去。

“在下玉琦宿,顾公子,你实是在让人佩服。”玉公子满面春风的走了过来,眼里似乎像开了桃花一样。

“兄台过奖了。”我礼貌的回应道。

宿?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刚刚一直都未注意看过他,现在才发现这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我摇了摇头,暗想着应该不是吧,这气质和那人一点都不像,应该不是那个“宿”吧。正想着,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皱了皱眉,看想那只手的主人,却见到一张玩世不恭的帅脸近在咫尺。

“咳咳……小子,不错嘛!有两把刷子。本来觉得你年纪稍小,应该不会有什么佳作,看来本公子小看你了!”那个姓兮的公子哥语气虽然有些愤恨,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赞赏。

我有些不耐烦的拍开了他的咸猪手,学着他刚刚的语气道:“本公子当是谁的手呢,结果是只猪爪。”

一旁的玉琦宿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仿佛在看戏一般。兮公子吃了鳖,满脸通红的大声嚷道:“本公子叫兮乐岚,不是什么猪。本公子的手,是玉手,岂是你拍得的。”然后一脸傲气的昂起了头。

我淡淡一笑,悠然的吐出四个字:“关我何事?”然后潇洒的走开,留下一脸郁闷的兮乐岚在那儿自顾自的抽风。

“哐哐哐……”锣鼓声响,这一比试也算告一段落了。那老者对台下的人说道:“这一轮,顾公子的筝与兮公子的琴都堪为佳作,玉公子的萧也无与伦比。经过利申私塾各位先生的商议,各位公子都进入了下一轮。”

刚说完,台下的各位观众们又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炸开了锅。那老者只好又敲了敲锣鼓道:“各位,由于三位公子出众,第三轮比试本应该是‘接诗’,现在我们换成‘画附诗’。为的就是看到各位公子是不是样样精通。”我顿时额头起了冷汗,这是什么破朝代,花样百出,还要不要人活了,幸好我学古筝的时候,那老师交了一些功底给我,不然今天就丑大了。

“第三论,以景、物、人为题,三位各选一题,两个时辰内作完画,然后在画上附上诗便可。”

我们三人互看一眼,兮乐岚急急的开口道:“我选景。”然后便得意洋洋的看着我,我不在意的撇了撇嘴,他便悻悻的收会的目光。

玉琦宿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道:“顾公子,你选吧。”

我愣了一下,开口道:“你先吧,我无所谓。”

“物。”我刚说完,他便接过了我的话说到,然后嘻笑的看着我,那表情好像是在说:“耍的就是你。”我只得狠狠的干瞪着他,对那老者无奈的说道:“我也只能选‘人’了。”

拿到宣纸后,他们俩提笔便作起话来,那表情里满是认真。我提起笔扫视了一圈台下的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我连画谁都没想好呢。”刚想埋头作画,却见付离涵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看着那张有些熟悉的脸,顿时就想到了付离尘。心里突然想,要不画付离尘吧,然后附上一句骂得他人不人鬼不鬼的诗词。正准备动笔,转念却想到,现在的我正在逃难,万一画了,那不是就认出我了?摇了摇头,继续想着画什么。突然脑海闪过一丝画面,想了想,便动手画了起来。

两个时辰后,我的最后一句诗词也已完成。老者让人把我们的画挂起来展示在台前,我们三人都互相看着对方的作品。兮乐岚的是以‘春’为题,玉琦宿的是以‘玉’为题,而我,则是画的《牡丹亭》里的柳梦梅与杜丽娘。想当年,我才入中学时,阿楠就一直很喜欢看这本书,每次都让我陪着看,久而久之也便记于心底了。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出自王维的《鸟鸣涧》)考官们看着兮乐岚的画频频点头,兮乐岚高兴得屁股都快翘上天了。

经过玉琦宿旁边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玉琦宿倒是一脸无所谓,我看他是故意的吧,看他画功和字锋绝对是能作出佳作的,只是我倒是不明白他的用意何在。

到的我的作品钱,几位考官楞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口中还呐呐的念到画上的诗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顾公子,这画附诗定是有一个凄美的故事吧?”其中一会年纪少长的先生问道。

我点点头,讲道:“此画中的男子名曰‘柳梦梅’,画中女子‘杜丽娘’乃是他的心上人。他们俩本是在梦中相见相爱。只可惜天公不作美,杜丽娘日日思恋柳梦梅而病逝。她在弥留之际要求母亲把她葬在花园的梅树下,嘱咐丫环春香将其自画像藏在太湖石底。其父升任淮阳安抚使,委托陈最良葬女并修建“梅花庵观”。三年后,柳梦梅赴京应试,借宿梅花庵观中,在太湖石下拾得杜丽娘画像,发现杜丽娘就是他梦中见到的佳人。杜丽娘魂游后园,和柳梦梅再度幽会。柳梦梅掘墓开棺,杜丽娘起死回生,两人结为夫妻,前往临安。杜丽娘的老师陈最良看到杜丽娘的坟墓被发掘,就告发柳梦梅盗墓之罪。柳梦梅在临安应试后,受杜丽娘之托,送家信传报还魂喜讯,结果被杜宝囚禁。发榜后,柳梦梅由阶下囚一变而为状元,但杜宝拒不承认女儿的婚事,强迫她离异,纠纷闹到皇帝面前,杜丽娘和柳梦梅二人终成眷属。”

我顿了顿,只见台上的老者们都满眼含泪,而后又听见台下有隐隐的哭泣声,叹了口气继续道:“这首诗,便是写出了对春光流逝的感慨,时光去也,花去也,人心却空空在此。杜丽娘的怀春不敢说出来,只好给了这即逝的春光了,都隐藏在一种伤怀的寂寞中。”

“好!好!好!”台上的考官们,齐声叫了三声“好”,之后便走到台前大声宣布:“今日选出的‘诗圣’便是顾黎顾公子!那么,我们今日给出的丰厚奖励,不是银子,也不是物品,乃是利申私塾的教书先生一职!”

台下顿时鸦雀无声,我也突然被那句话给打蒙了。教书先生?!利申私塾的教书先生!?御用教坊的教书先生!?那岂不是我想走也走不了!?

“NO!”我大叫一句,立马变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我傻了,怎么在古代说起英文来了?转而又说道:“不行,我不当!”

那些老先生的脸上立马严肃了起来,厉声道:“顾公子,老朽金口一开,是收不回的。”

我有些无奈的把还处在茫然状态中游走的兮乐岚抓了上来:“他吧,他文采和我不相上下,您们看,他长得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诗词歌赋也是样样精通,您们就选他吧?”我说完这句话,感觉自己就像在推销货物一样。

“我才不要!”兮乐岚反应过来后,一口回绝,“本公子我的玉口怎么能去给那些死书呆子教书!?”我瞬间石化,兮乐岚,你这时候不说话要死啊?!

“那他也行啊。”我甩掉兮乐岚,拉起玉琦宿上前道。

“我也不要。”玉琦宿依旧笑如桃花开,“本大爷还有那么多妻妾在等我,我怎么可能把我美好的春光都浪费在私塾里?”我顿时脑袋上下滑了一个大大的黑线。

老先生们其摇头:“朽木不可雕也。”然后看着我说道:“认命吧,这可是皇上下达的旨意。不通过科举,直接从民间选取以为德才兼备的好料子,我们选中的便是你。”

皇上?竟然把皇上都搬出来了?我就说怎么付离涵会逛这灯会,没想到是另有所图。我有些郁闷了,皇上怎么了,皇上就在我面前,还能把我吃了?!我狠狠的看着台下的付离涵,那小子,笑的跟狐狸没什么两样。

“我不当。”说完,便往台下走。

“来人!拦住!”话声刚落,便见暗处的带刀侍卫一一冲了出来,明晃晃的刀一下便架在我的脖子上,人群突然惊下着散开来。小依也一脸焦急的被挤入人群中,我嘲笑道:“哼,原来你们都是用这种方法寻得教书先生的啊?”

“废话少说,老夫也是安皇上指示。”其中一位老者用不容抗拒的语气发话道:“带走。”

“慢!”眼看我就要被架走了,那一声就像是救命稻草一样响起,“我还未同意,谁允许你们带走我男宠的?”男……男……男宠?我傻眼的看着发生源,兮乐岚,你真的很欠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